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臨庭筆記 > 王炳忠案 > 【王炳忠案】被告質疑檢察官提出的證據不足

【王炳忠案】被告質疑檢察官提出的證據不足

文/法操司想傳媒

時間:2019年04月24日上午09點30分

地點:台北地方法院第七法庭

受命法官:李佳靜法官

2019年04月24日上午,台北地方法院再度針對王炳忠等人的共諜案進行審理。本次審理內容主要是針對上次未完成的部分,讓被告4人針對檢察官的起訴內容表示意見。

對於檢察官起訴書中的資料

針對檢察官起訴書中引用侯漢廷作成的鬼島那些事總結報告及其他資料,作為證明確實有發展組織的證據,侯漢廷表示:鬼島那些事的總結報告是為了拉企業贊助製作的,並非用來匯報給周,其他的檔案也有其他的用途,都不是匯報給周。

針對起訴書中引用的思想與工作匯報內容,侯漢廷表示是自己寫的沒錯,但是那份資料是新黨讀書會閱讀列寧的《左派幼稚論》的心得報告、以及新黨主席要求針對民進黨上台等時事事件做的心得報吿及分析,並不是檢察官所說匯報給周的文件。

針對起訴書中,檢察官指稱「王炳忠等4人負責發展組織,並定期匯報給周泓旭」一事:王炳忠指出,檢察官提到的「組織」,其實是為新黨發展的組織,周是在組織成立以後才參加的陸生,怎麼會變成要定期匯報的對象?且從起訴書上,也看不出檢察官有提出周向上線匯報的證據。林明正的辯護人則表示:這部分是檢察官的個人臆測,就像是看完了《如懿傳》、或《延禧攻略》後,就認為清朝有這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一樣荒謬;同時他也認為檢察官沒有證據直接證明被告有罪、也沒有證明電子資料未被變造。

針對檢察官在周泓旭的電腦裡面發現的報告資料部分,王炳忠表示這份資料的寫作手法比較像是「小說」而不是報告;而且如果是工作報告,內容應該要是周在台刺探到的機密資訊,而不是寫中國那邊的事情。此外,檢察官的一貫邏輯是認定周是共諜,但如果是訓練有素的間諜,又怎麼會寫出暴露秘密的工作總結報告呢?

除此之外,今日最後律師也請法院要求檢察官提出補充證據、及說明為什麼他們認為被告有罪。王炳忠則指出如果檢察官僅憑目前的證據羅織罪名,如同複製白色恐怖。

對此檢察官回應,之後會呼應被吿的要求,針對被告提出的各個問題給出解釋。之前之所以沒有回應,是因為尊重法官的訴訟指揮權、並讓被告能完整陳述意見,所以也希望被告能跟他們一樣,當他們針對被告提出的問題作出回應時,也尊重他們的發言權利,讓他們能完整說明。

周泓旭還是沒有參與審判

針對前幾次程序中,律師多次詢問檢察官是否在本案中追加起訴周泓旭的問題,檢察官已於2019年4月初追加起訴周泓旭。但在本次準備程序中,並未看到周泓旭的身影,而仍然只有一開始起訴的4名被告參與審理程序。周泓旭是否會參與後續的審判程序,目前不得而知。

本件並未訂下次庭期,全案後核辦。

延伸閱讀

王炳忠開直播、找律師到底行不行?

【王炳忠案】究竟要不要與周泓旭案一同審理?

【王炳忠案】檢察官該怎麼證明王炳忠等人有罪呢?

【王炳忠案】對共同被告的事實部分應該要怎麼表示爭不爭執?

【王炳忠案】李登輝是不是說傳就傳?

閱讀更多文章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二審】怎樣才是侵害選舉人的選舉權?
【太陽花自訴馬英九案】全部推給第一線員警?
【快訊】管中閔懲戒案申誡理由看這裡!
【管中閔懲戒案】管中閔有被針對嗎?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