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法操專訪 > 【江元慶專訪】用筆寫出司法不公義!用文字力量努力致力司法透明

【江元慶專訪】用筆寫出司法不公義!用文字力量努力致力司法透明

 

資深司法記者江元慶(左)與法操司想傳媒創辦人高宏銘律師(右)暢談司改議題。

文/法操司想傳媒

「面對司法不公義,我只能寫。」資深司法記者江元慶,一語道盡這條司法路上的無奈。

資深司法記者江元慶著有「流浪法庭系列.三部曲」:《流浪法庭30年:台灣三名老人的真實故事》、《鹿港幽魂:小鎮命案紀實》、《司法太平洋:三名董事長流浪法庭的真實故事》。其中《流浪法庭30年》已經催生了《刑事妥速審判法》,《司法太平洋》呼籲當局設立「金融專業法院」的主張,則已經於去年五月間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並獲得多位立委的支持。

「流浪法庭系列.三部曲」是縱橫「法律」、「報導」、「文學」的作品,江元慶並非法律背景出身,如何能寫出這三本與法律高度相關的書籍?「報導」與「文學」看似水火不容,「報導」要求絕對客觀的事實陳述;「文學」講求個人主觀情感的宣洩,兩者如何能交揉?

《法操》於2016年6月15日專訪江元慶,聽其娓娓道來。

勤能補拙,是消弭專業間差距的不二法門

江元慶自世新編採科畢業後,進入報社工作,被指派到司法新聞路線,一跑就是二十多年,前後待過《中華日報》、《聯合晚報》、《商業周刊》等平面媒體,始終沒離開司法路線。

「我當司法記者的第一站是中華日報。跟我交接的記者前輩,沒幾天就要離職,他只跟我說,去把《法院組織法》、《刑事訴訟法》讀一遍。」江元慶指出,司法是一個高度專業的領域,他要怎麼接手?

「不懂就問。」江元慶說,每次拿到一份起訴書、判決書,他就會把當中看不懂的法律專業用語「行話」都先劃線,再拿去問寫這份起訴書的檢察官、或是寫這份判決書的法官。

江元慶回憶這段往事,發現這麼作,除了讓他了解法律用語的意思之外,更衍生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收穫。有些檢察官、法官發現他肯下功夫,肯學肯問,無形之中讓他的消息來源更認識他,而慢慢建立交情,漸而願意多透露消息給他。江元慶指出,記者一定要有消息來源,才能按圖索驥的採集新聞,進而追蹤源頭。

由搶快的獨家,轉變為鞭辟入裡的深度報導

由於晚報的截稿時間很壓迫,江元慶自認往往只能作片段訊息的陳述,很難做到深入報導,江元慶說:「有好一陣子,我幾乎都在追求獨家,後來我警覺到這實在太過蜻蜓點水了。」

反思之餘,江元慶決定在職進修,充實採寫的能力。進了政大的求學路上,江元慶自認是醍醐灌頂般的接收大量的學與術養分,成為日後他再出發,而且是朝深度報導、能調查追蹤新聞的關鍵基礎。進修的這段期間,他還回頭檢視過去採寫八百多篇的報導,發現許多新聞的背後,其實還有更多可以追蹤的故事。

即因如此,江元慶任職《商業周刊》時,從原先打算寫的一篇約三千字的專題報導,在一路挖根刨掘下,最後竟然發展成為近15萬字的書:《司法無邊》。此外,他再持續追蹤記錄這個故事,最後增補成為22.5萬字的《流浪法庭30年》。

「良心」、「怒」、「理性」三部曲

江元慶的著作,可以說是「良心」、「怒」、「理性」的三部曲。《流浪法庭30年》和法官談「良心超越法律」,江元慶希望法官們能看到許多因為官司懸而未決的芸芸眾生,究竟被司法折磨成什麼樣子。

在《鹿港幽魂》裡,江元慶在字裡行間已生「憤怒」。他說,在走訪19趟鹿港的14個月裡,接觸到的當地耆老,有不少人都繪聲繪影的在說「法官收錢」。此書出版後,引發了特偵組主動偵辦法官收賄疑雲。但因年代久遠,且重要證人年邁、全案已過了法律追訴期限,終究只能不了了之。

在寫作《司法太平洋》時,江元慶努力收起憤怒,花更多時間去理解法官、檢察官及律師對於處理同一個案件的思維,希望能夠更加理性地來探討司法問題。「但是,我的疑惑卻又更多了。」他感嘆道。

《流浪法庭三部曲》並非刻意規劃,而是冥冥定數

《流浪法庭30年》探討刑事司法,《鹿港幽魂》寫民事執行,《司法太平洋》談論刑事、民事和行政法院的見解衝突。乍看之下,這三本書似江元慶「人算」的縝密規劃,但實際上,這是「天算」的自有定數。

在《流浪法庭30年》的前身《司法無邊》成書時,江元慶壓根沒想過會有什麼第二部、第三部。當時,江元慶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更多人能夠看到這本書,喚起大眾對這些司法議題的關注,便將《司法無邊》增補成《流浪法庭30年》,自費出版後,到處送書。

有一天,江元慶抱了100本書送到法務部記者室,供司法記者自取,當他正準備離去時。發現供記者取閱新聞資料的鐵櫃上堆疊了一落文件,一份約莫十來頁,他便隨手取閱。他回憶起自己當時讀完的心情:「我一看,冷汗直流,渾身起雞皮疙瘩!」

那份文件,正是《鹿港幽魂》當事人施能謙的兒子所寫的陳情書,其中一頁,更是施能謙本人留下的遺書。這讓江元慶感到震撼,當下的他,決定要去查訪這個故事。

江元慶花了14個月的時間,走訪鹿港19趟,詳細講述了鹿港當地兩名富商纏訟的悲慘故事,一名當事人施能謙自殺,死諫司法;另一名當事人洪平治,也在訴訟中傾家盪產,死前住進貨櫃屋。這個故事,便是《鹿港幽魂》。

八十二件官司,複查程度堪稱「司法三國演義」

在採寫、蒐集、訪查《鹿港幽魂》的過程中,江元慶偶爾看到SOGO百貨交易案(《司法太平洋》的故事主軸)的新聞報導。

一開始,江元慶對SOGO百貨交易案並沒有特別興趣,認為這個案子是政治議題高過司法議題。再者,他當時已經全心投入《鹿港幽魂》的寫作,無暇關心其他。

但是,在SOGO案的司法發展過程中,他陸續看到徐旭東、章民強都在報紙上浩嘆無語問蒼天。江元慶不禁納悶:為什麼「SOGO三雄」裡的太設集團總裁章民強、太流董事長李恆隆、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在爭奪SOGO百貨公司經營權的過程中,都在喊無語問蒼天?

經過江元慶追查後,他驚訝的發現,原來SOGO三雄已經至少交戰了82回官司,全案人物之多,還有總統府捲進的情節之複雜,讓他形容這件官司堪稱是「司法版的三國演義」。

江元慶表示:「是『82件官司、有多達248位法官參與審判』這個數字給我太大的震撼!」於是,他動手寫了這個故事,成為《司法太平洋》。

司法拿錢又不辦事,成了「司法華爾街」

《司法太平洋》裡出現了一個新名詞「司法華爾街」,眾所皆知,華爾街已經成為金錢匯聚的代名詞,「司法華爾街」又是什麼意思呢?江元慶說:「打民事官司,是要繳裁判費用給法院的,你要付了錢給法院,法院才會受理你的案子,司法才會開始運作。可是,法院收了錢,怎麼會把這個案子打成這個樣子?」

「法院存在的目的,不就是定紛止爭嗎?」江元慶說,為什麼在SOGO案裡,法院定不了紛、止不了爭,甚至還在一團相關案件裡製造了紛與爭?

記者專業的堅持:扎實的查證

《司法太平洋》案情複雜,江元慶又是如何算出82件官司這個數字呢?

他苦笑說:「有時我真覺得,我寫書過程是在自虐!」在《司法太平洋》中,他特地將82件官司一一列表整理,包括案號、案由、判決日期、判決結果、受理法院、法官人數、原告及被告等等資訊,全數詳實揭露,「我要做的是『舉證』,否則如何取信讀者」。

其實不整理這張附表,只寫上82件這個數字,也同樣可以出版,但身為新聞記者,江元慶有他的堅持:「多查證,就能增加更多說服力。」

司法改革第一步,用「人話」寫判決書

最後,《法操》也請教江元慶對於司法改革的看法。

「判決書到底是寫給誰看的?」江元慶指出,司法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打官司的原告或被告根本看不懂判決書。

江元慶舉了一個例子「失所附麗」,「我到大學去演講的時候,常常會把這四個字大大地show在投影片上,請懂意思的聽眾舉手。這幾年下來,我就只遇到一個學生舉手。」他說,失所附麗就是失去依附、沒有依據的意思,「為什麼法官不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去寫判決書呢?」

《法操》也認同,裁判書習慣的用語、行文方式,甚至還不分段,造成很大的閱讀困難,真的不需要改變嗎?

「法官學院、司法官學院應該要請專業的寫手來指導寫作,否則那些八股的、慣用的寫作方式,民眾根本看不懂。」江元慶表示,司法官裡一定有文字功力優異的法律人,或者向外尋找文字優秀的老師,應該要請這些人,指導新進的司法官寫作書類。

司法的問題,不外乎「制度」與「人」

「台灣的司法制度確實有問題,但最大的問題還是在人身上。」江元慶說明,姑且先把制度代換為好法或惡法,而好人指的是好法官、好檢察官,壞人指的是壞法官、壞檢察官。

好法 惡法
好人 1 3
壞人 2 4

江元慶畫下「好/壞人 vs 好/惡法」的座標圖,分割出4個座標。在第1個座標,好的法律制度下,又遇到好人,絕對不會有問題,是人民的幸福。第4個座標,遇到壞人又引用惡法,那會是人民的一場災難。

第2個座標,好的法律,卻遇上了壞的法官,恐怕再好的制度都會形同虛設。但,第3個座標就不一樣了。雖然制度是惡法,但如果遇上的是一位好法官,就會站在對人民有利的立場去解釋法律,主持正義。

法院給不起正義,能給的,只有輸贏

「每每有人向我請教法律問題的時候,我都會告訴他們,千萬別進法庭,千萬別打官司。」江元慶提到,《罪行》的作者席拉赫也曾警告我們:「在法院是得不到正義的,你最好拋棄這個念頭。」江元慶感慨地說:「走進了司法,無論勝訴還是敗訴,都會消耗生命中太多能量。」

江元慶感嘆的說,這些年來,他主動循線查訪、或被動得知、或被迫知道的冤案多達92件。「我寫流浪法庭三部曲,花了10年才寫完,」江元慶說,他手上的這92件冤案都是國家已經給付冤獄賠償、或刑事補償,而且有官方文書案號的,「這些冤案,我寫到死都寫不完啊!」

《法操》運筆至此,也不禁感嘆,所謂的「法律人」,究竟是信仰些什麼呢?除了這些「官方認證」的冤案,是不是還有更多冤案在角落哭泣呢?法律人到底能為公平正義盡到什麼責任呢?

訪談後記

面對不公不義,我們每一個人都很渺小。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江元慶那樣,將所見所聞的司法冤案寫下,但至少,人人都能關心、能討論。只要不斷關心,一定會匯聚成巨大的力量,讓國家社會越來越好。

文末,《法操》要請大家持續追蹤《法操》,一起面對司法的問題,只要面對問題,問題就解決了一半。

 

閱讀更多文章
【不務正業法律人】被思想耽誤的法律人─伏爾泰
【不務正業法律人】被管理學耽誤的法律人─彼得·杜拉克
【棒球與法律系列專題】飛來橫禍!被界外球砸傷,誰應該負責?(下)
【棒球與法律系列專題—界外球到底是「誰」的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