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臨庭筆記 > 太陽花 > 【童振源不當發言】難道提起刑事告訴的目,就只是要對方賠錢嗎?!

【童振源不當發言】難道提起刑事告訴的目,就只是要對方賠錢嗎?!

shutterstock_260899769

文/法操司想傳媒

新聞報導指出,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日前表示:「當初行政院對太陽花學運提出告訴乃論的刑事訴訟,卻沒有提出民事賠償的民事訴訟,本來就是政治決定,因為告訴乃論的刑事告訴目的即是要取得民事賠償。」

童振源的發言,完全誤解了告訴乃論罪的設計目的,彷彿提起刑事訴訟的目的,就在於要得到賠償。童振源身為行政院發言人,竟然發表如此不當的言論,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在《刑法》於民國88年4月21日修正公布前,強制性交、強制猥褻等罪須告訴乃論,若真依童所述,難道當年的受害者提告,都只是因為想要拿錢嗎?

設計告訴乃論罪的原因:「尊重被害人意思」、「與公益無關」

凡是屬於告訴乃論罪的案件,就表示:如果沒有合法告訴人的合法告訴,檢察官就不得起訴、法院也不得審判。簡單說,告訴人是否提告,會直接決定犯罪嫌疑人會不會遭到訴追。

而之所以會有告訴乃論罪的設計,主要原因有兩個:

第一,尊重被害人的名譽、秘密、家庭、隱私或其他利益,所以是否追究犯罪,應該要尊重被害人的意思。例如《刑法》第239條通姦罪,夫妻中的任何一方與他人發生性行為,如果對簿公堂,就有可能對其家庭造成影響,因此尊重當事人是否欲予追究。

或是《刑法》第315條無故開拆或隱匿他人之封緘書信、文書或圖畫罪,被開拆的書信內容重要與否,被害人是否希望追究,就應該尊重被害人的意思。

第二,所侵害的利益,與公益沒有直接關係,如果被害人不希望追究,檢察官起訴就會缺乏實益。例如《刑法》第352、354條毀損等罪,被害人遭毀損的物品價值不高,又或者被害人與加害人私下達成和解,而決定不再追究。

是否須告訴乃論,隨社會需求與時代變遷而定

過去,強制性交、強制猥褻等罪須告訴乃論,主要著眼點在於尊重被害人的隱私、名譽或家庭和諧等利益。然而,實際運作後,卻發現要求被害人主動提起告訴,對被害人而言,無異是第二次傷害。因此才將之修正為非告訴乃論罪,由檢察官使用公權力來提起訴訟。不論被害人提告與否都無礙於刑事訴訟程序之進行。

修正理由也清楚寫明:強制性交、強制猥褻等罪須告訴乃論,立法本意良善,但助長加害人逍遙法外,坐實本罪之氾濫,且強化被害人引以為恥之觀念。為破除此種不合時代潮流的父權社會思想,將強制性交等罪改為非告訴乃論。

由此可知,是否須告訴乃論,並非是一成不變的規定,而是立法者會根據社會需求,與時代的變遷,而予以調整。但是,無論如何,之所以有告訴乃論之罪的設計,絕對不是以「得到民事求償」為目的!

童振源身為行政院發言人,卻做出如此失當的發言,誤導民眾對於告訴乃論之罪的認知,實在荒謬。《法操》期許政府官員能對法律制度有正確的認識,否則,我國該如何以法治國家自詡呢?

 

延伸閱讀:

【法操小教室】什麼是「訴」?非告訴乃論、告訴乃論與自訴

 

 

閱讀更多文章
【1225太陽花行政院案二審】只開8分鐘,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發生什麼事呢?
【太陽花立法院案】台灣首次以「公民不服從」作為「超法定阻卻事由」之刑事判決!
【太陽花行政院案宣判】「公民不服從」在行政院案不適用嗎?
太陽花立院案屬於「公民不服從」,全數無罪!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