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拉髮又踹頭,員警執法過當?還可能成立傷害罪!?

拉髮又踹頭,員警執法過當?還可能成立傷害罪!?

/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新聞報導,本月7日在新北市中和區,一名15歲少年無照駕駛開轎車載3名友人出遊,在路上遇上檢方臨檢慌亂之下竟逆向逃逸,之後被警察攔截圍捕並壓制在地上。過程中雙方有激烈的言語交換,但在過程中出現員警抓住少年頭髮大罵、甚至有一名少年被要求趴下時頭部遭到員警重踹等情形,因而有執法過當的可能,部分過程也被附近民眾拍下影片並上傳網路

警察執行職務的界線

關於我國警察執行職務的職權規範,在《警察職權行使法》中有相關規定。基本上我們可以看出來,這部條文的內容就是在說明警察為了執行職務而被賦予特別的權力,得以適度的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但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例如該法第3條第1項便明確的說明,警察行使職權應該要符合憲法第23條所保障的比例原則。

警察職權行使法
3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
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警察行使職權已達成其目的,或依當時情形,認為目的無法達成時,應依
職權或因義務人、利害關係人之申請終止執行。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以引誘、教唆人民犯罪或其他違法之手段為之。

所以當我們評價警察的行為是否為執法過當時,就應該要視當時的情狀判斷所做出的行為是否符合比例原則,而不是單看到行為便急著開罵。

依法令所為之行為

在討論這次警察執法是否過當之前,我們先來談一下為何警察拘捕人犯、身上帶槍甚至開槍的行為在正常狀況下不會犯法吧!

因為我國的刑法體系中,在檢視完一個人的行為是否符合刑法規定的犯罪「構成要件」後,接下來就是要審查這個人有沒有「阻卻違法事由」,簡單講就是有沒有一些特殊原因可以讓他做出的行為合法化啦!例如大家熟知的正當防衛或緊急避難就是這種概念。

而我國的阻卻違法事由其中有一個類型是「依法令之行為」,因為所做的行為皆是依法執行,在其他法律的背書之下刑法因而判定此行為合法,而警察依法執行職務的行為便屬於此種態樣。 

中華民國刑法
21
依法令之行為,不罰。
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
限。

執法過當可能構成傷害罪

對於前幾天發生的這起爭議事件,我們冷靜的從法律層面來思考他的合法性。首先,員警將少年們壓制在地、腳踹頭部等行為可能分別有強制罪與傷害罪的可能。那警察的行為究竟是否屬於「依法令之行為」而可以讓行為合法化呢?壓制的行為是為防止少年脫逃應該屬之,但踹人頭部的行為很明顯的超乎了「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畢竟已經限制了少年的自由,已足以防止逃脫甚至後續的行為再發生,使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完全是超出了必要的範疇。所以員警的行為已經屬於「執法過當」,甚至可能因為無法主張「依法令之行為」而阻卻違法,進而構成傷害罪!

從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當時員警們的情緒都是非常激動的。新聞中指出,少年在逃逸時差點撞到員警,這可能是觸動員警情緒開關的一個原因,但身為一個執法人員,在執行職務時帶有情緒甚至是以洩憤的方式在處理時,可說是完全失去專業度、相當的不恰當,警界應要嚴懲這種行為!不然警察不就成為了只是有穿著制服的流氓?

當然我們也不可以因此就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相信大部分的警察還是非常辛苦的在維護社會的治安,但仍希望警界要加強教育,千萬別辜負了人民對執法人員的期待。

延伸閱讀

警察杯杯可以用強制驗尿和酒測逼問毒品上游嗎?

警察杯杯要臨檢!覺得警察杯杯有違法要怎麼辦?

【肉圓不加辣】 警察可以把家暴父抓起來嗎?私刑正義是正義嗎?

閱讀更多文章
《女也》:自己的身體該由自己決定
【大法官的一句話】利瓦伊·伍德伯里:「有固定、明確、統一的法律是區別文明和野蠻社會的特徵。」
國家檔案好神祕,但其實申請閱覽超容易!
反共復國?國民黨:勿信不實訊息!

1 Response

  1. 中和警「踹頭」爭議:私刑或正義?

    「趕時間還趕投胎啊!蛤!」4月7日晚間,一名未成年少年駕車載另三名友人出遊,在行經新北市中和分局國光派出所設置的路檢點時,因心虛而未照指示停車受檢,反而閃過臨檢點、加速逃逸,並有闖紅燈與逆向行駛等危險行為。

    兩分鐘後,員警成功追截攔車並將四名少年強制離車後,喝令其趴伏在地,之後卻上演「全武行」的爆爭議行徑:出腳踹一名同車少年、嗆聲附近居民「下來啊」,甚至爆出疑似要請居民「吃慶記」(台語:吃子彈)的恐嚇言論。過程經居民拍攝上傳,迅速在社群媒體上炸開,事態一發不可收拾。

    事發後,中和分局督察組10日就本案進行調查,指出該名員警之所以出腳踹頭,是誤認少年要起身逃跑而採取的「壓制」行為,面對輿論批判,先是給了兩次申誡懲戒,卻又在12日,由新北市市警局局長陳檡文,親自前往國光派出所表揚該名踹頭員警;而此「先懲戒後慰勞獎賞」的「兩段式」賞罰,不免令外界質疑,究竟員警出腳踹頭是對還是不對?

    至於另名隔空與居民互吼嗆請「吃慶記」的員警,中和分局分局長林故廷於15日向媒體表示,經放慢影片速度重新檢視現場影片後,澄清員警說的是「就你自己(國語)就有意見(台語)」,認為員警對民眾咆哮嗆請「吃慶記」是誤會一場。

    本案爾後引發法界高聲批評,多名檢察官先後在臉書貼文質疑警方出腳踹人已涉犯傷害罪,更批判與民眾叫罵要民眾「下來啊」的行徑幾與流氓無異。

    前新北地檢署檢察官吳忻穎則在自己的臉書專頁「我的紫袍夢-3年9月的檢察官日誌」上貼出一段兩分鐘的現場「長版」影片,吸引超過45萬人次點閱,並發表〈中和警「踹頭」事件:警方的私刑,法治國的死刑?〉一文,就路檢的正當法律程序詳加解析,並檢視影片內容中的員警行為逐段作出法律評價,直指員警行為已嚴重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既非依法,便非執法,後續出言與民眾對嗆與踹頭行徑,更是出於情緒與報復性的發洩。

    除此,本案隨著事件進度而輿論炎上,相對法界的批評,更有不可忽視的大批意見支持員警「強力執法」。這些意見多認為「俗辣屁孩被打剛好而已啦!」「爽!大快人心!法匠不懂警察的辛苦!」「家長不會教就給警察教訓啦!」「就是因為恐龍司法社會才會越來越亂!」「哪天作者的家屬被這種屁孩害死再來寫文護航啦!」「講得好像你都對,要不要你也來當警察?」(延伸閱讀:連結1、連結2、連結3)。

    然而,面對「除惡務盡」與支持警方「以暴制暴」的大批民意下,回到事發後的法律追訴,本案又該如何評價?員警的行為是否為「執法」,又踹頭的法源依據為何呢?此次踹頭警雖遭記兩次申誡,但申誡真的可達懲處目的嗎?本集《鳴人放送》與作者吳忻穎進行遠端連線,逐一拆解、分析與就行為的法律依據,詳細說明給你聽。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1057/4498971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