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婚姻平權系列文章】婚姻平權誤解大破解02–同婚合法後爺爺奶奶就從法律上消失了嗎?

【婚姻平權系列文章】婚姻平權誤解大破解02–同婚合法後爺爺奶奶就從法律上消失了嗎?

2018同志大遊行(圖片源自聯合新聞網)

文/法操司想傳媒

隨著11月24日九合一選舉及公投日的到來,各個團體都卯足了勁向社會大眾宣傳自己的理念,希望能得到多數民意的支持。但在各種鋪天蓋地的資訊流中,不免會出現一些不正確的資訊,就讓法操就法律上可以解釋的問題,來為大家破解這些謠言吧!

誤解2:同婚合法的話,爺爺奶奶就從法律上消失?

相信很多人都有聽過上面的說法,這個誤解的想法是:如果今天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後,法律上就不能叫夫妻而改稱配偶,因為不能叫夫妻,所以不能叫父母、祖父母,也因此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等稱謂就從法律上消失了。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我們用幾種可能會有的狀況來跟大家說明:

一、如果你認為法律怎麼寫,就應該怎麼稱呼:法律的用語跟俗稱是不同的兩個東西

首先必須要承認的一點是,民法的部分條文確實有使用「父母」、「祖父母」等稱謂,如果同婚合法化之後,確實會因為大家對於解釋方式的不同,而可能會有修正的可能。舉例來說,如果採取類似釋字748號解釋認為民法第972條的「男女」是「一男一女」的解釋方式,而認為「父母、祖父母」也相同解釋方式的話,就有可能會因此修改稱謂。但如果是採取「男女」只是對於人的代稱的解釋模式的話,那可能就沒有修改的必要。(註)

但無論是否會有修改,法律上的用語與一般大家常用的說法並沒有關係。甚至該說目前的民法裡面也根本沒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等稱謂。如果法律上的用語就等於日常生活中的用法,那你應該會常聽到有小孩說:「父母,我要買玩具。」或「祖父母,我想吃零食。」之類的話了。

由此可見,若你是認為一般日常用語就是法律用語,而擔心因為法律用語更動,小孩不能叫你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的話,那其實不用太過擔心。因為法律用語跟日常用語互相平行,大家不太會拿法律用語來稱呼自己的親屬。所以就算修改以後,小孩子還是可以叫你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喔!

二、如果你是擔心這個「身份」從法律上被剝奪:並不會!

第二種狀況就比較需要說明,那就是認為是「身份」被剝奪的情況。

這種想法可能是認為,如果今天法律上沒有「父母」、「祖父母」的身份,而改成「雙親」、「直系血親二等親」的話,自己原本的「父母」、「祖父母」的身份會因此消失,而被迫接受「雙親」或「直系血親二等親」的身份。

但事實上,所謂的法律文字其實只是對於特定抽象的事項,以盡可能具體的方式加以描述,簡單來說就是給他一個名字。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無緣無故拿到一筆錢,而有人因此少了一筆錢的時候,我們民法上稱呼它叫做「不當得利」,但今天如果叫他「拿了不該拿的」或是「拿不是自己的」,只要概念的本質不改變,就沒有所謂消失不消失的問題。

身分法也是,所謂的「父母」、「祖父母」其實就是「雙親」及「直系血親二等親」的其中一種態樣,只是因為過去的民法只保障一男一女的結合關係,所以稱呼為父母及祖父母。也就是說,若是有所修正也只是定義範圍的擴張,而不是身份的剝奪,因此認為因為法律名詞變動而導致法律上身份被剝奪的想法並不正確。

結論: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還是存在的!

結論上來說,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後,既有的法律秩序並不會因此而改變,只是增加了受保障的對象。由於受保障的對象增加,現行法律的文字又不足以描述這個範圍,因此才需要增加改用較有寬鬆解釋空間的詞彙。但就算法律用語有所修改,也不會影響一般生活用語,因此不會導致大家一般稱呼的爸爸媽媽及爺爺奶奶就從此從生活中消失,還是可以繼續以習慣的方式稱呼自己的親人喔!

釋字748號未作成前,對於民法究竟有沒有保障同性婚姻有幾種見解:

  1. 第一說認為:民法第972條的用語是「男女當事人」,因此可以明確看出僅有意規範一男一女的結合型態。這也是大法官在釋字第748號解釋中的認定。
  2. 第二說認為:民法第972條的用語是「男女當事人」,但並沒有寫明是「一男一女」的當事人,所以可以認為「男女」只是一個無意義的描述字彙。而之所以一直以來都只有一男一女可以結婚,則是因為行政機關誤用民法規範導致。從此見解來推論,就會變成民法規定合憲,但行政機關的解釋違反民法的規定。


閱讀更多文章
【婚姻平權系列專文】婚姻平權誤解大破解04–同婚合法後會有很多愛滋病患來台灣用健保嗎?
【公布判決結果爭議】公開法院判決結果會侵害個資法嗎?
【不務正業法律人】擁有侍酒師資格的黃致豪律師
【妨害性自主】沒有咬、沒有呼救,就不違反意願?

1 Response

  1. 「性別光譜」所暗藏的危險

    日前儒先生提及「性別光譜」一文 ,令人想起曾任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精神科暨精神醫學主任教授長達26年的Paul R. McHugh醫師,最後決定停止執行變性手術的文章。1970年代,他委請兩位學有專精的醫師追蹤評估兩組不同類型男性病人接受變性手術的術後狀況。一組是因無法認同自己生理性別(性別不一致/不安)而決定變性;另一組則因出生時各種因素導致生殖器受損,而接受建議進行變性手術、並請家屬將之視為女性撫養。

    因性別不安接受變性後,發現案例的各種心理精神問題仍無法解決,並大多認為自己是「女同性戀者」(類似案例),依然喜歡女性。而出生後因故生殖器受傷的男孩,即使當成女孩撫養,絕大多數成年後皆決定回復生理性別。

    McHugh主任因此判定,即便是變性後,絕大多數案例依然回復遺傳生理性別認同。當下決定停止執行變性手術。

    而瑞典長達30年的變性手術後追蹤也發現,即使接受變性手術與荷爾蒙治療,變性者的自殺率是一般人4.9倍,自殺死亡率是19.1倍,因精神問題住院是2.8倍。也印證McHugh教授的決定是對的。

    醫師以助人為天職,但費盡心力做完手術卻發現病患不是自殺就是發瘋,心裡一定痛苦不已。難怪McHugh主任做此決定。

    撰寫性別不安變性荷爾蒙治療守則的Wiley C. Hembree醫師承認,高達9成性別不安兒童進入青春期即回復生理性別認同。

    而據美國大型青少年人口調查,進入青春期的13-18歲認為自己是「非異性戀」者,至24-32歲時,高達7成回復生理性別認同。其實青少年大腦功能尚未健全,較易衝動行事、理性判斷能力不足,會對自己「性向」游移不定可想而知。若要強迫他們確認「性別特質」,似乎沒有必要。

    如果心理性別認同真的與生理性別無關,何以變性後悔案例如此之多?那麼,教「性別光譜」的意義何在?

    舉世聞名的心理學泰斗、多倫多大學教授Jordan Peterson曾嚴詞批判教7年級(國一)性別光譜是「completely insane」:「生理上,男性與女性彼此間存在壓倒性的巨大差異。絕大多數具備健全男性或女性生理性別的人們,也同時宣稱自己心理認同生理性別。因此,說生理與心理無關且各自獨立真是完全喪失理性。」「縱使某些男人比其他男性更女性化、某些女人比其他女性更男性化,女性化的男人大都仍認為自己是男性,而且男性化的女人也大都認同自己是女性。」「若硬要將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性傾向與性別氣質四者完全分開,那麼,就更沒有理由說性傾向不可逆轉!」「如果性別真是可流動的,而且只依據主觀選擇,並由法律支持、強制所有孩子接受這種意識型態教育,那為何不能根據這個論述來解釋性傾向也是流動的,進而從事迴轉治療?」

    Peterson 教授說,立法強制孩子們接受「社會性別表徵(gender)是種主觀選擇,且不受生理事實影響」的瘋狂論述,好比共產蘇聯的可怕法律,具備謀殺本質,迫害青少年。因此他鼓勵中學生,一聽到聲稱「多元」「包容」「平權」的性別光譜,應站起說「這聽來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政治教條,我拒絕接受」並即刻離開教室。

    青少年正值自我探索階段,沒有實證根據的教材實應摒除以避免他們混淆。若要學習尊重接納同志,「小嵐的秘密」即已足夠。還是讓他們學習更多紮實的知識吧!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1106/146105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