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臨庭筆記 > 浩鼎案 > 內線交易 > 【浩鼎內線交易案宣判】法院認為「無重大消息」,五名被告全數無罪!

【浩鼎內線交易案宣判】法院認為「無重大消息」,五名被告全數無罪!

文/法操司想傳媒

2019.07.11更新:根據媒體報導,士林地檢署今天決定提起上訴。檢察官上訴理由:
1.內線交易規範是消息,而非消息後來的結果。
2.認為新藥試驗過程是否順利是影響股價的重中之重。104年8月28日專家會議明確的消息,就是重大消息。惡化人數未達預期縱使當時解盲結果未定,但這個訊息本身就屬於影響投資人買賣的重大消息。並舉大聯盟為比方。
編按:過去證人陳純誠表示,這是複雜的科學問題,不應公告。參【0307浩鼎內線交易案】檢察官呼籲「辯護人不該剝奪被告權利」?
而針對大聯盟比方是否適當,參【0321浩鼎內線交易案】最後一次審理,檢察官念詩詞、談棒球,就是不看證據?
3.CR改為LR,在遊戲結束前變更規則,提高申請新藥查驗登記的難度縱使當時解盲結果難料,此一訊息仍明確影響投資人買賣股票的重大消息。
編按:參下文。而上述這三點,是否與檢察官起訴內容如出一轍呢?

浩鼎貪汙治罪案於2017年6月6日進行第一次準備程序,歷經了2年的審理,於2019年6月21日宣判,五名被告全數無罪。本次宣判當事人僅許友恭到場聽判,張念慈、黃秀美、游丞德則是由辯護人代表到場聽判。

而浩鼎內線交易案為什麼會無罪呢?

檢察官起訴內容

檢察官主張,被告五人在公布重大消息前,分別出脫浩鼎公司股票,違反證券交易法。而檢察官所稱的重大消息為「惡化人數未達289」「變更原試驗計畫」及在上述情況下,要以單一樞紐試驗申請「新藥查驗登記的通過率極微」

法院認為:無法從惡化人數得知試驗一定會失敗

知悉惡化人數未達289但不知道危險比的狀況下,無法得知檢定力是否會未達原試驗計畫之預期。白話來說,尚未解盲前,不知道惡化的人是在用疫苗組還是用安慰劑組。若惡化人數都發生在安慰劑組,這樣試驗結果就會超成功的。但若兩組差異甚微或是惡化人數大多發生於疫苗組,試驗就會失敗。

法院認為,此種不明確的推論,與證券交易法中重大消息所要求的明確性要件不符合。

【0730浩鼎內線交易案】惡化人數不如預期,試驗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
【0712浩鼎內線交易案】惡化人數未達289所代表的意義?HR=0.67又是什麼?

法院認為:變更試驗計畫是有經過CDE同意的

「試驗計畫」指的是將判讀方式從中心判讀(CR),改為個案判讀(LR)。這也是在審理中,多加著墨的部分。檢方認為浩鼎公司改變判讀方式,是希望讓惡化人數能夠更加接近原試驗設計。但法院認為,此試驗計化變更是經過藥品查驗中心(CDE)及食藥署同意的。

且多位證人也證稱,增以加照顧病人的醫師進行判斷的個案判讀的方式,在本次試驗中,或許是更加合理的判讀方式。

【0730浩鼎內線交易案】為什麼CDE會同意由惡化人數判讀CR轉變成LR?
【0827浩鼎內線交易案】為什麼專家會議還是建議用CR判讀?
【0712浩鼎內線交易案】CR轉LR,只會是探索性試驗?

法院認為:解盲前無法得知結果,無法得知通過新藥查驗機率極微

檢察官審理中,一再強調若要使用「單一樞紐」去聲請新藥查驗,試驗結果主要療效分析,「雙尾P值應遠小於0.05,例如雙尾P值小於0.001」。首先,p<0.001的部分,由於CDE覺得並非適當的判斷標準,故早在102年就將0.001部分刪除。且法院認為,浩鼎公司於試驗設計時,已符合單一樞紐試驗設計,而解盲前,根本無法得知P值是否達到0.05,根本無法推論通過新藥查驗登記機率。

【0827浩鼎內線交易案】解盲結果不如預期,試驗就失敗了嗎?
【0625浩鼎內線交易案】OBI-822是單一樞紐試驗嗎?

法院認為:IgG、IgM抗體並無法破壞盲性

由當時浩鼎醫務長陳純誠所做,受試者有無IgG、IgM抗體分析,是否會破壞雙盲試驗的盲性,也是審理時的一大重點。審理時辯護人強調,這份陳純誠是自己進行分析的,而且這樣的分析結果也跟最後解盲的結果大相逕庭。

法院認為,若以IgG、IgM抗體分析結果來看,本次試驗是成功的,與真實的試驗結果不同。且正常人身上也會有這樣的抗體,故無法以此做為判斷。

【0730浩鼎內線交易案】郵件附件中的神秘分析資料,破壞盲性?
【0809浩鼎內線交易案】可以從病患產生Globo H的IgG、IgM的資料,破解盲性嗎?

本案與貪汙治罪案

其實浩鼎貪汙治罪案,是檢方在偵查浩鼎內線交易案時,扯出來的案外案。浩鼎貪汙治罪案已於2019年1月21日,在檢察官不上訴的狀況下,一審無罪判決確定。經過5個月,浩鼎內線交易部分,也同樣獲得無罪判決。

如同貪汙治罪案檢察官靠臆測認為張念慈想要行賄翁啟惠,本案檢察官靠臆測認為OBI-822疫苗試驗會失敗。內線交易案,檢察官同樣未掌握確切的證據,拿著未知、無法預測的試驗結果,直接宣布OBI-822疫苗通過新藥查驗機會極微,姑不論「極微」本身就是非常不確定概念,這個極微的推論,還是源於根本無法得知的試驗結果。

故浩鼎內線交易案,獲得無罪判決,法操同樣不意外!

※本案尚未確定,檢察官得於收到判決後10日內提起上訴。

合議庭成員審判長 郭惠玲、陪席法官 李郁屏、受命法官 林妙蓁
公訴檢察官邱智宏、呂永魁、馬凱蕙、張世聰、黃德松
起訴檢察官黃德松

延伸閱讀:

【0630浩鼎內線交易案】構成「內線交易」的「重大消息」是什麼?
【0321浩鼎內線交易案】最後一次審理,檢察官念詩詞、談棒球,就是不看證據?
【浩鼎貪汙治罪案宣判】翁啟惠、張念慈,為什麼無罪?
【浩鼎貪汙治罪案】檢察官靠想像辦案,「不」上訴「不」意外!

閱讀更多文章
【太陽花自訴馬英九案】全部推給第一線員警?
【快訊】管中閔懲戒案申誡理由看這裡!
【管中閔懲戒案】管中閔有被針對嗎?
【撤銷愛家公投案】公投已經投完了,可以撤銷嗎?

1 Response

  1. 司法的自我反省 從浩鼎案無立論基礎的起訴談起

    立法院通過《法官法》的修法,當事人可以直接請求評鑑司法官,不必再透過司改會等民間團體,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將這次修法定位為「打造自我反省的司法」,期許能揪出傷害司法公正性的不適任法官,讓民眾信任司法。

    依據法官法第一○一條的「法官法優越原則」,法官法的適用包含檢察官在內,檢察官如果涉及濫行起訴的話,當事人也可以直接請求評鑑檢察官,但如一審判決無罪,為避免被評鑑懲戒,是否因這次的修正,檢察官對無罪案件會堅持上訴到底?

    舉例來說:眾所矚目的浩鼎內線交易案在最近宣判,五名浩鼎公司高層全部無罪,檢察官起訴的主要理由是「推論」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專家會議的結論屬於證券交易法第一五七之一條的「重大消息」,從這天開始,到隔年一○五年二月二十一日解盲期間,任何浩鼎股票的買賣都算「內線交易」。一審判決理由開門見山的指出:「檢察官所謂增加浩鼎公司申請新成份新藥查驗登記之困難,並無立論基礎,無證券交易法上重大消息可言。」「此種不明確的推論,與證券交易法中內線交易重大消息之明確性要件不符。」

    這種「無立論基礎」的起訴,檢察官是否還要堅持上訴到底?

    筆者曾旁聽浩鼎內線案的公開審理,台灣大學癌症醫院院長鄭安理一○七年八月十六日在審理庭說:「(新藥)是否成功,仍要等解盲才會水落石出。」其他醫界臨床的權威像前台灣大學校長、台大醫院院長楊泮池、中央研究院腫瘤醫學專家陳鈴津院士,作證時也一致說明新藥不到解盲,沒有人知道最後結果。權威臨床醫師的證詞,證明檢察官當初起訴理由「無立論基礎」,二審恐怕也很難推翻權威專家的結論。

    法務部在一○六年三月二十日提出「刑事上訴程序」改革方案,對於一、二審無罪判決,如認為其認事用法確無違誤,無上訴必要,載明理由或意見,送請檢察長核定後,應即不提起上訴。這樣的規定,年初就在翁啟惠案,因檢察總長的堅持難得的實踐了,但其他許多類似的案子呢?例如南科謝清志的案子,一審判決無罪後,檢察官仍堅持上訴到底,案子拖了九年才無罪定讞。

    檢察體系是司法的一體兩面,要人民信任司法,檢察官也應深切的自我反省。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00210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