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不務正業法律人】擁有侍酒師資格的黃致豪律師

【不務正業法律人】擁有侍酒師資格的黃致豪律師

文/法操司想傳媒

本週的不務正業法律人我們邀請到了黃致豪律師,來跟我們聊聊他過往的學習經驗。黃律師不僅擁有侍酒師、瑜伽師的資格,同時他也是少數在台灣有心理學背景的律師,就讓我們來看看當天說了些什麼吧!

黃律師您好。黃律師雖然是職業律師,但經歷十分豐富,而且是台灣少數有心理學背景的律師,同時還有侍酒師及瑜伽師執照。我們知道黃律師原本不是讀法律相關科系,不知道黃律師為什麼會想要讀法律呢?

應該說我從很年輕就想學習法律了,只是當時家裡並不贊成我讀法律。雖然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考上國內的法律系,但因為家人反對所以沒有去唸便直接去當兵。等當完兵之後我和家裡妥協設法出國唸書,但在大學期間不念法律。在美國讀大學時我同時主修了心理學及政治系,而在那個過程中,我也修習了許多與美國司法相關的課程。

其實我國中的時候就想要學習法律,但我也知道法律是個蠻耗損的行業,因此必須要有其他的知識背景加以支撐,而心理學剛好可以滿足我個人的需求,所以在美國唸書的時候就選擇修讀心理、及政治兩個主修,當然同時還學了人類學、經濟學等等的知識。這些學科的研究方法其實相類似,而寫在當代這些科目已經可以組合成同一個學程了,因為他們都是在討論不同層面的人類行為,而這都影響了法律實務的決策。

後來您回國讀法律系之後也開始從事律師工作,不知道您為什麼會想接觸侍酒師、瑜珈師的工作呢?

其實對我來說,最有效的紓解壓力方法就是讓自己投入到另一個需要研究的環境裡,透過把心力投注在另一個研究課題,來暫時擺脫原先的壓力。

其實我飲用葡萄酒的時間很早,在美國的時候就開始喝了。其實在美國葡萄酒本身十分容易取得且十分便宜,同時可能是因為社會風氣的關係,在美國酒類、餐酒的搭配知識十分流行。

當時在美國為了要快點讀完,加上希望能盡可能讀更多課程,所以壓力非常的大。但因為大量讀書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所以我開始養成運動及喝葡萄酒的習慣。喝久了以後,我開始思考究竟為什麼葡萄酒會有不同的風味、為什麼酒標要這樣設計等等,我就開始買書來看,結果發現非常的有趣,也開始自己實踐書中的知識。

過了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去報名上課學習相關的課程,等再過一一段時間後便想檢驗自己的能力,便去報名參加侍酒師技能檢定,進而取得證照,而我回台灣以後也有開過一些葡萄酒的課程,但大多是較為平易近人的主題。

而瑜伽則是因為曾經經歷一段身心低潮的狀態,有一天偶然去上了瑜伽課程,再練完後覺得十分愉快且如釋重負,因此開始大量練習瑜伽。等走過低潮期之後,我發現瑜伽不再僅僅只是紓解壓力的方法,而開始感受到樂趣。其實瑜伽講的就是「控制」,不僅是對自己身體的控制,還包含了心智,他其實就是在說如何透過控制讓自己更加接近智慧一點。

大概過了五六年左右,我想或許可以給自己一點挑戰,於是報名參加200小時的師資訓練,也順利取得了師資資格並曾教過一段時間,但因為後來實在沒有時間而沒繼續教學,而瑜伽也成為我現在運動前後的必做項目之一。

哇!聽起來真的很不容易呢!那黃律師覺得學法律的經驗對學侍酒、瑜伽有幫助嗎?

其實有誒!其實學的東西多了之後,就會發現知識的體系其實都很類似,只要抓住體系、定義並知道如何組合之後就可以產生對應的模型,並透過不同的模型來創造相對應的策略,就像律師在民庭、刑庭的時候會啟動不同的模式一樣。

其實在學習知識的概念都很類似,當我們把基礎的概念、架構掌握好了以後,才可以組合、聯想並創造新東西,等可以活用的時候就會有源源不絕的創意跑出來。

如果黃律師回到過去還會繼續攻讀法律嗎?

會的!

其實我在出國前就有這個想法,也沒抱持太多的幻想,我知道這是個非常疲憊的行業。坦白說在這過程中曾經遇上許多的挫折,但我覺得這些過程都是值得的。或許有一天我不會繼續從事法律工作,但我並不會後悔我過去從事法律工作的決定。

那黃律師對於現在讀法律系的學生有什麼建議呢?

其實有個很痛切的建議,就是必須要認清就算通過考試你也不一定會是市場所想要的律師。因為目前的法學教育不會教你怎麼思考、怎麼替當事人解決問題、不會教你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書寫方面可能也沒有太嚴謹的訓練。

我認為法律系學生一定要休息法律系以外的課程,且最好是一門扎扎實實的雙主修,最好是與法律距離越遠越好,對於日後從事工作可以帶來更大慰藉、思考也能更靈活。此外,這對於日後市場的建構也有幫助。

此外,在學時間也必須加強研修日後會用到的相關課程,像是言語表達、公開場合的談話、如何以簡明的方式讓人理解等等,因為在國民法官制度施行以後,這些都會成為十分必要的技能。

另外,我覺得要去修讀文學、哲學課程,因為這些課程能讓你看見案件背後的「人」。每個案件都是人的故事拿到法庭上來,我們在處理的是別人的一生,如果沒有一點對人性的關懷的話,就很容易認為自己在做的是太偉大的事情,而忽略掉自己其實是在干預別人的一生?

如果是高中生的話,黃律師會鼓勵他們讀法律嗎?

其實我不會鼓勵任何人來讀法律系,除非他已經想過這是個多麼痛苦的行業。像高律師也曾經當過檢察官,應該可以知道這個工作的重量,如果要認真做好只能燃燒自己,這樣的代價會在自己人生中留下疤痕,而這不是高中生那個年紀就可以想清楚的。我並不會反對他們來念法律,但我覺得必須先想清楚對壓力的看法、對人的理解、對價值的判斷究竟是什麼。我比較擔心因為對人、對事件的崇拜、價值的執著,而以為可以透過法律來達到目的,將來會很辛苦,他們必須知道法律的醜惡面。

真的很謝謝黃律師接受今天的訪談,也祝福黃律師未來的工作能更順利。

延伸閱讀:

更多不務正業法律人:

【不務正業法律人】被微積分耽誤的法律人─萊布尼茲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時尚的法律人-模特兒葉羿君
【不務正業法律人】擁有多種證照的高啟霈律師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哲學、二手書、咖啡的法律人─貓哥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桌遊創作的法律人–洪建全律師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食品業的法律人─雪坊優格蘇立文總經理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神祕學的法律人-命理師李朕嘉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美食的法律人-美食家高琹雯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補教界的法律人–G哥


閱讀更多文章
【豬瘟疫情蔓延】過年紅包準備金!檢舉獎金最高500萬元!!
被認定為附隨組織就一定會被凍結財產嗎?
【釋字732】捷運毗鄰地區土地怎麼徵收?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健康產業的法律人-葛咏娟總監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