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假菜農真網紅】假消息,該嚴格管控言論,還是任由其發展?

【假菜農真網紅】假消息,該嚴格管控言論,還是任由其發展?

圖:取自中時電子報

文/法操司想傳媒

2018年底,台灣進行了9合一選舉。這是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後,重要的一戰。而隨者科技的發展,現在的競選模式已經過去的插旗、宣傳車,改成網路宣傳戰、媒體戰。社群媒體變成新的選舉戰場,在競選期間,各式各樣的訊息,各候選人也在網路上累積自己的聲量。

但這麼多的資訊,究竟那些真那些假呢?隨著選情越來越激烈,許多假消息被民眾踢爆。面對這些假消息,政府該採取行動嗎?製造假消息或任意散布假消息的人會碰到什麼問題?用假消息打選戰可以嗎?

假消息已經影響國家安全──烏克蘭的前車之鑑

「假消息」已經不單單是誹謗別人的手段,「假消息」變成一種新的軍事手段,並且這樣的戰術,已經實際運用於21世紀的今天!

2014年1月17日時任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簽署一份新法,禁止幾乎所有形式的抗議活動。原本烏克蘭民眾,對於亞努科維奇過度親俄,終止與歐盟簽署政治和自由貿易協議就有所不滿,亞努科維奇簽署新法的舉動,徹底惹惱烏克蘭人民,民眾發動民主革命,要求烏克蘭政府加入歐洲。亞努科維奇被罷黜,逃往俄國。

俄國面對不受控制的小老弟,派出的不是軍隊,而是新聞。根據媒體報導,一位住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記者盧斯蘭德,親眼見證了假新聞是如何讓人民間失去對彼此之間的信任,引爆了克里米亞危機。

當時,俄羅斯新聞報導:「新納粹法西斯主義者正遊竄於基輔的街道。」但盧斯蘭德探頭往窗外一看,窗外風和日麗、風平浪靜,廣場上還有鮮花。但這是只有住在基輔的人民才會知道,這個新聞報導一出,的確讓許多烏克蘭人民陷入恐慌。尤其實位於烏克蘭南部的克里米亞。

透過俄羅斯的新聞,成功讓民眾普遍認為新上台的基輔政府對說俄文的人以及俄國血統的人充滿敵意,製造恐慌,並讓說俄語的民眾感覺受到迫害。在這樣的狀況下,克里米亞地區的人民,懇求俄國派軍隊來救他們於水深火熱之中。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亞舉行了公民投票,有超過97%克里米亞選民同意加入成爲俄羅斯聯邦。雖然俄羅斯已經修訂憲法,將克里米亞列入聯邦中,不論是克里米亞的公投或是俄羅斯的表態,皆未獲得烏克蘭和國際社會的普遍承認。

全面封鎖假訊息,是好決定嗎?

對於俄羅斯的假新聞,一開始烏克蘭政府是想要全面封鎖來自俄羅斯的新聞,但這樣對「言論審查」的行為,並不受到支持民主的民眾支持,只好作罷。面對假新聞,起先是由一群資深媒體記者進行事實查核,設立闢謠協會StopFake。但戰爭隨即爆發,事實查核的制度已經無法和假新聞對抗,烏克蘭終於全面封鎖了俄羅斯的新聞。

對於假消息的管控,一直是社會大眾重視的議題。有人支持應該嚴格控管,有人覺得應該要保持言論市場自由。《法操》認為,言論自由應該受到較高程度的保障,言論事前的審查嚴重侵害言論自由。

哲學家穆勒在《論自由》中提到,「沒有爭辯,或者不允許爭辯,只會讓已經建立起來的真理變得不堪一擊。」在民主的架構下,應該讓資訊更加流通,透過言論自由的市場機能,使真理與謬論並存競爭,發生擷菁去蕪的作用。

如同美國大法官霍姆斯所說:「真理的最佳測試是思想本身在市場競爭中被接受的力量」(The best test of truth is the power of thought to get itself accepted in the competition of the market) 政府該做的,不是去限制言論,而是去培養人民的思辨能力,在這樣資訊爆炸的時代中,每天都可以接收到成千上萬的訊息,該如何辨認真假?該如何找到真相?是現代社會公民應該具備的基本技能,政府應該在我國義務教育階段,就將邏輯與哲學列為必修課程!

事前不管,並不代表事後不管!

本次2018年選舉,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假消息的充斥。「網紅自稱菜農」、「記者自稱北漂青年」、「彩券行老闆兼里長自稱鳳梨農」、「嘸離開變成賣離開」、「陳其邁辯論帶耳機」等等。這些人都有可能會構成「意圖使人不當選而散播不實傳聞罪」,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可以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雖然「意圖使人不當選」在認定上有些爭議,使人不當選的意圖如何界定?散佈不實消息是否有真實惡意等等。但上述這些假消息的散佈者、造謠者,是否有進一步調查的必要?檢察官在知有犯罪嫌疑就應展開調查,不能僅以可能會影響選情,就完全不介入調查。一般民眾都會因為轉傳選舉文宣或民調,就被警察約談,針對上述這些假消息,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更應該勇於任事並深入調查,釐清是否構成犯罪?

《法操》也在此呼籲大家,在收到各種文章、文宣時,應該要冷靜查證,確認無誤再轉發。因為一按鍵傳出,就可能要負起法律責任,不可不慎。

快報名─【法操論壇】資訊戰與法律

主講人: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 沈伯洋助理教授
與談人: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新聞系 鄭宇君副教授
真理大學法律系 吳景欽副教授
報名連結戳這裡 https://reurl.cc/1pNRG
串聯單位:社會民主黨、只是堵藍、波波研究室、新聞頻道轉台運動、nagee、陳方隅 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永社、TaiwanWarmPower、菜市場政治學、基進黨

延伸閱讀:

【鄭南榕生日】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
鍵盤笑話不能隨便說,小心誹謗罪上身
什麼是「主觀惡意」?檢察官自己修法了嗎?
【大法官的一句話】小威廉·布倫南:「如果言論自由要擁有呼吸的空間,就必須受到保護。」
是「言論自由」還是「誹謗」?媒體人如何保護自己


閱讀更多文章
【四六事件】當軍隊進入校園
《陪審員們》:作出決定他人人生的事,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
幼童吊橋上墜落身亡,誰該負責?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過失殺人與預備殺人

1 Response

  1. 「髮蠟哥」那顆高麗菜 傷韓

    韓國瑜的競選策略,是與國民黨做表面切割,塑造一個只會拚經濟、無意識形態的全新素人。他過去的有限知名度,反而是項優勢,年輕選民視其為新產品,有嚐鮮的心動,並不意外。

    換言之,他過去所累積的政治資產(或負債),越少提及越好;這和經營台北縣有成的蘇貞昌,是完全不同的策略(蘇要避免被貼「老」,應當以張忠謀復出自況,這是題外)。

    韓的歷史身影,有兩個生動畫面。一是當立委時用激烈肢體動作衝撞同事陳水扁,二是在前人事行政局長陳庚金呼籲軍公教「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時的興奮之情。前者在深藍眼中是快意恩仇,後者在多數反年改者心中是一解怨氣。結合這兩股力量,成就了他的基本盤。

    過去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韓二十幾次質詢只來了一次,因此他說「要經濟不要政治」,被檢驗者說言行不一。但支持者如已先入為主,就難動搖。

    韓又自許「賣菜郎」,期待選民對他的認知限縮在這個平凡甚至帶有卑微的身分,這是高招。政見挖石油、愛情摩天輪有話題,「把貨賣出去」則有接地氣。這些政見都是未來式,不需檢驗,也與過去沒有連結。

    感謝「髮蠟哥」,幫忙打開韓國瑜潘朵拉的盒子!他手捧高麗菜,下跪陳情救菜價。網友起底,菜農是直播主,但真實身分的暴露其實殺傷力有限,畢竟這不是韓「導」。髮蠟哥的貢獻是,當大家對菜價關注的同時,他手上的一顆高麗菜開始串起了北農的績效與韓的治理能力!

    拜網路資訊,原來高麗菜最低價跌到三.五元,是韓在北農總經理任內,而自稱在二崙租地種菜的髮蠟哥,下跪前一日西螺果菜市場高麗菜平均價格每公斤僅六.五元。這是個案,帶來北農經營能力(韓國瑜vs.吳音寧)的比較:平均每月成交金額,韓的十.八八億元,小輸吳的十.九五億元,但結構(進、出口)來看,高下立判:韓任期的四年(二○一三至一六年),出口共計一.三五億元,而吳僅今年一至五月,出口就達一.八五億元,顯見韓過去把貨賣出去是心有餘力不足。韓出口少不打緊,平均進口更是出口的三倍多,導致每年平均入超約六千八百萬元。至於果菜價格的穩定(引用信傳媒),以變異係數(望小值,越小表示價格越穩定),蔬菜/水果,韓吳PK成績分別是0.284/0.186 vs. 0.206/0.090,也是大敗。

    韓說,如果他當選,要帶農民去搶訂單。他當北農總座不能如願,當高雄市長能有機會?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46900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