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法操現場 > 【法操年終播映會:盧正案】如果我們做的更早,會不會有所改變?

【法操年終播映會:盧正案】如果我們做的更早,會不會有所改變?

文/法操司想傳媒

1997年12月18日發生詹春子命案,警方鎖定盧正為主要嫌犯,隨後以極具爭議的偵查手法,讓盧正說出自白;法院在只有兩條鞋帶和自白的狀況下,判處死刑;法務部在2個月內,迅速執行死刑,盧正短短31年的生命,在司法的槍下結束。

21年過去了,盧正案並未重啟司法程序,但如此重大的刑事爭議案件,應該要被社會重新看見。為此法操特別在事件發生的這一天12月18日,與台灣廢除死刑聯盟、新光影城、紀錄觀點一同主辦【法操年終播映會:島國殺人事件─盧正的兩條鞋帶】。

希望藉由蔡崇隆導演所拍攝的《島國殺人紀事2》,讓大家重新看見盧正案的重重疑點,另外特別邀請了資深司法媒體記者江元慶老師、台灣廢除死刑聯盟林欣怡執行長、盧正的大姊盧菁參與會後與談。如此重大的爭議案件,應該再次攤在陽光下被檢視。

江元慶老師:「92年度台上字128判例」的影響性

在映後座談中,江元慶老師以自身的例子,與在場民眾分享「輿論」對於社會大眾的影響。江元慶提到:「在盧正案發生的前一年,發生了江國慶案。那時候我擔任聯合晚報的新聞記者,在外面採訪時人家知道我叫江元慶。江國慶案子爆發後,每個人給我異樣的眼光,但那時候我沒辦法一一跟受訪者解釋,我和江國慶沒關係。各位可以懂我的意思嗎?也就是說,我在採訪階段的時候我心裡面也認定江國慶害了我江元慶,讓別人質疑。」

結果隔年,江國慶就被軍法執行死刑,同一年發生了盧正案。「我習慣用一件個案去看看司法裡面有沒有問題。」江元慶老師提及一件影響台灣司法很深的案件,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128判決」後來成了「判例」,這個案子奠定了如果檢察官的舉證不具體、不明確、不能指出證明的方法,而且不能說服法官的話,法官就必須依照無罪推定的原則,判他無罪。

而透過盧正案,江元慶建議在場的各位,去思考一下,我國的刑事鑑定制度裡面,是否還藏伏著哪些有問題的、可被人操作的方法手段,甚至是伎倆。若我們能從盧正這個案子裡面去突破的話,江元慶說:「我想,這或許是一個,紀念、懷念、還是悼念盧正的一個方法吧!如果我們不去解決台灣司法現況,我們未來的子孫下一個可能就是江國慶、就是盧正。」

林欣怡執行長:對於冤案家屬來說,冤案機率100%。

身為廢死聯盟執行長,許多人都會問她,為什麼要做廢除死刑這件事情?林欣怡不厭其煩的回答,因為「盧正」。林欣怡表示,2000年時台灣人權政策朝向廢除死刑發展,但就在這個時候,盧正卻被執行了。得知盧正被執行死刑時,林欣怡才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執行死刑。但她無法理解,為什麼監察院已經開始調查了,整體的氛圍就是說我們要「更謹慎」我們要朝向「廢除死刑」,怎麼有可能案件的卷宗到陳定南桌上時,他還能夠簽下那個死刑執行令。

如果我們做的更早呢?」這是林欣怡常常詢問自己的一個問題。台灣在2006年終於停止死刑執行,而鄭性澤在這一年死刑判決確定。林欣怡長提到,當時法務部其實已經開始準備要執行鄭性澤了,但幸好那一年台灣停止死刑執行。所以她每一次遇到盧菁、盧萍,她都會想一件事「如果我們更早想廢除死刑,提這廢除死刑,在2000年如果我們已經開始有這樣的想法,已經開始停止死刑執行,盧正會不會有機會?會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

對於林欣怡來說,廢除死刑的理由不只是冤案而已。但還是會有許多人問她,台灣的冤案比例是多少?林欣怡長會回答說:我回答不出來。若以美國為例,美國有死刑,但是他們更謙卑 ,他們願意做研究。據研究1973-1995年間死刑案件,其中有7%死刑是清白的。以此比例來算,1987-2016年台灣共有513人執行死刑,應該要有56個人是平反的。

但台灣現在只有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徐自強、鄭性澤再加上一個江國慶。另外你可能會質疑這只是美國的冤案比例,台灣也不知道冤案的比例是多少?但林欣怡想要跟大家說的是,你可能說1%、 2%、3%甚至像美國7%,這樣的冤案比例不高。但是對於死刑的被害者家屬,對盧菁盧萍來講,是100%!

高宏銘律師:當人民被國家機關傳訊,有律師陪同應該是國家應給予保障的基本權利!

高宏銘以曾經擔任過檢察官及現任律師的角度出發,認為盧正案有以下幾個爭議。首先,現場模擬完全違反不自證己罪原則,在我們國家根本不該有現場模擬的狀況。違反不自證己罪所取得的證據,他的證據能力資格,是應該要接受挑戰的。另外,從一段警詢錄音也可以看出端倪,員警跟盧正講說:「你這樣的話大家是要怎麼幫你的忙?是又要再奮鬥30小時是嗎?」

上面這段錄音,其實就可以凸顯一個問題,偵查程序沒有辯護人陪同,整個事情是差非常多。 因為警察他們常常會用「好意」勸說的方式,進行勸說。然後用關係人這種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的身分,傳去配合調查。用這種擦邊球去傳來,等到問的差不多,就把你轉成被告。

高宏銘表示,我們應該要努力去推動修法和傳播觀念,今天任何人,他只要被國家機關,不管是警察還是調查局或是檢察官;不管通知單上是通知證人、被告、犯罪嫌疑人或是關係人。只要是偵查的國家機關傳你,你就有權力帶著律師陪同你,去接受面對國家的偵查機關。如果人民無法負擔律師費用,國家要用各種的資源,去幫助人民補足這一塊。

身為盧正家屬 希望真相能夠水落石出

盧正的姊姊盧菁表示,她會盡量出席每一場播映會,希望解大家角度,你們看出來哪裡有破綻,認為那就是疑點,認為那就是兇手、就是他做的,盧菁希望大家可以說出來,告訴她盲點在哪裡。並非常感謝大家,願意來到這裡,了解盧正。

雖然即便盧正案有機會再審,司法真的還他清白,盧正也不可能再回來。但就如同在場民眾的回饋一樣,盧正的離開已經有帶給現在的體制不一樣的影響。現場一名現任員警表示,雖然他的同僚中有8成都不是為了司法正義而當警察,大多的人警察就只是他們的工作,在只是一個職業選擇的狀態下,要每位警察都努力去看待每個案件,是有些困難的。但至少在錄音錄影、偵查方法上面,是有改變的。現在駐地一定會有監視器全程錄音錄影、也絕對不會有刑求的事情再發生;在學校的教育,也會給他們看這些紀錄片,盧正並沒有白白離開

但同樣的這名員警也表示,直到現在法律還是不是公平的,很多案件因為嫌疑人的身分?長官施壓與否?有沒有人家的關說?有沒有社會新聞得矚目?這些都是辦案的壓力,所以對於很多的案件其實不是公平的。

對於不平等高宏銘律師也提到,盧正案二審的受命法官也就是現在的蔡崇義監委,日前原本他把和前花蓮縣長傅崐萁有關的案子,要排進監察院的司法委員會進行討論。高宏銘感嘆說到「我想如果說當時的蔡崇義法官,如果他能夠對盧正有同樣的關心的話,他在證據上的認定,能夠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事證的話,這個案子判決書也許能夠讓人家更加心服口服!」

播映時間:2019年1月16日(三) 晚上6:30點開放入場
播映地點:台南全美戲院(台南市中西區永福路二段187號)
入場方式:免費入場(僅開放300個座位,報名盡速,以免向隅)
播映內容:《島國殺人紀事2》
快點這裡報名去!
閱讀更多文章
【永社座談】監察權與檢察權的糾葛:監察權的界線在哪?誰可以監督檢察官?
【20190623法操論壇:資訊戰與法律】面對資訊戰,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網路業者防治不實訊息記者會】網路業者防堵不實訊息的機制與實踐
【20190606刑事證據法則研討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案件如何進行證據調查?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