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迎接2019年的司法改革建言

迎接2019年的司法改革建言

文/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2017年間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落幕後,經過2018年這一年,對於當初高喊的司法改革目標,大家覺得有多少成果得到落實?當然勞動事件法的通過、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研擬、憲法訴訟法的通過等當然可以說是落實司改會議決議的正向發展,可是坦白說經過2018年這一年,政府各部門其實都仍未直指司法改革的核心-透明公開的程序和汰除不適任法官及檢察官

民眾對於法官和檢察官的高度不信任是國家一定要面對的問題,沒有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就不可能建立真正的法治國家。將法院運作的過程盡量充分揭露給民眾知悉,對於增進人民對司法體制的信賴應該是正面的助益。在2017年司改國是會議中第四組「參與透明親近的司法」就決議要司法院研擬關於法庭直播的範圍與條件,可是對此議題,司法院迄今似乎尚未清楚提出回應內容以及未來落實的方向。

公開審理的案件進行法庭直播可以說在法理上沒有任何不當之處,法庭直播也確實可以讓人民更容易得知法官和檢察官在法庭上的表現,也讓人民更方便可以得知重大矚目案件的審理過程,可是司法院似乎不願意積極回應,究竟有何難處,實在有必要清楚地向社會大眾清楚說明並接受人民的質疑。

在檢察官偵查程序或法院審判程序中,檢察官或法官或多或少難免會介入筆錄製作過程,常常在開庭中會由檢察官或法官整理剛剛被告或證人的陳述內容精簡摘要過後再指示書記官如何記錄,其實這是不適當的!

筆錄就應該要忠實地呈現開庭的狀況和陳述的內容,不應該經過精簡或增修。而且因為書記官記錄的速度不一,往往在開庭中陳述之人要停下陳述,等待書記官的紀錄後才能繼續陳述,這樣不僅讓開庭程序無法流暢進行,也無法為「始末連續」之陳述。

以今日資訊科技的進展,還有人工智慧(AI)的進展水準,語音即時辨識後翻譯成文字根本不是困難的事,法務部和司法院應該儘速改變書記官記錄或委外轉譯的作法,透過資訊科技的協助,當庭迅速並忠實地製作筆錄。這樣不僅能讓法庭活動更為流暢,也避免檢察官或法官介入筆錄製作,而有影響供述證據內容的空間。

此外關於司法改革的重要議題之一,就是如何汰除不適任法官或檢察官?目前透過職務法庭或監察院監督的作法,其實還是有改進的空間。所謂不適任的法官或檢察官,不只是收賄而已,應該包括處理案件輕率,甚至有重大違反法律要求的情形,或是開庭態度無由的不佳,辱罵受訊問之人或是律師等等。不過坦白說,要去認定特定法官或檢察官就是不適任,確實有評價上的困難。所以關於汰除不適任法官或檢察官,或許可以改變思考方向,改由選任時的機制來著手。

如何選任法官或檢察官,應該回到國家權力分立和民主正當性要求來考量。檢察官在國家權力分立範疇上應該屬於行政權一環,所以其民主正當性可以透過具由民意基礎的上級官員任命來取得較無疑義,就像是具有民意基礎的總統任命行政院長,行政院長再任命法務部長,再由法務部長於通過檢察官考試的人選中派任候補檢察官,這樣候補檢察官其實就是間接地取得民主正當性。

受派任的候補檢察官應該確實「候補」,而非跟今日一樣「候補」和「試署」、「實任」檢察官都幾乎是做同樣的工作。候補檢察官就應該跟著實任檢察官身邊學習,協助實任檢察官處理案件,甚至草擬結案書類,也應該是候補檢察官的工作,這樣深具辦案經驗的實任檢察官才能將心力專注在處理案件本身,而非花過多心力和時間在撰寫結案書類上。

候補檢察官確實候補5年後,再成為試署檢察官並參加檢核或進一步受訓,之後才成為實任檢察官而可單獨主導處理案件。此外擔任實任檢察官一定年限後即可取得轉任法官的資格,經過選任後即可成為法官。

至於法官既然是行使國家的司法權,其工作內容是可以制衡、監督行政權或立法權,法官任命的民主正當性要求就應該是更直接來自人民的授權,所以應該要改變現行主要透過考試選任法官或由司法院單獨遴選律師轉任法官的方式。合理的選任可以考慮採取由總統於由有意願擔任法官的律師、檢察官、法學教授、公設辯護人、民間公證人、仲裁人等所組成的名單中提名,再由國會投票表示是否同意任命?

經過國會同意的法官可以取得5年的任期,屆滿前如仍有意願繼續擔任法官,就必須再經過國會的投票通過,通過後可再取得5年的任期,之後一樣屆滿前如欲續任,就要再次通過國會的投票。直到已經擔任過20年以上的法官,才正式取得憲法保障的終身職,不需再經過國會的投票,可以任職到退休。這樣的選任法官的方式不僅可以強化法官的民主正當性,而且可以凸顯三權分立的憲法體制,還能提供遠較現行方式更能有效汰除法官的機制。

當然以上所述,僅是個人管見,但邁向2019年,我們希望所謂司法改革能直指核心,就是增進司法程序的透明公開和有效監督並汰除不適任的法官或檢察官!當然也期許在未來新的一年,《法操》能持續進步並繼續獲得各界更多肯定,也為建立法治國家貢獻一份心力。祝所有的伙伴和閱聽大眾新年如意!

更多高宏銘律師文章:
迎向2018年的司法挑戰

票選西瓜之最低得票門檻的思考

台灣應從一次大戰得到的省思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二戰終戰75週年的前瞻
順手牽「傘」,是竊盜還是侵占?
《清代驚世奇案啟示錄》:嚴刑峻罰真的有效嗎?
《翻供》:所謂的有罪,不能僅是合理懷疑而已。

1 Respons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