文章列表

【味全油品案】【0920味全油品案二審開庭實況】檢察官你也幫幫忙,別再為反對而反對

  • 2016-09-20
  • 法操司想傳媒

味全油案今日於智慧財產法院,進行第三次的準備程序庭。法操綜觀今天的開庭狀況,檢察官孤身一人力拼眾多辯護人,對於辯護人聲請傳喚證人、鑑定人的必要性,都有表示意見。 然而,法操認為,檢察官似乎並不如辯護人清楚整件案情的來龍去脈,某些反對意見似乎稍嫌說理不足,沒有說明反對的實質理由。底下就讓法操帶各位來看看,本次庭期發生了什麼,以及為何法操會有此建議。

READ MORE

【味全油品案】因為魏應充可惡就扣押? 「順應民意」成為院檢違法扣押的「正當理由」?

  • 2016-09-19
  • 法操司想傳媒

民國102年,爆發大統混油案,因牽連甚廣、引起全國民眾群情激憤,甚至因為大廠味全公司旗下油品涉案,民眾在103年發起「滅頂行動」,當時在社會同仇敵愾的氣氛下,檢方也不敢大意,於同年10月起訴,並大舉扣押時任味全董事長的魏應充名下財產,包含不動產、股票、存款等等,聽聞檢方此舉,一般民眾莫不予以肯定。

READ MORE

【大小謬誤】檢察官神邏輯!?一人違法重建,全部共有人都違法?

  • 2016-09-15
  • 新北谷律師

案例事實 阿寶自民國101 年2 、3 月間某日起,未經主管機關桃園縣政府發給建築執照,即擅自在與他人共有之土地上,搭建高度約1.1 公尺、面積約520 平方公尺、RC、模板構造之違章建築物,經桃園縣政府工務局於101 年5 月7 日依法稽查,查知上情後,於同年7 月13日派員依法執行強制拆除完畢。

READ MORE

【味全油品案】【0905味全油品案開庭實況】旁聽座位稀少、設備準備不足,重大矚目案件也可以這樣搞?

  • 2016-09-05
  • 法操司想傳媒

今天味全油品案續行準備程序,因二審檢察官並沒有提出新的證據,因此本次開庭重點,就是確認當事人就原審對於證據能力的判斷有無意見,以及確認原審判決的說明有無缺漏。 因為本案將在二審定讞,這最後一戰也讓檢辯兩造在法官筆錄上的用詞十分謹慎小心,例如被告在案發時的職稱為何?要求提出報告的到底是「屏東縣衛生局」還是「衛福部」?主管機關到工廠時到底是去「查封」還是「查察」?在今天的準備程序上都花了很多時間整理釐清。

READ MORE

【味全油品案】「智慧財產法院」是啥?為什麼味全油品案二審歸它管?

  • 2016-09-02
  • 法操司想傳媒

味全油品案3月25日一審宣判後,已於7月25日於智慧財產法院召開二審準備程序庭,並即將在9月5日再次召開準備庭。­­因檢察官起訴罪名為刑法「商品虛偽標記罪」,屬智慧財產法院的管轄範圍,只要刑案罪名包含此罪,提出上訴後,二審即由智慧財產法院審理,並且二審即定讞、無法再上訴三審。因此,味全案二審的審理結果相當值得關注。

READ MORE

【立法院案】【0830太陽花立院案開庭實況】撤回起訴吧!舉證不足的檢座還要拖延到何時?

  • 2016-08-30
  • 法操司想傳媒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0823頂新越南油二審開庭實況】換法官前 只是無用的證人又來一次?

  • 2016-08-23
  • 法操司想傳媒

頂新越南油案二審至今,承審法官吳幸芬,是由地院暫時調升高院,歷練三年後,必須再回任一審地院,因此,在本次審理庭前一週,台中高分院已在8月15日開會決定,由簡璽容法官接手本案。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法操論壇》讓你秒懂頂新案的五大荒謬事蹟!

  • 2016-08-23
  • 法操司想傳媒

長期關注司法改革的獨立媒體《法操》,於8月17日晚間舉辦了【誰,引發了社會公審】系列論壇壓軸場:【檢察官新聞稿比起訴書寫得好?頂新越南油案】。以《法操》長期跟庭的頂新油案作為主題,並邀請台北律師公會秘書長吳至格律師、紀錄片導演李惠仁,以及《法操》創辦人高宏銘律師,一同與民眾探討頂新油案發展至今的種種荒謬處,同時藉此檢討司法與媒體間的關係。

READ MORE

【立法院案】【0816太陽花立院案開庭實況】方仰寧授權李權哲指揮:好一個爭功諉過

  • 2016-08-17
  • 法操司想傳媒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說好的公正公開呢?頂新案法官公開抽籤卻密室換人

  • 2016-08-16
  • 法操司想傳媒

頂新越南油案二審法官吳幸芬即將於9月回任台中地院,但因為頂新越南油案還沒有審理終結,所以台中高分院在8月15日開會,最後決定將由簡璽容法官接手。 但,因為這是一場不公開的會議,因此本案負責蒞庭的李慶義檢察官批評,如果法院不是用公開抽籤的方式決定接手法官,會讓人懷疑是「指定人選」,不排除到時候聲請法官迴避。頂新辯護律師則表示,據了解吳法官是正常調動,(換法官一事)不希望有太多外力介入。

READ MORE

【立法院案】【0809太陽花立院案開庭實況】沒有幫助的證人,警察行使職權的界線在哪?

  • 2016-08-12
  • 法操司想傳媒

READ MORE

【鄭性澤案】【0809 鄭性澤案再審開庭實況】心理鑑定、遲來的測謊?更多時間準備卻仍不見效率

  • 2016-08-10
  • 法操司想傳媒

上次(6月4日)準備程序庭後,原定一個月後的7月8日,展開第二次程序準備庭。之所以間隔一個月,是因為法官認為本案卷證繁浩,希望讓被害人家屬代理人徐律師,有充足時間閱卷、了解案情。準備程序庭的功用,就在於對各證據的證據能力表示意見,以及雙方提出有無要再行調查的證據,而由於因颱風來襲,使第二次庭期又延至8月9日,時間更為充足,但訴訟程序卻仍不見效率。 本次徐律師閱卷後發現,被害人家屬曾經表示「依法處理」,進一步指出實務上確實也會將「依法處理」解釋作有提告的意思。法院採納此意見,徐律師因而轉為告訴代理人。近一個月前,告訴人又另外再委任兩位律師。而這兩位律師也尚未充分閱卷、了解案情,再度減緩了訴訟的進行速度。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0809頂新越南油二審開庭實況】草草結束!檢察官未盡調查之責,司法資源再度虛耗

  • 2016-08-09
  • 法操司想傳媒

頂新越南油案二審,8月9日在台中高分院進行第3次審判庭,然而,這此的審判庭總共只持續了一個小時。但遺憾的,並不是因為開庭的效率很高,而是因為這天的審判幾乎毫無進展。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0727頂新越南油二審開庭實況】做賊的喊抓賊! 檢察官不照程序走 反控辯方干擾

  • 2016-07-27
  • 法操司想傳媒

本次開庭,仍未就先前國衛院的函文、駐越南代表處的函文以及關務署的函文進行辯論,而是傳喚了四位證人到庭,包括三位越籍證人(出具檢驗報告的Vinacontrol公司人員和越南大幸福公司負責人呂氏幸)以及前正義公司員工林穎聖。

READ MORE

【味全油品案】【0725味全油品案二審開庭實況】由證詞架構的判決是否真的合理?

  • 2016-07-25
  • 法操司想傳媒

味全油品案二審今天(7/25)上午在智慧財產法院開庭審理,除了魏應充等人不服一審台北地院判處詐欺罪外,檢方也不服味全前總經理獲判無罪,因此,檢辯雙方均提起上訴。 此次雙方交鋒,似乎在開庭前就已展開,魏應充的辯護律師在審前接受媒體採訪,痛批一審法院「判決當小說寫」,並預告在二審的訴訟策略。魏應充與常梅峰等味全和頂新高層,也在開庭時一再強調自己無罪。究竟味全油品案二審第一戰,庭內庭外發生了什麼事呢?就讓《法操》帶大家一探究竟。

READ MORE

【味全油品案】最終一戰!味全油品案二審觀戰重點

  • 2016-07-21
  • 法操司想傳媒

味全混油案在2016年3月25日在台北地院一審宣判,味全公司前董事長魏應充、頂新製油公司前總經理常梅峰等13位被告都因為犯詐欺罪而被判處6個月到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味全公司也被判罰新台幣1550萬元。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頂新案鑑定人費用誰來出?若頂新自己買單可以嗎?

  • 2016-07-19
  • 法操司想傳媒

7月5日頂新案在台中高分院開啟審判庭前,檢察官早一步發出新聞稿,直指被告魏應充曾要求傳喚美國油脂專家Ken Carlson來台擔任鑑定人,同時強調不能由被告頂新公司來負擔費用,否則將會影響鑑定人的公正性。雖然,檢察官對於證人身分與來台費用支出問題,的確有權拒卻,但檢察官為什麼不在法院上提出疑問,卻以新聞稿方式來訴諸社會法庭呢?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檢察官再重視頂新 也不能越界跟法院喬人事!

  • 2016-07-06
  • 法操司想傳媒

司法院在7月5日公布新一波人事調動,其中,頂新越南油案二審的台中高分院受命法官吳幸芬,也在調動之列,將從台中高分院調回台中地院擔任庭長,經媒體報導後,引起許多民眾討論。甚至據媒體報導,在人事調度令公布之後,檢察長曾指示檢察官與院方協調,讓吳幸芬法官延後報到。

READ MORE

【台中高分院二審】【0705頂新越南油二審開庭實況】檢察官難道行「拖字訣」? 訴訟策略令人費解

  • 2016-07-05
  • 法操司想傳媒

頂新越南油案二審5月17日原為第三次審理庭,然而受命法官表示,由於待釐清的新事證越來越多,無法在6月底前審結,當庭裁定在5月17、31日重開準備程序。因此本次庭期可算是終於「捲土再來」的正式審理,檢察官共傳喚了五名向頂新公司買油的下游廠商擔任證人。

READ MORE

【大小謬誤】不用查明事實,只靠推論就能起訴的檢察官

  • 2016-06-17
  • 新北谷律師

許小隆的爸爸因贈與取得了雲林縣某塊地,許父過世後,許小隆繼承了此地,並在上面設立了爸爸的墳墓、種了果樹。不久後,許家的大雄也在這塊土地上,為哥哥設立墳墓。後來經過法院拍賣程序,阿明買到了這塊地,認為許小隆跟許大雄涉犯《刑法》第320 條第2 項竊佔罪,對兩人提告。

READ MORE
諮詢 大壯律師 LIN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