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臨庭筆記 > 【谷阿莫案】「授權範圍」可能成為本案關鍵

【谷阿莫案】「授權範圍」可能成為本案關鍵

文/法操司想傳媒

時間:2019年04月19日上午09:30

地點:台北地方法院第6法庭

審判長:張少威 法官

被告:谷阿莫

告訴人:車庫娛樂

             得利影視

             科科電速

             又水整合

             迪士尼

2019年04月19日上午,台北地方法院針對谷阿莫案再次行準備程序。

在本次庭期前,法院已經完成了一次準備程序、及一次調解。谷阿莫的律師在先前的準備程序及調解程序曾經提出和解方案,希望告訴人能與被告達成和解,但由於部分告訴人並不滿意和解方案、部分未參與調解程序,最終調解破局。

法官嘗試再行調解

由於本件被告谷阿莫有表明和解意願、並提出統一的初步和解方案,法官似乎是認為本案仍有和解可能性,因此在庭上再次詢問除未出庭的迪士尼以外的其他4位告訴代理人是否願意由被告針對各公司的不同狀況提出不同的和解方案後,在其他法官面前再與被告進行一次調解。對此,車庫娛樂及得利影視的告訴代理人表示願意再次進行調解;而科科電速的律師則表示上次調解後公司內部表示不願和解,但若被告提出更具體的和解方案,律師會再與公司內部協調相關事宜;又水整合的代表也表示並無和解意願,但希望被告能再提出更具體方案,而不是要求又水整合提出和解方案。

最終,在在場告訴代理人同意、或有條件同意再次調解的情況下,法院另定2019年05月27日在台北地方法院再次試行調解。至於今日未到場的迪士尼方面,辯護人表示並不清楚如何聯絡對方,在法院提示對方的聯絡方式給辯護人後,辯護人表示會於一周內與對方聯繫、並傳達和解意願。

檢察官聲請勘驗谷阿莫的影片及原始影片

由於調解程序並不會影響一般審理程序的進行,因此在本次庭期中,法院仍然針對本案進行後續的準備程序。本次準備程序的內容,法官主要是針對證據的證據能力、及是否聲請調查證據兩個方面。

證據能力方面,谷阿莫的辯護人對於谷阿莫在檢警面前做成的供述以外的其他證據的證據能力並沒有意見;律師同時也表示,雖然並不爭執證據能力,但告訴人提出的部分境外文書並沒有經過駐外機關的認證、而有些文書則沒有原本,對此等證據的證明力存有疑慮。

證據勘驗方面,谷阿莫的辯護人則未聲請調查證據。反之,檢察官則聲請法院勘驗谷阿莫上傳的影片、及告訴人受侵害的影片原件,以確認谷阿莫的影片與告訴人的影片的近似程度。對此法院表示,雖然勘驗並不以在庭內勘驗為必要,但是若要完成10幾部電影及影集的勘驗,勢必會使審理進度拖延,並指出在被告書狀中有針對各部電影及影集的內容做成劇情大綱,若告訴人同意該劇情大綱的內容無誤,是否能在庭上以播放谷阿莫的影片、輔以告訴人等同意後的劇情大綱進行勘驗。最終檢察官同意法官的方案,法院也表示會再提供各個告訴人被告做成的大綱、並徵詢各個告訴人的同意。

辯護人主張部分程序爭點,可能導致部分告訴人的告訴並不合法

本次庭期結束前,谷阿莫的辯護人再次向法院說明下列事項:

一、辯護人認為本件應該仍然有合理使用規定的適用,而「詼諧仿作」僅是證明被告行為合於合理使用的理由之一。

二、針對程序事項方面,被告提出以下問題,我們也分別分析如後:

  1. 希望告訴人能提供其影片的原始權源。舉例來說:《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英雄記》一片的授權人為香港公司,但本片應為日本電影。
    由於再授權可能會有再授權範圍因原權利人與再授權人間的契約而受到限制的問題,而涉及告訴人被授權的權利範圍、及是否得提起告訴等訴訟權利的問題,需要先被釐清。
  2. 針對改作的部分,從告訴人的相關文件來看,均不含改作權的專屬授權。
    這個問題涉及檢察官起訴被告侵害改作權部分在程序上是否合法。如果告訴人被授權的部分不包含改作權,則告訴人就不是改作權被侵害的人,自然也就不能提起告訴。由於改作權侵害屬於告訴乃論之罪,如果告訴人無法合法提起告訴,本案改作權部分自然會因為欠缺合法告訴而起訴不合法。
  3. 針對公開傳輸部分,有部分影片的授權書中明文排除公開傳輸權、部分由於契約文字攏統而有無授權未明、部分則未進一步授權等等。
    這個問題與上面第2點相同,如果告訴人得到授權的權限範圍並不包含「公開傳輸」,則檢察官起訴谷阿莫侵害公開傳輸權部分,可能就會有一部分的影片因為告訴人無權提起告訴,導致檢察官的起訴因為欠缺合法告訴而起訴不合法。(註)

本案法院最終並未定下次庭期,將視之後雙方調解結果如何再行安排。

由於著作權案件是針對每個影片、每個受侵害的權利去分別處理,因此在其他有經過授權的部分,仍然可以合法提起告訴。舉例來說,一個案件有A、B等2部影片,分別侵害公開傳輸及改作權2種權利。檢察官起訴時,就會有「侵害A影片公開傳輸權」、「侵害A影片改作權」、「侵害B影片公開傳輸權」及「侵害B影片改作權」等4個行為。如果今天告訴人針對A沒有得到公開傳輸的專屬授權、針對B沒有得到改作權的專屬授權,則此時「侵害A影片公開傳輸權」、及「侵害B影片改作權」兩個行為而生的起訴會因為欠缺合法告訴而起訴不合法,但並不影響「侵害A影片改作權」及「侵害B影片公開傳輸權」這兩個行為而生的案件的起訴合法性。

閱讀更多文章
【管中閔懲戒案】公懲會公審管中閔
【浩鼎內線交易案宣判】法院認為「無重大消息」,五名被告全數無罪!
【20190610遠雄案系列】證人的證言是否不具任意性?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一審判決分析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