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白皮書 > 2020直球對決 >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資訊戰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資訊戰

圖:0623法操資訊戰與法律論壇

文/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2019.12.31更新: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依照民進黨黨團草案通過條文共12條。下為民進黨黨團草案內容:

條文

說明

第一條 為防範境外敵對勢力之滲透干預,確保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維護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特制定本法。

一、揭示本法之立法目的。

二、近年境外敵對勢力全面加強對我進行統戰、滲透,意圖影響選舉及危害我社會秩序。而先進民主國家對於境外勢力在其境內從事滲透、破壞、干預等行為,亦先後採取立法作為加以因應。鑒於境外敵對勢力並未放棄對我武力併吞,近來更加強對我統戰滲透分化,影響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實已造成我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嚴重威脅,亟有必要制定反滲透法,以強化防衛及保障。

第二條 本法用詞定義如下:

一、境外敵對勢力:指與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或團體。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國主權之國家或團體,亦同。

二、滲透來源:

(一)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

(二)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三)前二目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監督管理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明定本法所防範之境外敵對勢力與滲透來源之定義。

第三條 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捐贈政治獻金,或捐贈經費供從事公民投票案之相關活動。

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為防範滲透來源透過我國人民等捐贈政治獻金及公民投票經費,規避相關法令,介入干預我國民主政治運作,不當影響選舉或公民投票,爰參酌政治獻金法第七條及公民投票法第二十條等規定,我國人民等不得受其指示、委託或資助從事該等行為,並對於違反規定者處以刑罰。

第四條 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五條各款行為。

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現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十條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五十六條明定政黨及任何人不得邀請相關人士為其從事競選活動,其立法目的係為避免境外勢力介入影響選舉。

二、為防範滲透來源透過我國人民等在臺從事競選活動,藉以規避相關法令,爰明定我國人民等不得受其指示、委託或資助,從事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五條各款行為,並對於違反規定者處以刑罰。

第五條 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遊說法第二條所定之遊說行為。

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現行遊說法第八條規定相關人士不得自行或委託其他遊說者進行遊說,其立法目的係為避免境外勢力介入影響我國法令、政策之過程及結果。

二、鑒於滲透來源可能透過我國人為其在臺進行遊說,影響我國法令、政策之過程及結果,爰明定我國人民等不得受其指示、委託或資助,從事遊說法第二條所定之各項遊說行為,並對於違反規定者處以刑罰。

第六條 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擾亂社會秩序,或妨害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

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為防制滲透來源擾亂我社會秩序、或藉機滋事鼓動衝突對立,爰明定我國人民等不得受其指示、委託或資助,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擾亂社會秩序,或妨害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並對於違反規定者處以刑罰。

第七條 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而犯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五章或公民投票法第五章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現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章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五章及公民投票法第五章規範妨害選舉罷免及公民投票等行為之刑責規定,倘受滲透來源指示、委託或資助而犯之者,因對選舉及民主法治之危害重大,有加重其刑之必要。

第八條 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違反第三條至第七條規定者,處罰其行為負責人;對該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並科以各條所定之罰金。

違反第三條至第七條之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及其行為負責人均應受處罰,爰明定本條之規定。

第九條 滲透來源從事第三條至第七條之行為,或指示、委託或資助他人從事違反第三條至第七條之行為,依各該條規定處斷之。任何人受滲透來源指示、委託或資助而再轉指示、委託或資助者,亦同。

滲透來源從事第三條至第七條禁止之行為,或指示、委託或資助自然人、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違反第三條至第七條之規定者,依各該條規定處斷之;受其指示、委託或資助而再轉指示、委託或資助之中間人,具有相同之違法性,亦應予以處罰,爰明定本條之規定。

第十條 犯本法之罪自首或於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自首並因而防止國家安全或利益受到重大危害情事者,免除其刑。

違反本法之行為影響國家安全或利益,且因具隱密特性,為鼓勵犯本法之罪者認罪以降低偵查之難度,並減少對國家之危害,爰訂定本條之規定。

第十一條 各級政府機關知有違反第三條至第九條之情事者,應主動移送或函送檢察機關或司法警察機關偵辦。

各級政府機關知有違反本法所定情事者,應有舉發之義務,爰明定應主動移送或函送檢察機關或司法警察機關偵辦。

第十二條 本法自公布日施行。

本法之施行日期。

2019年6月23日下午,法操舉辦「資訊戰和法律」論壇,邀請沈伯洋教授、鄭宇君教授和吳景欽教授主講和與談,到場的聽眾也很踴躍,可見此一議題確實逐漸受到社會的重視。

在我們舉辦論壇的差不多時間點,附近的凱道也在舉辦「反紅媒」的遊行。媒體戰可以說也是廣義的資訊戰的一部分。就在我們舉辦論壇後未久,就傳出去年底延燒迄今未歇的韓流居然可能是中國網軍打造的!

利用社群網站和媒體進行分化造成對立,甚至介入選舉,俄羅斯已經有明顯的手法,現在中國對台灣也正是參考俄羅斯的手法在進行。所以不要再說中國追求和平了!中國在整合軍隊各方網路作戰單位後,就是持續以台灣作為攻擊目標。目標為何?當然不言而喻。

資訊戰其實有更廣義的範圍,透過社群網站和媒體製造對立只是手法的一種,另一種實際進行的資訊戰就是「駭客攻擊」!日前伊朗擊落美國無人機,美國雖然沒有發動轟炸等軍事攻勢,卻透過網戰司令部對伊朗的飛彈和火箭發射系統發動攻勢,造成系統的癱瘓。

此外,大家如果有注意資安問題,應該還記得在2013年3月間,韓國首爾受到大規模駭客攻擊,造成多家電視台電腦毀損,銀行ATM和網路銀行服務也受到極大影響,當然此一大規模的駭客攻擊,一般推測就是來自特定國家所發動的駭客攻擊。

所以面對目前中國已經發動的資訊戰攻勢,除了因應外,我們也要知道資訊戰攻勢會不斷變化,絕對不只是在FB上筆戰或用假帳號帶風向這樣簡單。試想,在2020年1月11日選舉日,如果在開票時,突然遇到大規模駭客攻擊,中選會的統計票數系統遭癱瘓,一直無法確認選舉結果,那可能會發生什麼情況?衝車大將軍2.0或凱道夜市2.0都可能再度上演,台灣社會可能陷入嚴重對立進而發生暴動。或是大量手機使用者突然收到國家級災害警報通知,內容為台北遭到核彈攻擊,總統下落不明,請民眾儘速自行避難。那大家覺得台灣是否會陷入一片混亂?三軍指揮系統有無可能短暫失靈?

從冷兵器時代進入熱兵器時代,戰爭型態有巨大的改變,同樣地,現在進入資訊時代,戰爭型態也已經改變,透過鍵盤和滑鼠的破壞力,未必比不上步槍加坦克,而我們台灣現在就是面對已經開打的資訊戰!

延伸閱讀:

【20190623法操論壇:資訊戰與法律】面對資訊戰,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汪洋八分鐘會談】資訊戰已開打,媒體監督法案刻不容緩!

2020直球對決專欄: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反送中的省思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台灣十字路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和蔡英文總統談司法改革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未生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將軍們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言論自由和查水表

1 Response

  1. 2020直球對決之必要的世代對話

    公元1987年7月15日,蔣經國政府解除戒嚴令,讓從1949年5月19日開始在台灣實施長達38年又56天的戒嚴管制得以解除。未久,蔣經國於1988年1月13日逝世,台灣進入李登輝政府時代,也開始風起雲湧的政治改革和社會變動。以解嚴的時間點來劃分,未經歷戒嚴時期的台灣人,約莫就是現年30歲以下的年輕一代。

    而從中華民國政府軍到台灣實施戒嚴後才出生並成長於戒嚴時期的台灣人,現今約莫就是70歲以下到50歲以上的資深公民,這類資深公民幾乎未曾經歷日治時期,未經歷太平洋戰爭的戰火,從出生後就是在中華民國軍政府的體制下成長,也經歷幾乎是世界上最長的戒嚴時期。

    現年30歲以下的台灣人,從出生後所接觸的台灣是政黨競爭,民主進步黨和中國國民黨爭奪政權,甚至是在2000年出現第一個民主進步黨政府,也就是陳水扁政府。也因為解嚴,政府管制大幅消退,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和行動自由就像空氣一樣自然。資訊時代的開展,讓世界變動劇烈,透過網際網路的連結,幾乎可以輕鬆取得來自世界各地的資訊。在經濟上,也進入全球化競爭,台灣廠商大量外移,台灣經濟成長趨緩,房價飆漲,所謂亞洲四小龍,似乎已是一種反諷。此外,也是台灣和中國交流轉為頻繁,甚至可以說是中國政經勢力滲入台灣最劇烈的時代。

    反觀70歲以下到50歲以上的台灣人,不曾經歷過日治時期的大正民主,也未經歷太平洋戰爭時美國為首的盟軍沒日沒夜的轟炸,成長的時代,是中國國民黨一黨專政,將台灣強力納入中華民國體制,不僅嚴格控制思想、控制言論,甚至管制各項資訊。但在經濟上,透過美援和計畫經濟,台灣從戰爭後的殘破逐漸復甦,從1950年代開始經濟高度成長,直到1980年代才逐漸趨緩,「台灣錢淹腳目」正是台灣經濟高度成長的貼切形容。但此同時,也是中華民國體制對於中國共產黨對抗最強烈的時期,不管是實際武力衝突的「八二三砲戰」或是到處可見的「小心匪諜」宣傳標語,都在在顯現出對於中國共產黨的敵對意識。當然和中國共產黨主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交流,也幾乎是被禁止的,甚至只要稍有接觸,就會被羅織入獄,有的便被處以極刑。總之,在戒嚴時期,台灣官方和民間社會和中國勢力可以說是少有交流且明顯敵對。

    但歷史的演進,卻在這兩個世代出現有趣的變化。解嚴後出生成長的年輕一代,雖然是在和中國交流日趨頻繁的時代出生成長,卻也是台灣主體意識最堅強的一代,這從近年的太陽花學運和日前對於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支持即可見一斑。然而在反共抗俄教育下出生成長的年長一代,卻是對於中國勢力在台灣發展最不關心的一代。這從中國國民黨從2004年總統大選失利後,即高舉和中國共產黨合作壓制台灣的大旗,不斷在各方面鼓吹要和中國勢力合流,甚至在中國不斷進逼台灣,要台灣放棄民主、自由時,還持續支持中國的行動,最明顯的行為就是要台灣接受骨子裡是一個中國的虛幻「九二共識」!可是在70歲以下到50歲以上的世代,卻也是支持中國國民黨比例較高的世代。

    在解嚴後出生成長的世代,是在追求言論自由、民主法治的社會成長,所以雖然會追求經濟成長和財富,但對於失去思想自由和人權保障會保持警覺。在戒嚴出生成長的一代,就是在中國國民黨一黨專制,壓制思想自由、侵害人權的作風下長大,對於政治已經習慣服從專制政黨,但對經濟高度成長時期充滿懷念,所以對於「發大財」容易有認同感,即使可能伴隨著自由和人權的消失。

    2020年總統大選,其實就是戒嚴世代和解嚴世代對於國家發展路線的觀念衝突,甚至就是兩個想像中的國家的衝突。但我們希望即使在截然不同的政經環境成長的兩個世代,能多加對話,互相去理解對方世代的想法,進而透過對話找出共同的目標,這才是台灣未來最需要的路線,能帶領兩個世代對話,進而團結台灣的政治領袖,也才是2020年最有資格擔任台灣總統的人選。https://www.follaw.tw/f-whitepaper/21609/#comment-726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