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大法庭】內線交易「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該如何計算?

【大法庭】內線交易「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該如何計算?

時間:110年4月21日審判長:吳燦法官
法官成員:梁宏哲法官 林勤純法官 李英勇法官 許錦印法官 郭毓洲法官
徐昌錦法官 段景榕法官 李錦樑法官 謝敬恒法官 何信慶法官
地點:最高法院大法庭檢察官:最高檢察署 洪泰文檢察官 黃則儒檢察官

文/法操司想傳媒

民國101年普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格琮及董事張勛逵在1020日得知公司有不合營業常規的交易並遭受重大損失,將消息告知王格琮之兄王格瑞,並在同年月22日至25日間賣出普格公司股票。普格公司直至25日晚間才在網路公開資訊觀測站揭露重大損失的訊息,導致公司股價連17日以跌停板收盤,王格瑞與張勛逵皆因違反證券交易法遭到判刑。

此案在延伸出兩個問題,證交法第171條內線交易罪所規定之「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究竟該如何計算?計算時應否扣除交易稅或手續費等成本?來看看這次大法庭(108年度台上大字第4349號)說了些什麼吧!

檢:應讓犯罪者血本無歸

最高檢察署認為,因內線交易行為而買入或賣出股票的價金應該要算入購股成本,如此像是依刑法沒收規定處理時才能徹底剝奪犯罪所得、使犯罪者血本無歸。當犯罪者進行內線交易的行為時,等同讓整體資本都沾染不法當然不該扣除,且如果不扣除購買股票的成本不反倒讓內線交易的犯罪者穩賺不賠?以非法方式交易者可以免除成本,以合法方式交易者反而才要負擔成本,這是非常不合理的。

不過辯護人認為,內線交易罪的立法目的是為了保護整體金融秩序,而非懲罰財產犯罪,而且構成內線交易行為所投入交易的資金成本,是原本就取得「無沾染不法」的部分而非「犯罪所取得利益的範圍」,所以當然不必算入。

專家學者:實務上「擬制所得」的方法不合實際情況

此次大法庭也請了專家學者前來提供意見,分別是政治大學法律系的劉連煜教授與台北大學法律系的陳彥良教授。兩位教授的想法基本上一致,都是認為要符合文義解釋的話應該採取「實際所得法」來計算「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也就是以行為人「實際買賣股票之差額」為犯罪所得,且應扣除成本方貼近實際所得。

不過因為「實際所得法」無法計算「未實現的利益」也就是股票還沒轉換成金錢的部分,所以認為這部分「擬制所得」的計算應該類推內線交易民事賠償責任的計算方式,以「重大消息公開後10個營業日的平均收盤價格」擬制為行為人再行賣出(或買入)的價格。

專家學者同時也批評最高法院對於擬制所得採「兩個交易日差額法」來計算的最新見解其實有所不妥,所以此方法是計算「消息公開前最近交易日每股成交均價」與「消息公開後18小時最近交易日的每股成交均價」之差額作為行為人的直接利得。但其實18小時根本還不足以讓重大消息的影響力反映到股價上,如此的計算方式與實際狀況不符,其實難以達成當初立法的目的。

庭末審判長諭知本案將於519日宣示裁定結果,法操也會為各位追蹤裁定結果!

延伸閱讀

證交法罪責有哪些?(二)–內線交易篇

【浩鼎內線交易二審】檢方是仍有誤解?還是不想搞懂?

【大法庭】提供人頭帳戶成立洗錢罪嗎?

閱讀更多文章
【快訊】釋字第803號解釋
【大法庭】郭中雄竊盜聲請再審案
【王光祿案釋憲言詞辯論】生態保育、槍枝管制與原住民族狩獵文化
【大法庭】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法院該拿審理中的被告怎麼辦?

1 Response

  1. 證交法罪責有哪些?(二)–內線交易篇
    根據新聞報導,上櫃公司全詮租賃去年以新台幣(下同)22億元處分西門町的好樂迪大樓,事後檢警接獲檢舉,指負責銷售大樓的仲介曾男涉嫌將消息提前告訴親友,讓他們提前買進股票,套利560萬元。檢方於昨日(2018.10.03)約談曾男等6人,並諭令曾男30萬元交保。
    又根據報導,北檢去年偵辦的漢微科內線交易案,涉案的瑞士信貸財顧公司台灣區負責人邱慧平及其夫許耀仁,許耀仁部分因有自白是無意間聽到消息而為買賣,且繳回犯罪所得,故北檢依證交法起訴;邱慧平則因罪證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
    曾男的行為可能涉及證券交易法上的「內線交易」
    大家常常聽到新聞說「內線交易」,但究竟什麼是「內線交易」呢?
    根據證券交易法(下稱「證交法」)第157條之1第1項的定義,所謂的內線交易指的是「知悉重大消息之人(內部人及消息受領人),在實際知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股票價格之消息時,在該消息明確後,未公開前或公開後十八小時內,對該公司之上市或在證券商營業處所買賣之股票或其他具有股權性質之有價證券,自行或以他人名義買入或賣出者。」簡單來理解的話就是知道公司的重大消息,但在消息明確後、到消息公布後18小時內這段期間,買賣同一公司股票等具有股權性質的有價證券的行為。
    以本案的狀況為例,全詮租賃是上櫃公司,為發行股票公司,假設曾男因為業務關係得知該公司成功出售不動產的消息,屬於這邊的內部人,並於簽約後將該消息公布前買進全詮公司的股票,就有可能是上面說到的內線交易。
    出售不動產的消息應該是重大消息
    在討論有沒有內線交易前,必須先確定幾個問題:消息是不是「重大消息」、消息是不是「已經明確」。
    什麼是重大消息呢?證交法第157條之1第5項說是:涉及公司之財務、業務或該證券之市場供求、公開收購,其具體內容對其股票價格有重大影響,或對正當投資人之投資決定有重要影響之消息。金管會也針對什麼是重大消息訂有「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五項及第六項重大消息範圍及其公開方式管理辦法」,其中第2條第16款的「公司取得或處分重大資產者」,就是一種重大消息。
    本次的案件中,全銓公司出售名下的不動產,如果不動產屬於公司的重大資產的話,這樣的交易行為就屬於重大消息;即便不是重大資產,公司出售名下的不動產可以想見會對公司的財務造成重大影響,也會符合上面辦法第2條第18款的要件,而屬於重大消息。
    重大消息怎樣算是「明確」?
    下一個問題在於:因為內線交易的處罰必須要「消息明確後」,但究竟什麼時候才叫做消息「明確」呢?
    針對怎樣的消息已經「明確」,目前學說及實務大多參考美國法院在「TSC案」及「Basic案」中的見解如下:
    TSC案中,美國法院將「重大消息」及「明確性」綁再一起,認為一個「理性投資人」在知道該消息以後,這個消息很有可能會影響他的投資判斷的話,就屬於這邊的重大消息且已經明確。在這次的案件中,如果曾男在簽約完成後才將消息透露給親友,則當全詮簽約出售不動產時,理論上已經足以影響到理性投資人的投資判斷,應該具有重大性且已經明確。
    Basic案中,法院則認為應該綜合觀察「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及「對公司的影響性」來判斷當事件發生可能性高、或雖然發生可能性低但對公司影響性高的場合,就會符合明確性的要求。以本次的案例為例,如果曾男在完成簽約後透露消息,此時出售不動產已成定局,且出售該不動產對公司的影響程度也很高,自然也就符合這個案件中明確性的標準。
    其他親友也可能涉及內線交易
    綜合上面我們說到的內容,如果曾男在簽約以後、消息公佈前利用該消息買賣全詮的股票,此時由於買賣不動產的消息屬於重大消息且已經明確,曾男自己就有可能構成內線交易的責任,那從他那邊知道消息的親友會不會也要負內線交易的責任呢?
    針對此問題,在證交法第157條之1第1項第5款中就已經訂明,如果是從前4款之人(內部人)處知道消息,進而在消息明確後未公佈前買賣同一公司股票的話,也屬於這邊受規範之人。以本案為例,如果曾男在完成簽約後、公布前將消息告訴親友,親友也在消息公布前買進股票,就有可能構成內線交易,而我們稱呼這些親友為「消息受領人」。
    但是有個有趣的問題在於,根據同一條的規定,內部人必須與消息受領人負連帶責任,但如果消息受領人是「不小心聽到」,例如漢微科案中,邱慧平在接到電話後躲到廁所接聽,但被路過廁所的許耀人聽到消息並從事買賣的狀況,邱慧萍要不要連帶負責呢?這涉及學說上的「消息傳遞理論」。
    學說上的消息傳遞理論,大致上是在確認內部人與受領人之間的關係,以內部人是不是應該要與受領人連帶負責。在這樣的理論下,大致上有以下三個要件:
    內部人違反忠實義務而洩密。
    消息受領人明知或可得而知內部人違反忠實義務。
    內部人直接或間接圖謀個人利益。
    以本次的案件為例,曾男如果在這之後直接將消息傳給自己的親友,理論上就符合了這邊的要件,而應該要與親友負連帶責任;但如果是像上面計程車司機的例子,由於乘客並沒有直接圖利計程車司機的意思、也沒有違反忠實義務洩密,自然就不需要與計程車司機負連帶責任。
    內線交易同時有刑責與民事責任
    除了民事責任以外,內線交易依照同法第171條,也可以處以刑事責任。因此當知道公司為公開的內部消息時,應該要謹慎等到消息公布後18小時後再買賣股票,才是避免內線交易責任的最有效方式喔!https://follaw.tw/f-comment/f02/1726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