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0418浩鼎貪汙治罪案】證人難道不能有多個老闆嗎?

【0418浩鼎貪汙治罪案】證人難道不能有多個老闆嗎?

開庭結束,翁啟惠步出法庭。 圖:法操司想傳媒

文/法操司想傳媒

浩鼎貪汙治罪案第3次審理庭
時間:107年04月18日 09:30
地點:士林地方法院第十法庭
審  判 長:李世華   法官
受命法官:彭凱璐   法官
陪席法官:趙彥強   法官
檢  察 官:林在培  檢察官

本次開庭,進行被告張念慈聲請的證人,林侑蓁的詰問。林侑蓁為台大化學碩士,翁啟惠及吳宗益為其指導教授。畢業後,曾經於中央研究院擔任吳宗益的研究助理,負責研究優化化學法及酵素法的製程,讓製作步驟簡化。在中研院工作一年後,進入浩鼎公司擔任研究員,進行OBI822疫苗計畫。

不同於上次的審理,本次的詰問專注在討論GloboH醣分子的製程,不再環繞於「研發人員」與「技術移轉合約」的權利義務關係。就讓我們看看,今天法庭釐清了那些爭點吧!

化學法?酵素法?差在哪?

本案的關鍵技轉,就是中研院研究的「新一代酵素合成寡糖技術」的早期研究成果。浩鼎公司之所以需要這個技術,是因為過去以化學法合成Globo H醣分子需要的步驟繁多,酵素法可以簡化步驟,降低生產成本。但究竟可以減少多少成本?從證人林侑蓁的證述可以略知一二。

辯護人詢問證人,化學法和酵素法所產生的得率為何。證人林侑蓁表示,化學法一次約可以產生1克的Globo H,而酵素法在中研院授權的最初版本,只能生產幾百毫克。經過浩鼎公司2年的改良後,從過去只能產生幾百毫克,變成可以產出5克的Globo H。

備忘錄尚未簽署,中研院就急著把2.23克的醣分子給潤雅公司?

這部分是檢察官起訴翁啟惠貪汙的重要犯罪事實之一。檢方認為,翁啟惠利用中研院院長之職權,在尚未簽署正式契約前,只因浩鼎公司急需Allyl Globo H醣分子,進行OBI-22疫苗臨床試驗,就私下交付醣分子給浩鼎的生產廠商潤雅公司。屬於貪汙治罪條例第4條1項5款貪汙治罪條例第5條1項3款的職務上行為。

而證人林侑蓁是當初負責聯繫中研院的主要窗口。林侑蓁表示,當初接洽並非因為急需,並澄清雖然化學法的步驟繁複,但浩鼎公司有配合的生產廠商,所以要製成疫苗的物料是足夠的。會先拿2.23克 Globo H,只是要試試看酵素法製成的Globo H,是否可以成功製成OBI-22疫苗。這2.23克 Globo H是包含在中研院依約要給付的10克中。但她並不清楚交付當時是否已經簽訂備忘錄。

檢察官:怎麼可能有很多個老闆

本次開庭的時間其實相當短暫,大約只開庭1小時,雙方詰問時間其實也不長。在檢察官短暫的詢問中,可以看到檢察官似乎對於證人相當不信任。

在詰問過程中,檢察官為了釐清究竟是誰交代林侑蓁與中研院聯繫,林侑蓁表示當時的老闆交代,但當時有很多個老闆,不確定是誰。檢察官直接表示,怎麼可能有很多個老闆,接著在質疑證人沒有針對問題回答作結束。但通常在這樣的質疑下,不是應該再跟證人澄清一次問題,讓證人可以針對檢察官的問題回答嗎?

而檢察官又再提出幾封電子郵件,詢問證人是否為收件人之一。證人看了一下表示,自己並非收件人,檢察官直接詢問證人的電子郵件名字是什麼?發現證人的電子郵件真的沒有出現在這幾封郵件內。接著又以證人的工作經歷詢問證人,其當過吳宗益的助理,之後又去浩鼎公司上班,這樣的角色會不會很混亂?證人只是再次表示,自己是離開中研院後,才進入浩鼎公司。

但這裡編輯冒出了小小的疑問,為什麼不能有很多個老闆?在社會上,老闆不只一個人的狀況應該不少見。難道是因為檢察官沒老闆,所以覺得只能有一個老闆?另外,檢察官若認為證人有問題,那為什麼不追根究柢呢?在提出質疑後,又不再繼續追問,反而是由本案的審判長幫檢察官問題問完。

本次開庭,主要針對製程以及其他證人有提到林侑蓁部分的進行澄清。下次開庭為2018年4月25日,準備傳訊兩位政證人,屆時法操會再為您帶來第一手的報導。

延伸閱讀:

【1220浩鼎貪汙治罪案】檢察官,什麼時候才要進入狀況?

【浩鼎案】觀戰重點:翁啟惠「收賄」浩鼎公司「150萬技術股的期約」「300萬股公司股票」?

閱讀更多文章
【太陽花自訴馬英九案】全部推給第一線員警?
【快訊】管中閔懲戒案申誡理由看這裡!
【管中閔懲戒案】管中閔有被針對嗎?
【撤銷愛家公投案】公投已經投完了,可以撤銷嗎?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