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三級三審】更一審是馬英九洩密案最後機會嗎?

【三級三審】更一審是馬英九洩密案最後機會嗎?

文/法操司想傳媒

馬英九洩密案檢察官公訴部分,一審無罪,二審有罪,處以4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馬英九不服,上訴三審,三審再度逆轉,於2019年1月4日,撤銷二審判決,發回更審。對此馬英九回應,對自己的清白有信心,對法院的公正有期待;柯建銘則對外表示,最高法院自我矮化、濫權發回、刻意護航、極為荒謬,但他極具信心,將在更一審時能夠贏得勝利。

第三審撤銷二審判決的理由是什麼?究竟柯建銘和馬英九在吵什麼?更審是馬英九洩密案最終一戰嗎?

馬英九洩密案,究竟洩漏什麼秘密?

檢調原本在進行「正己專案」的監聽,鎖定多位涉貪法官,意外發現柯建銘與涉貪法官陳榮和疑似有不明往來。檢察總長黃世銘因而發現「全民電通更一審司法關說案」,懷疑柯建銘聯合當時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法務部長曾勇夫及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關說」背信罪案件檢察官林秀濤,讓林秀濤不要上訴,該案最後也無罪定讞。

事情發生後,黃世銘認定此為「行政不法」之關說行為,決定報告當時的總統馬英九。馬英九在得知這些祕密後,將這些資料給予時任行政院院長之江宜樺及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之羅智強。

三審撤銷二審有罪判決理由?

一審認為依據憲法第44條行使專屬總統之爭議調解權而阻卻違法,即為刑法上不罰之行為,所以判決馬英九無罪。二審則認為,認為總統也是廣義公務員,應該要有一般性的保密義務;且當時並沒有院際爭議,所以沒有院際調解權的適用,因此判決馬英九有罪。

三審則以二審法院判決理由不備撤銷發回更審。理由有

  1. 認為二審法院僅用抽象標題或類別之籠統敘述馬英九洩密內容,自不足以資為本件論罪科刑及適用法律之依據,難謂適法。
  2. 江宜樺是否係無權或不應知悉該秘密之人?並非全無疑義。僅以時任行政院院長江宜樺之職務與偵查犯罪及國會自律無關,遽認江宜樺係無權或不應知悉上述秘密之人,而為不利於馬英九之認定,認為原審沒有在審判期日調查證據,判決理由欠備之違法。
  3. 原判決對於案發當晚其等是否有與江宜樺及羅智強談及閣員政治責任之問題,僅以羅智強與江宜樺,證詞互有矛盾之證述,認為馬英九前揭所辯不足採信,而為不利於馬英九之認定,亦有證據上理由矛盾之違誤。
  4. 此關說是否涉及「公共利益」,原審法院並沒有詳細剖析遽謂司法關說與增進公共利益無涉云云,而為不利於馬英九之認定,亦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

「第三審」法律審,不認定事實!

三級三審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訴訟制度保障,但大家知道不是所有案件都可以上訴三審嗎?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那什麼樣的情況是判決違背法令呢?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79條規定,有下列情形判決當然違背法令:

1.法院之組織不合法者。
2.依法律或裁判應迴避之法官參與審判者。
3.禁止審判公開非依法律之規定者。
4.法院所認管轄之有無係不當者。
5.法院受理訴訟或不受理訴訟係不當者。
6.除有特別規定外,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者。
7.依本法應用辯護人之案件或已經指定辯護人之案件,辯護人未經到庭 辯護而逕行審判者。
8.
除有特別規定外,未經檢察官或自訴人到庭陳述而為審判者。 9.依本法應停止或更新審判而未經停止或更新者。 10.依本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 11.未與被告以最後陳述之機會者。 12.除本法有特別規定外,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或未受請求之事項予以判決者。 13.未經參與審理之法官參與判決者。 14.判決不載理由或所載理由矛盾者

更審是馬英九洩密案最終一戰嗎?

馬英九洩密案所涉犯的法條為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7條第1項,屬於最重本刑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輕罪。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76條規定,輕罪原則上不能上訴三審,但為了確保被告至少一次上訴救濟之機會,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52號解釋,促成立法院修法,放寬上訴三審限制,輕罪若一審無罪,二審被判有罪,可以提起上訴。所以本案馬英九才能提起上訴。

但依據同條第二項規定,案件經最高法院發撤銷並發回原審法院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所以接下來台灣高等法院的更一審判決將是馬英九最後一戰,更一審判決後,案件就不可以再上訴了!

延伸閱讀:

上訴三審條件放寬,輕罪將來可上訴?
一審、二審還有「更審」!曠日費時追求「真實」值得嗎?
法院對馬英九公平,還是對陳水扁公平?
柯建銘自訴馬英九涉嫌教唆洩密、加重誹謗案 一審為何無罪?

閱讀更多文章
【公司法】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大翻身?
【保衛滷肉「飯」和「玉米」】植物遭受病蟲害未依法通報,小心受罰!
從華為遭封殺到大規模監控
【送中條例修正內容】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1 Response

  1. 司法的過猶不及症候群

    長期以來,民眾對司法的評價與信任度是相當負面的。蔡英文在2016就職演說中的司法改革宣示,因為深深打入在場者的心坎而獲得聲量最大、時間最長的掌聲。

    以前,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統治的白色恐怖年代,統治者(及共犯結構們)說你/妳是匪諜,你/妳就是匪諜;說你/妳思想有問題,你/妳就思想有問題──匪諜滿天飛不說,為匪宣傳、知匪不報更是安給政治異議份子最方便的罪名;知名作家柏楊綠島歸來後幽默自嘲「自己是在警總裡面才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多少可以讓後人想像,當年的台灣是多麼的「無法無天」,遭冤假錯案連累的「本省人」與「外省人」,又應該有多麼的罄竹難書!

    方其時也,法官判決的依據是什麼?以1960年的「自由中國」案為例,「知匪不報」的雷震,最後遭判刑十年。或問:為什麼是十年,而非九年或十一年?答案是:在法院判決之前,蔣介石於總統府主持專案會議已親自批示「刑期不得少於十年」、「覆判不能變更初審判決」──在那一切「英明」的蔣總統說了算(司法當然不例外)的年代,承審法官不乖乖照「指示」判決,下一個被「知匪不報」的,幾可保證就是承審法官自己了!

    法官「奉令判決」,雷震案是通例而非特例!蔣介石在原本法官依法判處的判決書上批示「處以極刑可也」、「應即槍決可也」、「判處死刑可也」、「應判死刑」、「改處死刑」,或是將十年有期徒刑追加為十五年,在已解密的文書檔案中可說是窮篇累犢、屢見不鮮。

    現在,國軍退將成群結隊跑到中國倡言「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儼然中共喉舌的台灣媒體天天公然發行,西門町撐五星旗、為匪宣傳的如入無人之境,國人除了見怪不怪、徒呼負負,還能怎樣?告將官裡,保證過不了法官大人堅守的「言論自由」這一關。

    白色恐怖時代,匪諜的下場,不是槍斃就是長期的牢獄之災,家破人亡、財產沒收充公是常態,還會誅連無辜親友,社會的氛圍真個是談匪諜色變。今天,現役官兵及退役將領被中國吸收當共諜的,就算倒楣被抓了,懲處也沒有比偷雞摸狗的竊賊嚴重──以涉及中國解放軍上尉鎮小江共諜案的前馬防部少將許乃權為例,被依違反《國家安全法》判刑2年10個月,刑期之短已是一奇,出獄後每月照領7萬多元的月退,對共諜保障福利若此,無異置國家安全於無物。

    另外,今年九月在網路造謠散播假訊息指稱「台客受困關西機場,靠中國巴士進入機場內接駁」的游姓男大生,雖因而造成我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不堪壓力而自殺身亡,南投地方法院法官日前卻以「不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為由判游男「無罪不罰」,為網路散播造謠、發假訊息的「自由」、「無罪」、「不罰」取得司法認證!

    總而言之,司法以往的羅織入罪、亂戴紅帽,現在變輕判通敵共諜、網路造謠為匪宣傳無罪;以往的沒有獨立審判空間、最高層峰要你怎麼判就怎麼判的「奉令判決」,現在變成法官在「自由心證」與「獨立審判」的無限上綱下,要怎麼判就怎麼判、愛怎麼判就怎麼判;以往的動不動就死刑槍斃,現在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歹徒,在悲天憫人的法官眼裡仍然是「有教化可能」。只能說:如此一百八十度轉變的兩極化司法,有嚴重的過猶不及症候群!https://www.taiwannews.com.tw/ch/news/3609913?fbclid=IwAR0zzAEGewl_0XPVwvTZ1pI6MOMb7PCsR_9p3Fxxu6T6fCW0u4SLYurm19E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