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他山之石 > 對抗毒品之戰:從菲律賓和葡萄牙看天秤的兩端

對抗毒品之戰:從菲律賓和葡萄牙看天秤的兩端

圖:法操司想傳媒

文/法操司想傳媒

19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發動毒品戰爭,每年花費數百億美元在禁毒政策,並透過聯合國將打擊毒品的決心擴散至全世界。時至今日,毒品不但沒有從世界上消失,衍伸出的暴力、針頭感染等問題更是層出不窮。如此看來,或許要求全人類對毒品的慾望徹底斷絕,是個過於艱難的任務,而毒品戰爭「消滅毒品」的宗旨,直至今日,也仍影響著許多國家的毒品管理政策。

在毒品戰爭節節敗退時,各國開始採取不同的作法,有的國家堅守在道路上,甚至加強軍備以提升火力,如菲律賓;也有國家選擇與毒品和解,試著以新的角度來理解毒品問題,如葡萄牙。這兩個國家的做法可說是天秤的兩端,究竟各自的成效如何,我們也帶大家一探究竟。

大力掃蕩使犯罪率下降 人權問題成隱憂 

自從羅德里戈·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於2016年當選菲律賓總統後,掃毒成為他火力全開的政策之一。杜特蒂的策略很簡單,就是「以暴制暴」,賦予警方開火權,以警力和武力徹底掃蕩毒販和吸毒者,目的在於使毒品從菲律賓徹底絕跡。上任一年以來,人權團體統計已萬人成為掃毒槍管下的亡魂,遭捕入獄和投案的毒販、吸毒者更是不計其數。

除了警方得以私刑處決毒犯外,還有潛伏在民間的肅清小隊,他們的前身是杜特蒂擔任納卯市市長期間的祕密組織,在杜特蒂當選總統後,仍然替他服務,私下處決黑幫和私刑解決罪犯問題。在杜特蒂雷厲風行的政策下,根據統計,上任半年後,菲律賓整體犯罪率大幅下降,強盜、竊盜等問題都得到三至四成的下滑,且85%的人民支持掃毒行動。

然而,雖然整體犯罪率下降,「謀殺」犯罪率卻反而飆升,這很可能與私刑氾濫有關,造成有近八成人民擔心被波及,同時監獄也呈現人滿為患的問題。此外,杜特蒂縱容手握大權的警方濫權違法,也同樣嚴重影響人權;且掃毒行動下,最大部分的受害者其實是經濟匱乏而去販毒的底層人士,幕後的大毒梟仍不為所動。

不可否認,菲律賓的作法確實對犯罪率下降有所貢獻,但代價是人民的鮮血和活在不安的氛圍,且毒品仍透過源頭的供應,持續在街頭流竄。

除罪化代替懲罰 輔導吸毒者重回社會

另一個國家葡萄牙,其實也曾效仿毒品戰爭的作法。1980年代,葡萄牙曾是海洛因成癮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高壓處罰的結果,反而使得海洛因的使用更加惡化。對此,葡萄牙召開委員會研擬新辦法,拋棄毒品戰爭的思維,為成癮者提供展開新生活的可能,視吸毒者為社會的一份子,而非罪犯加以隔絕。

葡萄牙在2001年開始將毒品除罪化,以自用為目的吸毒者,可合法持有十天個人用量的毒品,並將過去處罰的費用,轉移至醫療照護。在新政策下,葡萄牙政府僅會鼓勵「已上癮」的吸毒者尋求治療,並設有專門維護毒品健康的治療中心,幫助成癮者舒緩身心。此外,葡萄牙政府甚至會優先提供吸毒者就業機會,且任何雇用吸毒者的企業,都可享一年免稅待遇,一年後,幾乎大部分的員工都會被公司繼續留任。

若成癮者並無戒毒的打算,葡萄牙亦在醫師的協助下,提供成癮者美沙酮使用。美沙酮是一種能緩解海洛因成癮痛苦的藥物,且不會使人亢奮,能因此避免成癮者發生吸毒過量,或因骯髒針頭而感染疾病。值得注意的是,除罪化不等於合法化,販賣毒品在葡萄牙仍違法,且毒品販賣仍由犯罪集團控制。

從成效來看,有問題的吸毒者從十萬人下降至五萬人,注射型吸毒者人口也減少一半,吸毒過量致死和HIV感染比例也都明顯下降;過去浪費在關監、處罰的大量資源終於得以轉移,而且民眾對警察的觀感,也從「敵人」轉變為「協助者」。值得注意的是,除罪化確實使得葡萄牙毒品總使用量從3.4%上升至3.7%,不過同時也大幅減少了毒品造成的傷害。

依目前我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規定,販賣、持有毒品仍處以相當重的刑罰,雖然第20條明示吸毒者應先送至勒戒所觀察、勒戒,然而勒戒本身仍是一種將吸毒者完全隔離於社會的手段,且也會造成監獄嚴重超收。而本文也期許我們能從菲律賓與葡萄牙兩個國家的經驗,來重新思索、調整台灣的做法,以找出能真正戰勝毒品的道路。

數據參考資料如下:

1.「被遺忘的報導:杜特蒂的反毒戰爭,後來呢?」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194295

2.Johann Hari(2017)。《追逐尖叫》。麥田出版。

閱讀更多文章
其實你「不會知道」自己被「限制出境」
【江元慶專欄】爾虞我詐.詐中有詐
再審制度的探討:美國刑事訴訟法的比較法對話
馬英九告發北檢涉嫌洩密,並聲請移轉管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