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小教室 > 公法小教室 > 【釋字第435號解釋】立委在立院中的言論,皆受言論免責權保障嗎?

【釋字第435號解釋】立委在立院中的言論,皆受言論免責權保障嗎?


文/法操司想傳媒

為了保障立法委員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行使職權,並避免國家最高立法機關的功能受到其他國家機關的干擾。憲法第73條賦予立法委員在院內的言論及表決,不用對院外負責。但什麼是院內?立法委員只要在立法院內的言論,對外皆不用負責嗎?

言論免「責」權?

根據釋字第401號解釋:「立法委員在立法院內所為之言論及表決,不受刑事訴追,亦不負民事賠償責任,除因違反其內部所訂自律之規則而受懲戒外,並不負行政責任之意。」

言論免責權的保障範圍?

根據釋字435號解釋:「言論免責權之保障範圍,應作最大程度之界定,舉凡在院會或委員會之發言、質詢、提案、表決以及與此直接相關之附隨行為,如院內黨團協商、公聽會之發言等均屬應予保障之事項。」

但大法官也非常清楚的表示,如果逾越上述範圍及與行使職權無關之行為,例如:蓄意的肢體動作等,顯然不符意見表達之適當情節致侵害他人法益者,就不是憲法所要保障的。

立法委員的「職權」?

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立法委員的職權有:「議案審議、聽取報告與質詢、同意權之行使、覆議案之處理、不信任案之處理、彈劾案之提出、罷免案之提出及審議、文件調閱之處理、委員會公聽會之舉行、行政命令之審查、請願文書之審查、黨團協商」等12大項。

立法院「院內」?

是只要在立法院院區內,都算院內嗎?依實務見解「院內」並非指立法院之「建築物或其附連圍繞土地」,而係指於立法院中所召開之各種會議,除正式的大會外,並包括臨時會、其他各委員會、調查委員會、紀律委員會或公聽會等。

「院內」記者會算嗎?

依照實務見解,與執行職務無關之「記者會」,即非保障之範圍(臺灣高等法院84上429民事判決參照)。但與執行職務無關究竟是指「開記者會」的「行為」,還是記者會的「內容」呢?

實際查詢與立委開記者會相關的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共有14案有針對立院內開記者會進行討論。大部分的判決都認為記者會並不是立委的職務範圍,即便記者會內容涉及到職務相關的事項,法院仍認為立委應該採取正確之方式,以公聽會或質詢方式為之。僅有一判決實質去討論了記者會內容是否為「質詢行為的延伸」(臺灣高等法院90上易3092)。

此判決的原審台北地方法院認為「於立法院內召開記者會,發表新聞稿,所陳述之內容為有關自訴人超貸之事實,係屬可受公眾評論,而非涉及自訴人私德之事,應認為屬於與被告行使職權有關之事項」,而高院認為,該記者會並非質詢之延伸,但認為是可受公評之事,且為非惡意言論,不構成誹謗罪。

需要注意的是,由於立委的言論免責權是立委的特殊阻卻違法事由,在使用這塊免死金牌之前,還是要先確定立委的言論是否有違法喔。如果該立委的記者會內容,是可受公評之事,也經過查證,並非惡意,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根本不會構成犯罪,也無須討論是否有言論免責權的適用。

但從大部分的實務見解看來,釋字第435號解釋所要保障的立委言論免責權,實務上認為並不包含立委開記者會的行為喔!

延伸閱讀:

言論自由可以作為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嗎?
【假菜農真網紅】假消息,該嚴格管控言論,還是任由其發展?

閱讀更多文章
【刑法小教室】抽象危險犯是什麼?
【刑法小教室】從院檢之爭看拘捕前置原則
【刑法小教室】 詐欺取財罪的主觀構成要件
【判決書查詢系統更新】判決書怎麼查?

1 Response

  1. 言論免責權的真諦

    據報載,某立委說:「希望紀律委員會能充分考量未來是否要保障立委的言論自由…立委在議事殿堂上的言論,社會自有公評」。其理差矣,不可不辨!

    權利的內涵,本來就要藉由其他權利的內涵之界定才能確定。就這件粗話風波而論,一方面是言論自由、一方面是名譽權,前者抽象地被憲法所保障、後者也抽象地被刑法和民法的相關規定所保護,每一個案件,就是兩種力量在拔河。當然,我們可以質疑用刑法來處罰誹謗或侮辱的適當性(雖然大法官已經肯定之了),甚至,我們也可以論證說「名譽權太過抽象」、「心裡脆弱的人應該自己堅強起來」…而根本性地廢除所有民法中保護名譽權的規定。如此,「言論自由」「在法律上」就唯我獨尊,但是,類似林重謨委員這樣不恰當的行為,仍然會受到輿論或民眾的批判。當法律退位,道德就接手。而或許正是在一般人的認知中,名譽權還是重要的,而且我們的道德規範不足以捍衛之,所以,我們還保存著濫用言論自由的民事和刑事責任。

    把「立法委員」這個因素加入上面的討論,推論稍稍不同,因為他們有「言論免責權」。先進國家的憲法中多有言論免責權的規定,其理由有:防止行政權或司法權以調查之名介入立法權,造成權力分立的失衡,並耗費民意代表的時間精力等。這些正氣凜然的理由,擺在林委員於「建制目的不明的國事論壇」時基於私人恩怨的發言之前,顯得毫不搭調。「它」逼近了言論免責權的概念邊緣,甚至不少人認為已經遠遠逸出了界,這是事實認定問題,也是憲法政策的問題。

    但很重要的一點是:無論言論免責權的範圍是被劃大還是劃小,落在保護傘下的行為絕非高枕無憂,仍要受到「國會自律」,也就是受到紀律委員會的節制。在法院面前,立法委員的言論自由比升等小民來得多,但我們又害怕民代濫用之,所以要求她們自我監督。沒錯,國會自律可能會被濫用,正如同行政機關或法院可能會濫用其追訴、審判權一樣,選擇讓一般人接受普通法院的審理而讓民代受自己同僚的監督,正是各種考量「權衡」(trade-off)的結果。

    認為立委的言行社會自有公論,就好比說民刑法對名譽的保障可以全部廢除,反正一個人造口業或散佈流言,社會也自有公論。正如前述,這在制度設計上也不是不可想像,只是要看以我們的社會條件而言,哪一種制度能導引出最好的結果!先進民主國家的民代在受言論免責權「對外」保護的同時,仍無所逃於國會自律的制裁,我們可以「本土化」而自外於世界潮流,但主張者總要給個好一點的理由吧!

    依筆者淺見,拋棄國會自律的制度而訴諸選民的選票,至少有下列缺點:一、民眾可能是健忘的;二、沒選票對於以後不用「競選」連任的人不痛不癢;三、投票時只存在兩個選項—投或不投,選民可能不願意為一些「小事」而做出「不投」這樣影響重大的決定;四、在大選區中,不滿某立委言行的人可能本來就不是他的支持者,也無從用選票來唾棄他;五、為什麼要忍受立委糟糕的表現三年才能告訴他「你錯了」? http://idv.sinica.edu.tw/kleiber/essay/immunity.htm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