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法操現場 > 【層級化風險管理之刑事政策座談會】「金融監理沙盒」是什麼?台灣面臨什麼的困境?

【層級化風險管理之刑事政策座談會】「金融監理沙盒」是什麼?台灣面臨什麼的困境?

文/法操司想傳媒

2019年5月31日台灣本土法學雜誌舉辦「層級化風險管理之刑事政策–以師法新加坡經驗為中心–」學術座談會。本次座談會,總共分成三場,針對「監理沙盒」、「循環經濟」、「刑事政策」進行探討,本文就讓我們聚焦於第一場「監理沙盒」制度執行之困境與突破。

本場座談會,特別邀請到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江雅綺副教授、中華金融科技產業促進會楊瑞芬理事長、遠見雜誌蕭歆諺記者以及銘傳大學金融科技應用學士學位學程林盟翔主任,以同來探討金融科技(FinTech)。

什麼是金融科技(FinTech)?

什麼是金融科技(FinTech)?是行動支付?線上刷卡嗎?這是遠見雜誌蕭歆諺記者問大家的第一句話。「這些嚴格說起來不算金融科技,因為這些傳統的金融業都可以做到,以上這些僅是傳統金融業數位化而已。」蕭記者回答。

金融科技業,最被台灣人所熟知的大概是櫻桃支付。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江雅綺副教授,則舉了最早開始發展金融科技業的英國企業為例。英國的Zopa(網貸平台P2P),為提供平台媒合個人與個人間的借貸。在此平台上,也可以整合小單位資金合併成大單位資金去進行媒合。

舉例來說:A要借100萬,甲、乙、丙、丁這四個陌生人,剛好各有25萬可以運用,這個平台就會協助媒合,集結甲乙丙丁的錢,借給A。在這樣這樣的模式下,出借人甲乙丙丁,借貸風險降低;借貸人A也可以符合自己的需求。

上述的舉例,僅是一種金融科技的方式。而為什麼金融科技業會變成現在世界發展的趨勢呢?中華金融科技產業促進會楊瑞芬理事長提到,金融科技業的出現,是為了要避免過去傳統金融業「中間人」金融所產生的問題,希望找尋的是永續發展的金融制度,用新的模式去解決舊有制度的問題。

什麼是金融監理沙盒?

金融業在我國受到高度監管,楊瑞芬理事長提到,金融業之所以需要被監管,是因為傳統金融業是「中間人金融」,拿人民的存款當本金。拿左手人的錢放款出去,借給右手的人,其實是無本生意,當然要受到管制。

但楊理事長提到,金融科技業則無「中間人」這樣的角色,他僅是提供平台,讓使用者可以自己進行金融操作,為「直接金融」。在這樣的模式下,金融科技業受到的監管比例應該與傳統金融產業有所不同。

而金融監理沙盒,就是提供一個環境,讓部分法規可以鬆綁,在這樣的環境內做創新的嘗試,並在沙盒中將可能碰到的法規與制度面解決,以利正式進入金融市場。

新加坡為什麼成功?

2015年我國與新加坡都宣布開始發展金融科技業,經過了4年,新加坡的金融科技業發展,相信大家有目共睹。但為什麼新加坡可以這麼成功呢?

北科大江雅綺副教授,當初金融科技業在英國可以成功發展,主要有下列三個原因:

1.基礎的網路建設。當每個人都可以上網,每個人才能利用網路去取得服務。
2.降低交易成本,大家可以用比較低的價格去取得更好的服務。
3.法規的調適與改變。

而蕭歆諺記者則實地到新加坡進行採訪,新加坡不僅在法規層面較我國鬆綁許多(在新加坡15分鐘就可以設立公司),也不向台灣需要這麼多的文書處理。新加坡政府也傾全國之力,盡力發展金融科技業。不過針對這點蕭記者也有提到,台灣和新加坡本來就站在不同的起跑點,新加坡本來就是金融業占比很高的國家。

另外蕭記者也提及,傳統金融業的態度不同,在新加坡三大傳統金融業(星展、大華、華僑)都創設有自己的實驗室,鼓勵新創團隊加入。但針對此點,銘傳大學林盟翔副教授表示,這是政府要求這三大傳統金融業做的,另外台灣的傳統金融業也不像新加坡是三強鼎立的狀況,所面臨的競爭也不同。

台灣為什麼不能像新加坡一樣成功?

困境一:法系文化差異

北科大江雅綺副教授在引言時就提及,「監理沙盒」源自於英美法系國家,台灣在引進監理沙盒中,是相當特別的,我們是唯一大陸法系的國家。在大陸法系國家,在高度監理環境中,法律沒有規定的事情,大家會懷疑可否做。

這樣不同法系文化,影響了主管機關的態度,是時時刻刻監督?還是鼓勵推動發展?另外,江副教授提及,其實主管機關的態度,在適用法律之前就會對後續的商業模式造成影響。若主管機關一開始的態度認為「沒有違法」,那後續也不需要進入沙盒。

困境二:法規規定差異

我國有獨步全球的金融監理沙盒專法,但在台灣的《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在台版法律空窗期時間是固定的(實驗期最長3年)在新加坡是沒有期限的。且在實驗過後,主管機關也不能自行視結果修改。江副教授提及,在英國如果業者和主管機關相互配合,在實驗結束後,解決法律困境的機會高。但在台灣,主管機關無法自己決定修改(報請行政院審查)。

困境三:主管機關角色

蕭歆諺記者表示,在新加坡,政府會站在協助競爭的角色,會與金融科技業者一同討論可不可行,可能會對舊有產業有什麼衝擊。而台灣反而會先問你會不會衝撞到現在的體制。這也是楊瑞芬理事長提到的問題,在實務工作的她碰到許多業者向她反映,在台灣單單申請的文書,業者都無法自行撰寫,必須仰賴相當專業的律師事務所協助申請。

楊理事長另外也提及,在申請過程中主管機關時常以傳統金融業的管制要求,去要求金融科技業者。金融科技業者常常會在會議上被問,那銀行怎麼辦?讓楊理事長不禁有「我們的金管會是人民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會不會變成保護金融機構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

台灣該如何改變?

銘傳大學林盟翔副教授表示,各國在發展金融監理沙盒,大多都是由政府去輔導業者進入沙盒。但在台灣,礙於法規的限制,在法規上仍然把監管納入,並且我國法規內並沒有促進競爭等規定,導致主管機關無法改變態度。要改變主管機關態度,必須先修法。

而針對進入沙盒後,法規豁免程度對於金融科技業的影響,以及差異化監理是否能夠更加促進金融科技業發展。林副教授回應,針對法規豁免的問題,由於金融科技業走出沙盒之後,還是要進入金融業,不可能豁免全部法規。在監理的方式、角度,還有如何在確保金融穩定、安定性取的平衡,並不是單純豁免法規就可以解決與促進的。

而針對差異化監理的部分,林副教授則認為,在還沒有進入實驗前並無法得知可能碰到的問題,政府要做的應該是積極協助金融科技業進入沙盒,等有初步實驗結果出現後,在討論差異化監理的管制。

回到大家熟知的櫻桃支付,在新加坡極為成功並以台灣之光的聲量回台灣發展,但現在卻因涉地下匯兌,而被依銀行法起訴。雖然台灣有獨步全球的金融監理沙盒的專法,但在現行的法規下,究竟該如何促進金融科技業發展,似乎還是有許多值得修改與討論的。

延伸閱讀:

【金融與經濟法規座談】新市場經濟模式的困境和因應之道
【新創事業】台灣的獨角獸之路?

閱讀更多文章
【永社座談】監察權與檢察權的糾葛:監察權的界線在哪?誰可以監督檢察官?
【亞泥爭議】原住民的勝利 ─北高行駁回亞泥礦業權展限
《希望:為愛重生》:若此案發生在台灣,判決會不同嗎?
酒醉該減刑嗎?─論自醉行為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