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華航機師罷工事件】什麼是勞動三權?什麼是勞動三法?

【華航機師罷工事件】什麼是勞動三權?什麼是勞動三法?

圖片取自pixabay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新聞報導,春節期間華航機師罷工事件引發社會對於勞工權益的討論。雖然本次罷工事件外界評價兩極化,但也有勞動法學者指出,從近年的勞動事件可以發現,我國的勞權意識已漸漸抬頭。

什麼是勞動三權?

隨著勞動法規的逐步修正,越來越多人開始重視勞工權益問題。而當我們要討論勞工權益到底有哪些的時候,就不得不得先理解什麼是「勞動三權」了。

所謂的「勞動三權」,其實是「團結權」、「團體協商權」、「爭議權」三者的總稱,他們分別代表:

一、團結權:指的是保障勞工自由組織工會、運作公會的權利。同時,勞工除了可以積極加入工會以外,也可以選擇消極不加入工會。

二、團體協商權:指的是勞工有可以透過工會這個團體,來與公司針對勞動條件等議題進行協商的權利。

三、爭議權:也就是常聽到的罷工權,當有勞資爭議事件發生時,勞工可以在符合一定要見下以罷工的手段,組織集體行動抗議的權利。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勞工具有團體協商權可以與資方協商就已經夠了,不需要再用爭議權這種極端的手段來解決爭議。但必須強調的是,爭議權的行使,是在團體協商無果的時候的最終手段,如果不賦予勞工在無法協商時的爭議權,有人形容這種協商如同「集體行乞」。

而另外,相較於勞動基準法主要是處理「個別勞工」跟資方之間有關勞動權益的事項,這邊說到的「勞動三權」則屬於「集體權利」。

什麼是勞動三法?

當然,如果只有勞動三權的口號,卻沒有相對應的法律規定保障勞動權益的話,也就不過是打嘴砲。

因此,我國為了體現勞動三權的價值,我國也分別制定了「勞動三法」,來明確化每個勞動權利的內容,他們分別是:

一、呼應勞工的「團結權」,我國訂有《工會法》規範工會的成立、組織、會員、財務、監督等問題。

二、呼應勞工的「團體協商權」,我國訂有《團體協約法》,明確化團體協商的協商方式、協商內容、協商結論的效力、及協商效力的期限等問題。

三、呼應勞工所享有的「爭議權」,我國訂有《勞資爭議處理法》,處理有關如何調解、仲裁、裁決、及爭議行為的行使方式、違法的罰則等等。

在勞動三法都已經施行一段時間的現在,我們漸漸地觀察到勞動權利被政府所注意,而勞工自身也開始透過這些合法的手段,來爭取自己的權利、或設法改善自己的勞動品質。或許我國目前的勞動法規仍在萌芽期,但相信在未來我們也能看到勞動環境更加友善的一天。

閱讀更多文章
【文化資產保存法】毀損文化歷史建築,該當何罪?
【金融與經濟法規座談】新市場經濟模式的困境和因應之道
什麼是現行犯逮捕?可以順便搜包包嗎?
【著作權法修法】販賣含有侵權APP的機上盒可以處罰!

1 Response

  1. 一場罷工各自解讀 勞動教育不能等

    繼2016年6月的空服員罷工,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華航分會也選在大年初四清晨六點發動罷工,加上勞資協商並未能達成共識,因此罷工仍然持續中,迄今已經進入第四天。

    這兩場在三年內分別由空服員與機師發動的罷工,在罕見罷工的台灣同樣備受關注,特別是此次機師罷工選在農曆春節期間,更是觸動國人敏感神經,各界人士紛紛加入評論,引起兩極化論戰,可惜有不少討論卻是各說各話,甚至流於情緒宣洩,無助化解爭議。

    無可諱言,在各行各業的受雇者中,航空業界的空服員與機師,都算是具有正面社會地位與形象的職業,有別於在其他勞資抗爭場合中時常可見的弱勢勞動者,空服員與機師則被媒體稱為高顏值或是高收入者的罷工,確實引人矚目。

    那麼,究竟應該如何看待此次的機師罷工呢?或許可以從以下幾個面向進行討論:

    一、勞動三權不可分割:台灣不僅罕見罷工,就連工會組織率也遠遠落後先進國家,在長期的恐工教育下,不少人視工會如洪水猛獸,罷工更被當作破壞社會秩序、影響經濟發展的負面行為,加上機師的收入傲視一般受雇者,不少人因此難以認同機師罷工,不過,被不少人所誤解的罷工權卻是勞動三權的一部分,只要受是雇者,無論什麼職業,無論收入多寡,都應該受到勞動三權的保障,我們可以不喜歡罷工,但必須尊重工會依法行使罷工權利。

    二、罷工不是吃太飽沒事幹:部分論者批評機師工會不該在春節期間罷工,殊不知,在罷工期間,資方不必給付工資,既如此華航機師為何要甘冒不諱在春節罷工?原來機師工會從去年8月就通過投票取得合法罷工權,但機師工會與華航公司的勞資協商包含21項訴求,其中僅2項達成協議,對其餘訴求,包括改善疲勞航班等攸關飛安的訴求,資方態度強硬,如非不得已,工會不會貿然發動罷工。

    三、勞勞相殘何時了:每次只要有勞資爭議,總有反工輿論極力抹黑受雇者,此次機師罷工最引人側目的,就是有部分華航地勤人員大動作反對機師罷工,要求機師「停止罷工、回來開工」,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無論想達成何種目的,這就是典型的勞勞相殘,相對於資方,勞工已居於弱勢,那有本錢這樣分裂?這些人宣稱發動罷工的機師,不能代表所有員工,同樣的道理,工會罷工取得的成果,未加入工會的員工自然也不應比照辦理,總不能嫌罷工的人姿勢不好看,又要求比照工會所取得的協商成果。

    四、機組員與乘客應是同一陣線:由於職業屬性,公共服務事業受雇者的罷工要比其他勞工面對更大責難,總會引起犧牲旅客權益的批評,然而,這樣的批評根本不符邏輯,無論是長途客運、火車、高鐵、乃至於此次罷工的機師,這些人的勞動權益其實與安全息息相關,如果機師長期疲勞作業,反而危及乘客安全。

    五、所謂尊重工會不過是當權者的算計:華航空服員與機師罷工都發生在小英政府任內,相較於小英、何煖軒對空服員罷工的包容,此次卻是一個神隱,一個被批評作風強硬,合理懷疑,當權者所謂的挺工會只是選擇性的策略,用來包裝自己的進步開明形象而已。

    就在台灣機師發動罷工的同時,德國數個機場的安檢人員在十天內已進行三次罷工,機師罷工,終有結束之日,但從各界對工會、勞動三權的理解程度,台灣離尊嚴勞動還非常遙遠,勞動教育不能繼續等。https://tw.news.yahoo.com/%E3%80%90yahoo%E8%AB%96%E5%A3%87%EF%BC%8F%E6%AF%9B%E5%A5%87%E3%80%91%E4%B8%80%E5%A0%B4%E7%BD%B7%E5%B7%A5%E5%90%84%E8%87%AA%E8%A7%A3%E8%AE%80-%E5%8B%9E%E5%8B%95%E6%95%99%E8%82%B2%E4%B8%8D%E8%83%BD-2-072455804.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