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0118蘇炳坤再審案】專家證人意見相歧,尚待合議庭作出決定

【0118蘇炳坤再審案】專家證人意見相歧,尚待合議庭作出決定

文/法操司想傳媒

蘇炳坤再審檢察官抗告 調查庭

時間:107年01月18日 10:00

地點:最高法院第二法庭

審判長:洪昌宏

受命法官:王國棟、

陪席法官:吳信銘、許錦印、李釱任組成

檢察官:林永義

上次開庭,在檢辯雙方激烈辯論後,受命法官認為此案重大,對於未來特赦再審的影響深遠,應謹慎為之。為求慎重、周全,故接受辯護人提議由這方面的法學專家,到庭進行鑑定意見的提供。

本次開庭,邀請了最高法院請到台北大學法律系林超駿教授、政治大學法律系楊雲驊教授、成功大學法律系陳運財教授提供專家意見。此三位專家,做出了兩位贊成再審、一位反對再審的意見。

支持再審:「特赦」和「再審」相互獨立

林超駿教授認為,特赦是案件的罪刑無效,但原判決仍然存在,而判決就是再審的標的,若本案對於新事證的認定,符合再審的規定,就應該准予再審。陳運財教授則是以,再審是人民得以主張的特別救濟管道出發,在一般只有免除刑罰的狀況,都允許人民提再審,卻因為特赦,就不讓人民提再審,會不當限制法律所賦予人民的訴訟救濟保障。

反對再審:堅持再審,恐釀憲政危機

楊雲驊教授則提到,若准予再審可能會有兩個問題,一是侵害總統特赦權,二則是有霸凌司法的疑慮。楊教授認為,總統的特赦權就是為了糾正司法的錯誤,原判決的罪刑都失去效力,再審標的已不存在,且萬一再審法官仍判做出有罪,將導致憲政危機。但若以特赦去限制法院判決,就是霸凌司法。

全案關鍵:「罪刑無效」原判決究竟還存不存在?

本案的開始,是源於蘇炳坤向新竹地方法院聲請刑事補償,卻因為新竹地方法院認定「有罪的法律效果」仍然存在,理應能聲請再審。而本案總統的特赦是,依據赦免法第3條後段規定,當個案情結特殊時,得將罪刑的宣告同為無效。所謂的「無效」,到底是原有罪判決仍然存在,只是在特赦當天失去效力?亦或是先前的判決在總統宣佈特赦後,就自始無效呢?

一、有罪判決仍然存在,應可提再審:

新竹地方法院刑事補償判決的見解,該判決認為依照赦免法第5-1條規定,特赦不會影響先前的有罪判決已經存在的既成效果。依此見解,蘇炳坤是可以提起再審的,再拿再審的無罪判決提起刑事補償訴訟。

二、總統特赦罪刑全免,約等於無罪判決:

這是楊雲驊教授的主張,認為總統特赦的權利,就是再糾正司法的錯誤,已經被糾正的錯誤,再審標的就已經不存在了。此見解與檢察官相同,而檢察官認為,要保障蘇炳坤的刑事補償權利,最高法院得以總統已經為特赦,做為免訴判決之理由。讓蘇炳坤持此免訴判決,去聲請刑事補償。

究竟總統赦免的效力是有罪判決仍然存在,亦或著是擁有無罪判決的效力,就讓我們靜待最高法院的決定!屆時《法操》會再為您,帶來第一手的報導。

延伸閱讀:

【0828蘇炳坤再審案】含淚下的特赦 「罪刑全免」可否重啟再審?

閱讀更多文章
【浩鼎內線交易案二審】檢察官還沒看完卷證?就來開庭?
【太陽花行政院案二審】睽違一年的準備程序,合議庭不傳警察了?
【普悠瑪翻車案】不告不理,法官大人並非萬能!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二審】二審宣判理由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