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樂陞案 > 【0721樂陞案開庭實況】最後一次準備程序!檢方卻一問三不知!?

【0721樂陞案開庭實況】最後一次準備程序!檢方卻一問三不知!?

樂陞案最後一次準備程序庭,開庭至傍晚夕陽西下時分。照片:法操司想傳媒

文/法操司想傳媒

樂陞案準備程序

時間:106年07月21日 14:30

地點:台北地方法院 第1法庭

受命法官:周玉琦

公訴檢察官:黃嘉妮、李豫雙

本次開庭為最後一次的準備程序。法院傳喚了許金龍、鄭鵬基、楊博智等三位被告出庭,針對犯罪事實(六)進行各項爭點整理。檢察官認定許金龍、鄭鵬基、楊博智三人意圖抬高或壓低樂陞公司股票交易價,以活絡交易市場,誘使其他投資人樂陞公司購買股票,從中謀取不法利益。

而針對犯罪事時(六),鄭鵬基、楊博智都承認犯罪,而許金龍則是否認犯罪。本次開庭,一如往常,許金龍一一駁斥檢察官起訴內容,在訴訟進行上還發生了什麼值得注意的事呢?

針對各項質疑,檢察官一問三不知?

本次開庭,在許金龍陳述無罪理由前,許金龍先向檢方提出了關於犯罪事時(六)中的附表三的問題。附表三的內容,為檢方認定的金主及人頭帳戶名單,由被告實質掌握作為股票的操盤之用。但在2017年4月14日的準備程序,受命法官就有諭知檢察官應就附表三的名單組成依據及成員名單進行解釋,並於2017年5月31日前,書狀補陳。但時至今日,仍未看到檢察官的說法。

檢察官表示,該名單有進行微調,但不會影響犯罪事實(六)的核心。但經過受命法官詢問後,附表三的問題才慢慢顯現。法官表示附表三需要可以證明名單上的人,真的有進行股票的買賣。但檢察官所提出的名單僅有姓名及身分證字號,並無特定的證券帳戶,並無法得知是否有操弄股價的事實。

且在法官詢問檢察官名單上的人是否均為人頭戶的出借者抑或是金主時,檢察官並未將名單特定,僅表示名單中皆為買賣樂陞公司股票帳戶的開立人,但其中有些是本件金主及實質操縱股票之人,需視卷證資料才可以得知結果。而在法官近一步詢問,起訴書中指明的14位金主究竟是與許金龍共同炒股;或各金主分別操弄股價;或金主根本不知情?檢察官卻無法給予法官肯定的答案。只表示本件似乎未起訴上開14位金主,但為求慎重,會與偵查檢察官進一步確認後,再向法院陳報。

檢察官一直無法給予肯定答案,甚至還提出要先視被告提出的質疑,再進行後續的調查。而就附表三的補陳,法官詢問檢察官後續提出的補充理由書,是否會涵蓋操縱股價部分之金主姓名、金主所使用之證券帳戶(包含:申設者姓名、證券帳戶、交割帳戶)及各帳戶買賣樂陞公司股票之期間明細及金流?檢察官當庭直接向受命法官表示「不行」,補充理由會先陳報金主姓及金主使用之證券帳戶及帳戶名稱,但相關細節、期間、明細、金流資料過於龐大,若要整理可能需要花三個月,為了避免資料解讀的錯誤,造成法院審理的困擾,並不會在補充理由書上出現。

消失的犯罪所得?

除了上述附表三的問題外,受命法官詢問檢察官,為什麼犯罪事實(六)無犯罪所得之計算?檢察官表示,因為犯罪所得難以計算,但強調起訴書中雖未記載犯罪所得,不代表此犯罪事實沒有犯罪所得。檢察官表示,本案為一個長期、頻繁的交易過程,要核對將官帳戶金流進出,已經是非常困難,何況計算犯罪所得。但若法院需要,檢方表示仍會試著努力,但是需要更多資金資料來源做為參考。

法官當庭諭知,檢方以操縱股價起訴告,又認為本案有犯罪所得,檢方就應該指明犯罪所得的數額及計算方式。但檢方對計算方式的說明,以實務上對於計算方法有不同的見解,希望審辯能一同提出計算方法,減少後續爭議。受命法官表示,過去已有見解或使用高院見解亦可。而辯護人則表示,被告一直都是做無罪答辯,所以當然沒有犯罪所得,所以沒有辦法提出犯罪所得的計算式。

防範禿鷹攻擊?抑或操弄股價?

被告許金龍針對此犯罪事實進行答辯時表示,他們並沒有操弄股價,犯罪事實(六)所限定的操縱股價期間,其實樂陞公司受到禿鷹攻擊,他所做的只是對禿鷹攻擊做出應對、護盤行為。而檢察官抓住此點,詢問許金龍是否承認他有指示鄭鵬基與楊智博操弄股價?

許金龍作後表示,他將禿鷹公司的名稱都告訴檢察官,但檢察官仍不願意去查,他今天承認他有護盤,並表示再加碼告訴檢方他買股票是為了給沈俊(TP公司創辦人)、熊俊(91手機助手創辦人)以及自己要增加持有。

檢察官:司法官並非萬能天神/許金龍:服法,但不服檢察官做法

本次為最後一次準備程序,檢察官及許金龍除了針對犯罪事實(六)的回應外,針對本案也提出了想法。檢察官除了對被告的一直質疑檢察官起訴的正當性,但對於自己的犯罪各項事證卻完全不提,感到遺憾外。並表示:「司法官並非萬能天神,我們無法超越時間、空間、主觀、客觀的種種限制,得以知悉本件犯罪事實鉅細靡遺的發生過程。雖然如此,在本署偵查團隊的努力下,讓各項證據說話的結果,我們查得犯罪動機與手法。真正的事實,只有被告三人明確知道。」

許金龍則表示,檢察官起訴不成熟,未釐清是否為犯罪,就直接搬到起訴書,並一直要許金龍以自證自己罪的方式,來幫助檢方完成論罪的任務。且被告於準備程序中所提及各項證據,檢方仍然怠於調查。另外許金龍認為,檢方以不讓其在偵查期間說明的偵查手法,再用共同被告的自白,陷自己於罪。而將來透過勘驗筆錄,就可以證明調查局及檢察官的偵查手法是有問題的。

偵查檢察官是否要親自蒞庭?

從本次開庭,及過去歷次開庭。我們可以看見,公訴檢察官和偵查檢察官間溝通不良的狀況一直出現,在2017年4月14日的庭期,《法操》就曾撰文,指出檢察官內部溝通失靈,公訴檢察官竟不知有併辦意旨書。而本次開庭,也出現了公訴檢察官要再跟偵查檢察官確認附表三的名單,是否有參與本案炒股。分成公訴檢察官和偵查檢察官真的有必要嗎?

過去《法操》也一直提倡應該要「己案己蒞」,讓檢察官可以對於自己起訴的案子負責到底。尤其像是樂陞這樣受矚目的重大案件,偵查檢察官是否應該負起責任,而非起訴之後就全部丟給公訴檢察官,讓公訴檢察官在法庭上連受命法官的問題,都無法回答呢?

而樂陞案審理至今,除了檢察官分成公訴和偵查的問題外,我們也可以看見,檢察官對於犯罪事實的舉證嚴重不足,例如無法提供犯罪所的的計算,甚至連犯罪所得都無法提出,就概括的認定,有犯罪所得。另外,檢察官不只一次在法庭上,要求被告提出事證,證明自己無罪,不論是詳細匯款帳戶或犯罪所得計算方法等。

先不論許金龍是否有罪,但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檢察官對於被告的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且刑事訴訟法本就保障被告有不自證己罪的權力,檢察官此舉除了為近檢察官舉證責任,亦侵害被告緘默權,也嚴重違反無罪推定原則

 

就如同檢察官說的,司法官並非「萬能天神」,但世界上又有哪個人是萬能天神呢?司法的審理,就是一個發現真實的歷程。樂陞案如今仍在審理中,目前仍沒有任何人知道許金龍是否有罪,但檢察官是否應該提出更多強而有力的證據去證明,許金龍有罪或無罪,而非每次開庭,提出的事證都不完整,這樣該如何進入審理?如何判斷許金龍是否有罪?

強烈呼籲樂陞案的偵查檢察官,可以親自蒞庭,讓最了解這個案件的檢察官親自為此案進行訴追。才能達到追訴犯罪、勿枉勿縱的效果。

樂陞案開庭至今,已經經歷過數次的庭期,起訴書犯罪事時(二)至犯罪事實(八)的準備程序也在此告一段落。雖然辯方希望針對檢察官的補充理由(四)的證據範圍特定在行一次準備程序庭,但受命法官考量到訴訟程序的進行,請辯護人以書狀表示。並諭知下一次庭期定在2017年8月4日,行勘驗程序。《法操》會持續關心後續開庭狀況,為您帶來第一手報導。

閱讀更多文章
【1020樂陞案開庭實況】把書狀當塗鴉本的檢方?
【1013樂陞案開庭實況】親兄作證,許金龍激動落淚?
【1006樂陞案開庭實況】是否符合「常規交易」,誰說的算?
【1002樂陞案開庭實況】許金龍的人生志向,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