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白皮書 > 2020直球對決 >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六國論》的省思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六國論》的省思

文/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唐宋八大家之老蘇-蘇詢,有篇流傳千古的政治文,就是《六國論》,蘇詢在這篇文章一開始就直言「六國破滅,弊在賂秦」,直指東周戰國時代,戰國七雄的征伐,最後由秦獲得最終的勝利的原因,並非其餘六國真的毫無招架之力,而是六國爭相討好秦,因此方被逐一消滅。文中所言:「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就是凸顯一昧討好秦,非但無法終止秦的野心,更是不斷增長秦的實力,加速六國的滅亡。

2000多年前的東周戰國時代,諸國兼併,慘烈的戰爭幾乎無時無地不發生,光是秦趙之間的長平之戰,就有40萬名趙國投降士卒慘遭秦國大將白起下令活埋,秦對六國的攻略,就像一把利刃直插六國的心臟,而且愈插愈深。但是難道六國都只能靜靜地等秦捅上最後一刀嗎?當然不是,戰國時代在軍事屢屢與和秦抗衡的就是趙,不管是趙奢或李牧都有痛擊秦國的大勝,尤其是李牧,根本就是秦的剋星,誠如蘇詢文中所言:「趙嘗五戰於秦,二敗而三勝。後秦擊趙者再,李牧連卻之。洎牧以讒誅,邯鄲爲郡,惜其用武而不終也。」如果李牧未遭趙王逼死,秦國光是能否勝趙,都猶為未定之天。如果韓、魏和楚都愛惜土地,堅定和秦作戰,不走不斷割讓土地以討好秦的路線,或許戰國七雄還會延續一段很長的時間。

回到近代,其實也有個類似的例子,就是二戰前英、法對德國的「綏靖」政策。1936年德軍進入萊茵非武裝區、1938年3月德國併吞奧地利、1938年9月間慕尼黑協定後德國佔領捷克蘇台德區。當時的英國首相張伯倫回到倫敦下飛機的時候,還高興地聲稱,他帶回來「一代人的和平」,結果1939年3月,德國併吞捷克斯洛伐克全境,之後的故事發展,大家應該很清楚了。帶領英國贏得二戰的邱吉爾首相早在提到張伯倫的「綏靖」政策時就說過:「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原文:Britain and France had to choose between war and dishonour. They chose dishonour. They will have war.)

此時提到蘇詢的《六國論》一文,當然不是要賣芒果乾,而是建議台灣從上至下都能好好再讀讀此篇文章,從中思考面對強鄰的生存之道與制勝之道。當然我們還是要再附上一句邱吉爾的名言作為結尾,就是「一個人絕對不可在遇到危險的威脅時,背過身去試圖逃避。若是這樣做,只會使危險加倍。但是如果立即面對它毫不退縮,危險便會減半。」(原文:One ought never to turn one’s back on a threatened danger and try to run away from it. If you do that, you will double the danger. But if you meet it promptly and without flinching, you will reduce the danger by half.)從東周戰國七雄談到二戰,台灣人在2020年該如何抉擇?

看更多【高宏銘2020直球對決專欄】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台北大空襲和法界國師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南方公園
【高宏銘專欄】直球對決之返校的時代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零邦交國的新局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