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香港選舉制度】泛民派大勝,可以改變香港嗎?

【香港選舉制度】泛民派大勝,可以改變香港嗎?

文/法操司想傳媒

2019年11月24日,香港舉行香港區議會選舉,此場選舉創下香港各級議會投票人數與投票率紀錄!此場選舉也被媒體譽為「香港選民對北京最直言不諱地一次表態」。但本次的選舉對於香港未來情勢的影響為何?就先讓我們從了解香港的選舉制度開始。

香港有哪些選舉?

香港的選舉源於1883年英國殖民時代,其中經過多次的變革。目前香港所剩下選舉有「行政長官選舉」、「立法會選舉」、「區議會選舉」、「鄉郊代表」、「選舉委員會」、「港區人大」等。

鄉郊代表選舉(村代表選舉)

「鄉事委員會」共有27個委員會,由香港新界地區的村代表(村長)選舉產生執行委員,並由執行委員會互選產生主席。「香港新界地區的村代表、街坊代表選舉」共有1540席,任期4年。由居住在香港新界年滿18歲的居民選出。

「鄉事委員會」是香港新界鄉村諮詢組織,代表當地居民就鄉村內的事務反映意見。27名委員會主席,為「香港區議會」的「當然議員」。

區議會選舉

「香港區議會」共有458名議員,431名民選議員及27名當然議員。民選議員,由年滿18歲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或通常在香港居住居民選出。只要未喪失登記為選民的資格,經過登記,就可以按照主要住址,在所屬的區議會選區中投票。

「香港區議會」是香港地方區域的組織,該組織並無法定權力,為諮詢性質。雖然與一般概念下的議會不盡相同,但因為大部分的議員為香港人民直選產生而受到重視。

立法會選舉

「立法會」共有70席,包含地區直選及功能界別各35位。所謂的「地區直選」指的是,將香港劃分成5區,依區域人數分配席次,採比例代表制。剩下35席的「功能界別」,分成28個功能界別,除勞工界有3席外其餘皆為1席,而不在這28界別內的選民,有資格登記為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選民。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又稱超級區議會界別,是全港單一選區比例代表制選出。

但功能界別又可分成自然人選民及團體選民兩類。故在立法會選舉中,若一人同時為地方選區的選民、功能界別的選民、獲功能界別授權代表,則可以投3票。

以2016年立法會選舉為例,席次分配如下:

「立法會」是香港的立法機關,與我國立法院職權相似。除了有立法權以外,也可監督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港區人大代表選舉

「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簡稱港區人大代表)共有36席,任期五年,由港區人大代表選舉會議選出。年滿18歲的香港居民可以報名參選,但須經選舉會議10位以上成員推薦才能登記成為代表候選人。

「港區人大代選舉會議」由前屆「選舉會議」人員、前屆「人民政協」中的香港居民、前屆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組成。

「港區人大代表」代表全港732萬人出席全國人大會議,占全國人大會議代表的1.2%。全國人大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最高國家權力機關與最高立法機關,為實現「人民當家作主」的基本政治精神。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共有1200人,任期為五年,依各界別劃分,分別代表香港社會的38個「界別」。各界別選民資格不同,但符合資格的選民,可以在各界別中選出代表自己選舉委員會委員。

「選舉委員」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選出香港行政長官,以及擁有可以擔任港區人大代表選舉會議人員的資格。

行政長官(特首)選舉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簡稱特首),任期五年,得連任一次,由選舉委員會選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依照《基本法》特首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特首須年滿40歲且在香港連續居住滿20年,無國外居留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特首依據

特首依據《基本法》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若行政長官有不適任的狀況出現,依同法第73條,經立法會4分之1議員聯合動議,經調查後以體議員3分之2多數通過「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

香港區議會選舉大勝可以改變什麼嗎?

根據媒體報導,泛民派在本次區議會選舉中,獲得388席占85.9%,建制派在此選戰中雪崩式跌落,相較於2015年取得299席占69.4%,在這一屆僅剩下59席,席次占比13%。但這樣的結果,對於未來特首的選舉影響有限。畢竟區議員僅占1200票中的117票,要當選香港特首需要絕對多數,必需獲得超過600票。而以2017年的選舉結果支持林鄭月娥獲得777票當選,在其他功能界區的配票尚未改變前,泛民派贏得區議員選戰在實際層面上改變有限!

但這次的選舉、這次的運動,讓香港人民開始關注政治,讓香港人知道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透過了解香港的選舉制度,其實可以發現當中有非常多的操作空間。以林鄭月娥為例,由公民聯合行動發起的「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投票結果顯現6萬5千有效票中,林鄭月娥的淨支持率-94.5%,但這樣的人在選舉委員會還是勝出當選了。這就是為什麼「真普選」會在五大訴求中,而「真普選」同時也是2014年雨傘革命的主張,唯有真普選,一人一票選出特首和全部立法會議席,才能真正代表香港的民意!

在香港參與政治其實比台灣還要稍微複雜一些,並不是達到法定年齡就直接會有投票單寄到家中,而是要依據不同地區、不同的功能界別、不同的身分去進行選民登記。在受到這麼多阻力的狀況下,香港民眾選擇站出來,告訴北京民主才是真正的民意!

身在台灣的我們,投票是如此的方便,2020年1月11日,大家一起出門投票!在投票前,看看香港,想想台灣,民主真的得來不易!

延伸閱讀:

【聲援香港反送中】協助香港募資,會違反國安法嗎?
【四六事件】當軍隊進入校園
【寄書往香港遭拒】從順豐貨運到教父的啟發

閱讀更多文章
二戰戰火延續到台灣法庭!
《老大無罪》:就算天塌下來,也要討回公平正義。
【交錢就不用關?】得易科罰金,誰說的算?
從近期數件案例討論國家對人民的保護義務

1 Response

  1. 香港區選後的下一步:「正當性」的守護與挑戰(下)

    區議會選舉結束後,接下來就是政府主席選舉。按照18區中的17區(除了離島區)已由泛民主派壓倒性取下的情勢,泛民主派穩坐政府主席應無意外。

    區議會主席更正當?

    這時就出現一個問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不只這五個多月被中共架空,如今選舉完後還同時被香港「準民意」架空。極端一點地說,後續香港區議會選出的主席與副主席,他們的「正當性」可能都比特首還要來得強,因為他們都是真正民意授權的代表。雖說區議會不過是社區聯絡的角色,但是人們未來對於區議會組織的公信力一定更深,因為這些議員全都是經過民意授權的。

    這種狀況與當年波蘭民主化的背景不謀而合。波蘭的團結工聯於1980年成立後,以和平非暴力的軟訴求,結合波蘭天主教徒與反共人士,一起抵抗當時一黨專政的無神論共產政權——波蘭統一工人黨。當時波蘭共黨一度戒嚴並殘酷逮補,但是統治正當性愈來愈弱化,工聯愈受歡迎。最後波蘭共黨舉辦圓桌會議,給予有限度選舉(選舉當天中國還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結果團結工聯大勝,組成聯合政府。

    現在的香港區議會情形有點類似團結工聯,更極端地說,如果將來區議會的民主正當性愈來愈強烈,甚至有「臨時政府」的替代功能,接受人民一系列的請願,那對香港政府及中共中央政府來說,無疑是非常頭疼的事。波蘭當年就在團結工聯主政下,順勢廢除社會主義,成立波蘭共和國,黨魁華勒沙成為首任總統。這樣的海嘯引起東歐各國仿效,最後造成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相繼倒台,連蘇聯也順勢解體。

    中共的正當性底線

    因此對中共來說,維護當下政權的穩定絕對是重中之重,必須阻止「他國勢力」介入香港。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中共急跳腳是可以想見;而這次區議會許多媒體紛紛用「準民意公投」來形容,也讓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表示「不管香港局勢如何,有一點很清楚,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種影射中共主權被挑戰的說法。中共容許香港「有限度選舉」,但絕不會容許類似「公投」的說法。

    公投基本上就是「Yes or No」的選擇,二次大戰後,世界各國的獨立都是以當地住民公投來決定。中共讓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進行有限度選舉,是因為選舉內容與形式是他們可控制的因素,只要給予民眾名義上的「選舉」,表面上的「民主」即可。但公投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因此當台灣在1996年首次進行總統直選時,中共相當生氣,也由於台灣的總統直選正當性實在太強,強到中共必須以武力威脅。

    至於「宗教」的正當性,也挑戰了中共的底線。香港是個宗教自由的社會,而中共是無神論的政權。這次區議會的選舉時,教宗方濟各正好拜訪泰國與日本,在飛過中港台領空時,不只表達慰問,對香港抗議也表示「要用對話創造和平」。

    過往波蘭共黨垮台,其中因素也是當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出身波蘭,而許多波蘭天主教徒尊崇教宗更甚波蘭政府。香港也如是,許多香港人在抗議時唱聖歌,對無神論的中共政權來說,「宗教寄託」讓其更充滿疑慮。

    最後則是「執政」的正當性,波蘭當年就在團結工聯的執政下,一一打開了民主自由的大門,成為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相繼垮台的導火線。如同先前歷史背景所述,「選舉」、「信仰」、與「執政」這三個正當性一旦被挑戰,中共會毫不猶豫對港動武(對台灣亦是)。

    因此,這次的區議會選舉,換句話說也是香港民主真槍實彈的試金石,雖然政治作用不大,但未來可以想見應該會透過其他立法,讓區議會選舉方式略有改制。

    台港要相信什麼?

    這次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台灣媒體多半以「階段性勝利」來形容。對香港人來說,民意的展現固然重要,但要達到他們真正理想的香港社會,還需要一段時間;而對台灣來說,站在中共因素最前線的香港,其實也給了台灣不少啟示。

    台灣在過去的日子中,也曾歷經所謂「正當性」陣痛期。1979年與美國斷交後,中華民國正式成為國際孤兒。曾經一段時間,政權正當性不足的台灣,也面臨很多人逃到美國或他國,深怕台灣被中共入侵。

    1980末歷經解戒嚴、開放黨禁、報禁,直到全民直選總統,台灣至今仍在巨大的國際壓力下,一步步推動國家主權的正常化。當中,2000年民進黨執政時,也面臨「台獨政黨執政中華民國」的正當性質疑;隨後再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後,現在不論誰執政,這一代的台灣人民,都已將民主啟蒙深耕至下一代。

    在港警包圍中大與理大的事件慢慢落幕之際,香港的抗爭在未得到港府回應前勢必不會停下,只期盼不論台灣或是香港,未來依舊能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緩步前行。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9366/4195105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