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ncategorized > 【法治教育公民行動方案競賽】勞工吹哨保護制度推行

【法治教育公民行動方案競賽】勞工吹哨保護制度推行

文/ 品江綺雲柔,馮晴佩佳萱(司法院大專校院法治教育公民行動方案競賽政大競賽團隊)

壹、現行法與草案介紹

儘管近年以來吹哨人因揭弊而遭到所屬機構報復的事件屢見不鮮,如新海瓦斯工會幹部林子文因揭發瓦斯業超收管線補助費而被逕行解雇、永豐金高層張晉源因就銀行違法超貸向外揭發而被拔除要職,對處於此種犯罪結構一員、左右為難的內部揭弊者給予特殊保障顯有必要,但我國過往對各部門內部的吹哨者保護規定散見於《勞動基準法》、《職業安全衛生法》、《空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等各部法規,並且不同法律間對吹哨者的保障程度參差不齊:如職安法只是宣示性地規定不許雇主對揭弊的勞工予以解雇、減薪,但卻沒有規定若雇主真的對吹哨者進行此種報復性的人事處置、這種違法的法律行為的是否無效,造成雇主仍有可能肆無忌憚、以上規定形同具文;或是像《勞動基準法》雖然直接規定雇主因吹哨者的揭弊行為而進行的報復措施無效,但卻讓勞工必須積極證明「因為自己進行揭弊、所以老闆開除我」等事實存在,然而這種報復性想法潛藏在雇主的內心、人事資料也全都掌握在雇方手中,故勞工要能證明雇主有違反以上勞基法規定、並主張解僱無效。

甚至立法者在修法時因疏於對整部法規進行重新檢視、導致既有的法律與新訂立的吹哨者保障規範出現相互矛盾,比如勞基法規定,雇主可因勞工違反工作規則而無庸預告、直接解雇該勞工,而在林子文一案中,法院即認為:將機構內部之弊案向外揭發,構成對工作規則中「忠誠義務」的違反,因此新海公司的解僱合法一從以上種種例子中,可以觀察到:我國現行的吹哨者保障規範,立法者常常是「且戰且走」,當社會爆發某一事件、引起輿論沸騰,立法部門即快速地修訂對應的法律規定,儘管這樣的處理方式多少有「回應民情」之利,卻往往會忽略周詳而細緻的研究與討論,致生新舊法律之間相互牴觸、法規出現規範漏洞等等弊病。

有鑒於以上零散式立法的弊端,目前立法院中有多部揭弊者保護法草案,以行政院版的《揭弊者保護法草案》為例,其內容就以上現行法律的缺點對症下藥、進行具體詳盡的規範:譬如詳盡規範揭弊程序,直接規定對吹哨者因其揭弊而處以不利人事行為屬違法且為無效、並要求雇主應證明「自己對吹哨勞工解雇、降職和其揭弊行為沒有因果關係」,並明文規定揭弊勞工若因雇主在人事上予以報復而受有損害、能請求的損害賠償範圍,甚至賦予揭弊者對因而所受的名譽損害、職場霸凌所致的精神上痛苦都能請求慰撫金之賠償,法律上的保障顯然較以往充足、更能落實對吹哨者權益的保障。

但該草案中仍有美中不足、漏未考量之處,以下列舉幾個可供參考、改進的方向:最首要者即為積極面誘因的欠缺,現有法律及本草案對揭弊者提供的保護,清一色都是既有工作職位、經濟生活的「消極保障」,盡量防止揭弊者因吹哨行為而失去所有的一切,但卻少有提供獎金等積極獎勵吸引、鼓勵處境為難的揭弊者甘願「孤注一擲」、「破釜沈舟」的冒天下大不韙揭發所屬單位的弊端,在只有「損失的風險」而欠缺「因而得利的可能」之下,應少有人願意挺身而出一而本草案也只規定揭弊行為「得」給與獎金、並授權各機關衡量具體情勢決定是否給予獎勵,既然賦予主管機關自行決定的空間,基於預算範圍、行政成本等考量,應能推測各機關不會對提供豐厚獎金有太大的意願或熱忱,而在這種缺乏利益、充斥風險的嚴苛條件下,基本上只能寄望揭弊者訴諸於自己的道德良心、捨己為人,然而這般「捨身取義」者恐怕寥寥無幾。

另外,基於「法安定性」考量,除立法者特別規定特定法規可「溯及」以外,法律原則上不會對已經過去的事件發生效力,然而本草案並未將其規定的各種具體保護措施列為「得溯及既往的例外」,因此,本文最前面提到的林子文、張晉源等求訴無門的吹哨者們,在新法對發生於舊法時代的揭弊事件無法發揮效力、「愛莫能助」的情形下,已為公益而犧牲的揭弊者們、只能繼續蒙受現行法規範不足的不利益,淪為法規交替下陽光無法遍及的陰影。基於以上觀點,本文就草案提出應強制各機關對吹哨者予以積極獎勵、就其決定空間應有所設限,以及應考量例外將新法的保障例外溯及於某些個案等建議,希望有關單位予以審酌。

貳、各國比較法與我國草案不足

一、日本

(一)沿革

本法訂定的契機最早可以回溯至1974年所發生的TONAMI運輸公司事件。本事件中,TONAMI運輸公司的職員串岡弘昭向機關告發業者漲價的聯合行為,卻因其個資未受保護而遭到公司報復,導致串岡先生在該企業內被授予長達32年遣散職務[1]。直至2004年,公益通報者保護法立法通過並於2006年開始實施,保障揭弊勞工免於受企業解雇、降職、減薪等不利益待遇。

(二)「公益通報者保護法」法案特色

日本「公益通報者保護法」最大的特色在於,該法採取「內部通報前置原則」。為求危機處理效率並避免損害擴大而影響公司商譽,在本原則的指導下,企業發生弊端時,員工須先向公司內部的監察機關或上級主管吹哨,依次才是向行政機關及其他機關(如媒體等)通報。

依據由內到外的通報順序,吹哨者保護要件也隨之嚴格,以下將說明向各通報單位進行通報的揭弊者須符合哪些要件:

1.事業內部

通報者非基於不正目的(非為獲利或損害他人)的惡意揭露,即便通報者是因誤信而通報不法行為,仍屬保護對象。

2.行政機關

(1)非基於不正目的

(2)事件需具有相當程度的真實:通報內容須和事實相符,否則通報者須證明有相當理由與證據使其誤信為不法事件而為通報。

3.事業內部及行政機關外之外部組織

(1)非基於不正目的

(2)有相當理由確信該事件正在或即將發生

(3)有下列之一[2]

①若向事業單位內部或行政機關舉發將可能導致不利益待遇

②有足夠理由認為若不向外部組織通報,則相關不法情事之證據將被湮滅、偽造或變造

③事業單位或行政機關無正當理由要求組織內部員工不得向事業單位內部或行政機關舉發

④揭弊者曾向事業單位或行政機關舉發,但經過20日相關不法情事仍不被調查

⑤個人生命或身體已遭受危險,或有足夠理由相信存在有發生危害的急迫性

日本對於公益舉發採內部通報前置原則,亦即須依「企業內部、行政機關、兩者以外之機關」此順序進行通報,保護條件愈往外部愈嚴苛。

(三)內部通報制度優缺比較

  1. 優點

(1)事業單位可儘早掌握組織內部存在之問題並有效率地解決,促進企業自淨。

(2)較企業內部監察機關更易發現企業弊病

(3)若上級透過通報內容改善,將使員工更加忠心,增加組織內部向心力

2.缺點

(1)吹哨者身分不易隱瞞,易被查悉,弱化其保護

(2)企業高層有隱瞞弊案之可能

3.我國內部通報機制立法建議

(1)通報窗口外部化

①與外部專門機構合作 :如企業委託之法律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專業機構進行舉發,以防企業自身之受理單位對弊案隱瞞。

②委託認證之民間機關:藉由民間機構之申請,鼓勵大眾擔任公益通報之第三機關

(2)內部通報制度法規化

日本目前對企業內部通報機制訂有不具強制力的指導方針,內容包含要求企業應設置通報管道、不得給予揭弊者不利益待遇、使員工知悉通報形式等;在勞工保護方面則保障資訊保密及減免懲戒處分。

(3)強化個人資料保護

法令規範及職員教育:除訂定法規外,加強宣導對員工個資之維護,保障吹哨者於職場上之一切工作權利,鼓勵更多員工本於職業倫理進行內部揭弊。

(4)加強勞資雙方對吹哨者制度之宣導

日本吹哨者制度所面臨的困境也包含了企業及勞工對此機制了解不足,以至於運作效能不彰,建議未來台灣政府可以舉辦研討會、座談等形式向企業宣導揭弊機制的正面影響並要求企業提供勞工諮詢及熟悉制度運作、吹哨流程、救濟管道等。

二、美國

(一)沙賓法案

1.法案背景

2002年美國安隆及世界通訊等企業被發現有財務不實及營運不當等醜聞[3],弊案發生導致投資人信心受挫及經濟市場重挫。國會通過沙賓法案[4]確保公司財務資訊的正確性,重建投資人的信心和振興美國經濟。

2.保護對象

沙賓法案保護對象是企業內部員工,避免反報復及加強化內部通報機制等來保護吹哨者[5]。但只有關於電信詐欺、郵件詐欺、銀行詐欺、證劵詐欺及違反美國證券管理會規則,或是對股東詐欺違反聯邦相關法規才能受到沙賓法案的保護 。

3.吹哨者申訴制度

當吹哨者因揭弊行為受到傷害時,可向美國勞工部所屬職業安全與衛生管理所(OHSA)提出申請,但必須符合特定情事OHSA才會受理吹哨者的申請。

(1)特定情事之規定[6]:

①吹哨者從事受保護之舉報。

②相對人知悉或懷疑吹哨者從事舉報。

③吹哨者遭受不平等對待。

④依當時情況足以推論吹哨者所遭受不平等對待係因從事受保護舉報活動之表面證據證明被保護的行為係可歸因於僱主被申訴對吹哨者為不利處分。

(2)申訴程序

吹哨者在事件發生起90天之內向OHSA提出申請,並在20天之內OHSA必須通知相對人提供答辯,並在申訴提出日起60天內公布調查結果。

4.法案缺點:

(1)缺少鼓勵措施

揭弊行為容易導致自己遭受到解雇、被同事排擠等下場,因為這些原因一般人並不會輕易成為吹哨者,故政府更應提高誘因鼓勵揭弊行為。

(2)吹哨者舉證困難

在立法設計上雇主應負比較大的舉證責任,而吹哨者則可負擔較輕的舉證責任,但在實務上勞工往往仍在不利的處境當中。

(3)吹哨受理對象範圍的侷限

沙賓法案對內吹哨的對象也僅限工作上的監督者或有權可調查及終止不當行為之人,故在實務操作上較無彈性,否則將無法被沙賓法所保護[7]

(4)申訴制度之缺失

在吹哨者的權益受到傷害之時,雖然可以向美國勞工部提出申訴,然而卻必須符合特定的情事申訴才能被受理,無法涵蓋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

4.我國現行法與草案不足之研究

(1)提供誘因不足

沙賓法只有規定反報復來保護揭弊者誘因不足,在陶德法蘭克法案則有制定相關的獎勵金制度,透過改善社會對吹哨者偏見的不良氛圍及獎勵具有社會重大貢獻的吹哨者們,可更激發民眾吹哨的意願。

(2)未針對內部吹哨者的特殊處境給予保障

沙賓法案有一套相關的申訴程序,吹哨者在不法事件發生後可向勞工部提出申訴,也有完整的司法救濟,故我國也可參考美方作法,但相對的在此申訴制度中也有一些缺點。

(3)勞基法部分

舉證責任未考量弱勢勞工,雖然規定雇主須付較重的舉證責任,在立法上吹哨者是較輕的舉證責任,但在實務上雇主仍具有相對大的優勢,包括吹哨者舉證的困難、在職員工較願意提供雇主幫助等等,皆使得吹哨者陷入不利的局面。

2.揭弊者保護法草案

誘因不足問題仍未改善,除獎金之外也可配合非獎金獎勵措施等手段增加吹哨者揭弊的誘因。

(二)陶德法

美國聯邦政府針對私部門吹哨者保護,共有22部法律,對於舉報人與反報復條款,擁有相類似的措施,本文就保護受雇者相對完善之陶德法進行說明。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和次級房貸危機,其中一部份原因為大型金融機構之投機商業習慣問題。國會希望將吹哨者制度引入公司內部,防止舞弊並使公司改變商業習慣與公司領導議題,於是在沙賓法之前提下,陶德法就此產生[8]

1.何謂吹哨者(陶德法第922條)

個人必須自願提供原始消息,該揭露的訊息不包括因本身職務責任所獲得,須是個人的獨立消息或者分析結果,而且消息必須幫助 SEC成功對公司開罰。吹哨者不可提供名之為錯誤的訊息,不過吹哨只要合理相信有可能違反法律,且正要或將要發生即可。

2.私部門公益通報法制[9]

(1)公益通報之範圍

向CFTC[10]提出關於違反CEA[11] 原始消息,且符合一定要件下,CFTC須保護吹哨者免於公司的報復,吹哨者亦得請求恢復原來應獲得的職位、薪資以及因為歧視或是資遣的特殊損害賠償,包含訴訟費用、專家證人費和合理律師費。至於向SEC[12]通報欲獲得金錢獎勵之資格必須是,自願提供原始消息給SEC ,且經其調查後確實有違法行為存在,因違法行為所做之裁罰並使SEC成功請求達一百萬以上,其給予獎勵金比例在相關行政處分或裁判的總罰金百分之十至三十間。而受到雇主直接或間接為遣散、降職、停職、恐嚇、騷擾或是其他的歧視的報復行為者,不以先行政機關提起申訴並且需窮盡行政救濟程序,才可以向地方法院提起訴;另外,SEC 可以自己向法院提出訴訟。

為保護金融機構員工免於受到報復,陶德法賦予因揭露提供給消費者的商品,或服務有詐欺行為而遭受到報復的員工有提起訴訟的權利。

(2)保護措施

吹哨者揭弊後,權責委員會成員不得揭露關於吹哨者之個人資訊。吹哨者若受到雇主直接或間接的遣散、降職、停職、恐嚇、騷擾或是其他歧視,再提起訴訟勝訴後,得請求恢復原來應獲得的職位、薪資返還以及因為歧視或是資遣的特殊損害賠償,包含訴訟費用、專家證人費和合理律師費。而吹哨者任何權利或賠償,並不因任何協議、政策結構或是雇用狀態,包含仲裁先行程序之協定等,而產生失權效,並且任何仲裁協定是無效的和無拘束力的。然而,並沒有明確規定是否可以請求非金錢損害賠償,例如精神慰撫金或是名譽受損等,法條亦沒有對懲罰性損害賠償有所規定。

(3)獎勵制度

符合資格的吹哨者獲得的獎勵,其源自「金錢處罰」,即包括任何金錢上的不利處分、要求交還所得利益(百分之十到三十)和任何匯入專款的帳戶,獎金的估算就是由 SEC 或是法官做出懲罰或是要回所得利益為總金額,有時候吹哨者獎金是從補償因公司舞弊而受損害之人所分得。至於獎金分配,對獎金決定不服者,如是否給予、給予何人、額度,得於委員會通知該決定後30日內向聯邦上訴法院提起訴訟審查合法性。

3.實務上之適用情形

由於吹哨制度有金錢誘因,可能吸引輕率的、欺騙的、誇張不可信的消息出現,且在獎金獎勵要件上並非十分清楚、機關對於獎金制度亦未充分告制給付條件,因此吹哨者可能一味通報或申訴不充足或完整的消息。

另外,因企業文化是由經營階層所形塑,若鼓勵揭弊須通報SEC,則失去金融事業機構整體之整體穩定性,且SEC的調查行為可能過程中增加消息透漏之可能,該吹哨消息經手人則將擴大,可能會傷害到企業聲譽、減少投資人之利益、使公司受到罰鍰和公司又要須為此提出法律抗辯之成本。 而對於SEC本單位而言,建立新的吹哨者部門,將造成SEC排擠其他所掌之權責事務,使SEC之執法政策成效不彰,增加許多其他非吹哨事務之成本。

陶德法新的獎金制度將激發人們的貪婪心態,如此將導致不需要的訴訟。又只要有發生向行政機關提出申訴後,在180天法定期間內行政機關未做出決定前,申訴人即有權向聯邦法院提出訴訟,增加許多司法與行政成本,包括大量的調查管制、訴訟審判等,證明其為值得保護之揭弊行為。

4.草案之不足研究

(1)專法與概括保護法律關係

對於對於不同公司卻概括性法律,是否沒有考量各公司的特殊性一律適用的問題,參考美國訂立22部專法規範之,成為我們思考的問題。但若採向美國的作法,則會在實務上發生適用複雜的問題。綜上,考量我國法律與判例法法制對單一事件立法之情形不同,且我國立法之效率偏差,本文認為應先採行公私部門合併立法,但須在法律體系上分述,待概括法通過後,再針對有特別考量者再立專法。

(2)匿名制的保障

考量到避免匿名檢舉,遏止黑函文化或有人士透過濫行舉報來干擾私部門組織的正常運作,我國應參考原則採取具名揭弊原則,這在揭弊人保護及獎勵草案亦肯定之,不過卻有公務員或公司行號接受揭弊案件,把資料外洩之疑慮,如此行政院版本卻未提及可由律師代理揭弊,余宛如立委版本卻肯定之,本文認為為貫徹保護揭弊者,應允許舉報人透過其委任律師進行匿名舉報。

(3)獨立委員會之設立

我國若在未來順利推動吹哨者相關法制,勢必增加各勞工揭弊職場上的事件,若是檢察機關、司法警察機關、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於現在掌管事項上,又增加掌管事項,則對於行政效能將是一大傷害,另外也無從去完整保護處理吹哨案件,故再另外增設獨立委員會對吹哨者是一保障,也是對於各勞工工作領域的經濟活動、企業經營等促進其更有合法秩序。

(4)濫訴之反制

雖然於現行法制中已有行政及刑事責任可避免濫訴情形發生,不過為使得因濫訴而使受揭弊之單位或機關之個人之名譽、商號不受牽連,考量一旦受到他人檢舉而產生事後之負面形象之籠罩,若我國能另設為了取得獎金而濫訴之防止機制。

三、德國

(一)德國現行法簡介

近年來德國對於吹哨者的議題越發重視,從2012年起即有相關立法之嘗試,但大多數皆未能成功。如今,德國對於吹哨者的相關法規,在勞動法領域,雖透過司法實務、判決來建立相關機制,卻尚未有立法明文規定;而在金融領域,德國在2016年修訂「聯邦機構金融服務監督法」,增訂了俗稱「吹哨者條款」的條文。

此「吹哨者條款」即聯邦機構金融服務監督法第4d條,在此條文中,主要給予吹哨者兩個方面的保護:

其一、透過建立統一受理舉發的平台或單位,提高對吹哨者身份的匿名保護。

其二、進一步提供吹哨者在法律上的保護,包含刑事、民事,以及勞動法方面的免責保護。

然而以上兩種保護都有各自的例外,對於第一點,在一定條件下如有必要,聯邦管理局可以進一步披露吹哨者的個人資訊[13];對於第二點,若吹哨者對吹哨事件有故意或重大過失,便例外不可在法律上免責。

德國吹哨者法制在金融領域,對於吹哨者的保護方法的確值得借鏡,然而吹哨者匿名所產生的後續問題,如訴訟上交互詰問之必要該如何解決、濫訴可能的後續追究等仍未能有良好的解決方法。另外,德國的此項「吹哨者條款」並未設有誘因給予吹哨者,鼓勵並充分保障吹哨者免於後續的不公平對待。並且,德國的吹哨者法制目前仍僅局限於金融相關領域有法所明文,其他領域之法律層面尚待討論及修訂。

(二)與我國草案比較及改善建議

1.未具有匿名制度

現行的保護制度雖使得吹哨者得免於法律上的咎責,然而在私部門的領域之中,仍未能周全而完善地解決吹哨者吹哨後,可能面臨公司中的排擠或不信任。若能讓吹哨者舉發之時以匿名的方式為之,或能不必動用保護制度。

2.草案第六條規定可能有的漏洞:受理揭弊機關之定義不清

草案(行政院版本)之第四條:「本法所稱受理揭弊機關如下: 一、 公部門之政府機關(構)主管、 首長或其指定人員、私部門之 法人、團體、雇主或其關係企業之主管、負責人或其指定人員。二、 檢察機關。三、 司法警察機關。 四、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 五、 監察院。六、 政風機構。」在行政院的補充說明中,提到:「揭弊者得依其身分別或揭弊內容之特殊限制 ,在數有權受理機關中擇一提出揭弊」。

然而所謂揭弊者「得依其身分別或揭弊內容之特殊限制」,應以何種規則選擇,著實令人費解,草案中似又未有進一步之詳細說明。此點或許可參考「內部舉報系統」或者是德國的「舉發平台」來改善。

四、英國

(一) 立法目的

早期英國的勞動契約上多有「保密義務」(duty of confidentiality),意指勞工必須保密公司內部的所有大小事情,當然也包括公司的「不正行為」。惟英國於1980至1990年代曾發生多起重大公安事故乃至於企業弊案,從而引起當時社會對吹哨者保護的討論。

英國《公益通報法》規定勞工僅能針對公司損害公益之行為進行通報,避免勞工戴上吹哨者的頭盔「公報私仇」。該法明文規定勞工能通報的侵害公益行為,並採「單一立法」方式而不如美國採「公私分立規範」。

(二)揭發對象

《公益通報法》對於公、私部門如何為內部揭發皆訂有規範。

揭發對象
私部門 一、 雇主或公司內部專責「內部揭弊程序」的部門

蓋因《公益通報法》鼓勵員工直接矯正雇主之不正行為,故法例也要求員工必須先向其雇主或公司內部專責內部揭弊程序的部門為之;若內部揭發不果、未受重視,則得嘗試以下之方式。

二、 法律顧問

向法律顧問諮詢,不論係出於善意與否,仍然受到本法之保障;向法律顧問諮詢不會被認定為「外部揭發」。

三、 政府制度之機構,如公司所屬產業之監督機構

揭弊必須出於「善意信賴」之主觀要件。

公部門 部會部長(Minister of the Crown)

(三)吹哨者之成立要件

《公益通報法》非常強調吹哨者必須基於「善意信賴」雇主確實有為不正行為。實務上,儘管吹哨者係出於「惡意」而通報,其通報依然會被受理,然於救濟程序,法院得因其非出於善意而裁量減少25%之賠償金。

(四)救濟程序

先向雇主或公司內部專責揭弊或通報之部門為之,期待通報後公司能自行改正其不正行為。若公司不予以理會、通報未受重視或公司依然不改正其不正行為,則向勞工申訴機構尋求解決執法之者。而吹哨者若因揭弊而權益受損,則影響勞工法庭提起訴訟以為救濟。一旦經法院認定揭弊行為符合《公益通報法》之要求,則以恢復原職、給付薪資或金錢賠償等方式作救濟。

(五) 與我國草案為比較

行政院所擬之《揭弊者保護法》草案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故我國立法院於審理該法時,更應該參考英國《公益通報法》迄今21年的成效如何,哪些優點值得我們為學習以及哪些不足值得我們深思並改進之——針對缺點,英國《公益通報法》上路以來,經公民團體如Public Concern At Work的推廣教育後,民眾、企業經營者從最初持偏向不支持的態度也越來越轉成支持的態度;惟該法案最大的不足乃於救濟方式未足以補償吹哨者為通報後所遭受之不利益。許多吹哨當事人、學者認為僅僅以金錢賠償、給付薪資及恢復原職等方式為救濟根本無法充分填補吹哨者所受之損害;學者更指出,從經濟角度而言,就目前的救濟方式,吹哨依然是弊多於利之舉,根本無法鼓勵勞工勇於通報公司內部不法或損害公益之不正行為。

針對此項缺點,我認為我國政府應「軟硬兼施」——除了以硬性的法律規定保障勞工為吹哨之權益及嗣後不遭受不利益之生存權保障外,教育方面也要做好。以目前台灣之企業文化而言,社會普遍認為吹哨者是「抓耙子」,不可多得的人;又以戴立紳因舉發公部門之不法行為而遭免職,甚至免職以後無人願意聘請他的慘況作例子,吹哨者的角色於我國社會仍然處於不利之狀態,又如何能鼓勵勞工吹哨呢?這些現實層面的問題難以法律解決之,故政府應多加向企業經營者、社會大眾為推廣教育——吹哨者其實是「做好事」,為了公共利益而「成全大我,犧牲小我」,這才能真正從根「治本」保障吹哨者權益。

參、參考資料:

1.日本:

(1)林良榮,107年度法務部廉政署委託研究案,日本公益通報者保護制度之法制與實務研究。

(2) 簡玉聰,日本行政與內部通報相關法律問題探討―以公益通報者保護

制度為中心,公益揭發―職場倫理新趨勢,巨流圖書,頁 207-210,2010。

(3) 林良榮,論企業内部告發(掲弊)之勞工保護–以日本「公益通報者保護法」爲中心,公益揭發-職場倫理新趨勢, 2010。

(4)黃銘傑,吹哨者與法令遵循,全國律師,21期,頁28-38,2017。

(5)李聖傑,吹哨者保護的法制建構,月旦法學雜誌,272期,頁156-158,2018。

(6) 陳恩儀、楊峻昌,證券事件「吹哨者」及 其民事責任研究,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委託專案研究,2018。

(7)吳佳蓉,亞洲吹哨者法規制度與實務運作之介紹,證券服務,654期,頁41-49,2016。

2.美國

(1)陶德法

①宋美侖,論銀行業公司治理–以吹哨者制度為中心,東吳大學法學院法律學系碩士班碩士論文,頁39-63。

②吳協展,美國私部門吹哨者保護法制之研究,法學論叢。

(2)沙賓法

①劉威宏,對企業舞弊之私人舉發制度-以吹哨者保護法為中心,臺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學位論文,2015。

②張燕平,美英兩國吹哨者法規制度 與實務運作之介紹,證券服務,654期,2016。

③SOX, https://www.sarbanes-oxley-101.com/sarbanes-oxley-whistleblower.htm,2019/08/17

④林意玟,我國公司治理與吹哨者保護,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2011。

⑤楊裕吉,沙賓法案(SOX Act)對美國資本市場的影響,2008。取自http://web.nchu.edu.tw/pweb/users/ykchan/lesson/7692.pdf

3.德國

(1) 陳恩儀、楊峻昌,證券事件「吹哨者」及 其民事責任研究,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委託專案研究,2018。

(2)蔡志方,簡介德國金融服務業的「吹哨人」法制,2017。

4.英國

(1) 林意玟,我國公司治理與吹哨者保護,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2011。

(2) 張燕萍,美英兩國吹哨者法規制度與實務運作之介紹

(3) 梅兆平,建構吹哨者保護法制芻議,2014(4) 林宜慶,正義的發聲音者:「吹哨者」,2015

[1] 立法院圖書館  https://npl.ly.gov.tw/do/www/billIntroductionContent?id=59

(最後瀏覽日:2019/09/19)

[2] 李聖傑,吹哨者保護的法制建構,月旦法學雜誌,2018。

[3]  沙賓法案(SOX Act)對美國資本市場的影響,楊裕吉,取自http://web.nchu.edu.tw/pweb/users/ykchan/lesson/7692.pdf,頁7,2008。

[4] 美英兩國吹哨者法規制度與實務運作之介紹,張燕平,臺灣證券交易所證交專論654期,頁29,2016。

[5] 美英兩國吹哨者法規制度與實務運作之介紹,張燕平,臺灣證券交易所證交專論654期,頁29,2016。

[6] 美英兩國吹哨者法規制度與實務運作之介紹,張燕平,臺灣證券交易所證交專論654期,頁30,2016。

[7] 我國公司治理與吹哨者保護,林意玟,國立交通大學碩士論文,15,2011。

[8] 吳協展,美國私部門吹哨者保護法制之研究,法學論叢。

[9] 宋美侖,論銀行業公司治理–以吹哨者制度為中心,東吳大學法學院法律學系碩士班碩士論文,頁39-63。

[10] 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11] Commodity Exchange Act ,商品交易法案

[12] 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13] 根據聯邦金融服務監督管理局法第 4 之 D 條第 3 項第 3 句的規定,如有必要,或者公開係依據法院的裁定或法院於訴訟程序所命令,聯邦金管局可以根據法律進一步披露調查或隨後續行的行政或司法程序所生的個人有關資訊。

閱讀更多文章
被前男友性侵,二審少判「7年」!
法操FOLLAW投稿規定說明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