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普悠瑪出軌事故】現場影響救災有什麼責任嗎?

【普悠瑪出軌事故】現場影響救災有什麼責任嗎?

普悠瑪出軌事件救援行動(圖片源自今日新聞/基隆市消防局)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新聞報導,本次普悠瑪出軌事件發生後,因有團體到現場誦經,遭網友質疑誦經聲可能會導致救援隊無法聽到求救聲,而影響救援行動。對此該團體則回應,感謝各界針貶。

在災害發生現場影響救災,現場人員可以怎麼處理呢?

相信大家都知道,當發生火災、天災、車禍等事件時,為了使現場救援能更順利儘量不要在現場圍觀,以避免救援路線受阻。但從過去的新聞事件來看,仍難免有圍觀的狀況發生。當出現這樣的狀況時,現場人員該怎麼處理呢?這涉及到所謂行政法上的「即時強制」規定了!

所謂的「即時強制」,指的是為了避免危害的發生、防止犯罪或於災害救援等緊急情況下,公務人員或行政機關依據法律授與的職權,以強制力要求人民為、或不為特定的行為、或對人民之財產為必要的徵收、使用等。(註)

目前,關於救災時可以進行的即時強制行為,在警察職權行使法、消防法、災害防治法等都有明確的規範。而其中,警察職權行使法27條消防法第20條災害防治法第31條第1項第2款等,都賦予了有關機關於必要時禁止人民進入救災區域、或驅散區域內人民的權限,當災害發生、且已經造成救災的困難的時候,現場救災人員、指揮人員就可以依據上開規定要求現場民眾離開。

如果不離開怎麼辦?

然而,雖然法律規定完善,但免不了還是會出現因為圍觀群眾過多,導致現場救災困難的憾事發生。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法律對於這些導致災害擴大的圍觀民眾,其實是設有處罰規範的,例如:

  1. 根據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3條的規定,當災害發生時,停聚圍觀,妨礙救助或處理而不聽禁止的話,可以處以新台幣(下同)6,000元以下的罰鍰。
  2. 根據消防法第36條的規定,不聽從現場救災人員疏散之命令,可以處以3000元以上15,000元以下罰鍰。
  3. 依據災害防治法第38條的規定,違反同法第31條第1項第2款的驅離或管制處分,可以處以10萬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
  4. 根據刑法第182條規定,災害發生時,隱匿或損壞防禦之工具或以他法妨害救災,可以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
  5. 如果妨礙救災的行為,已經確實導致受災民眾因此死亡、而有辦法證明因果關係的話,也有可能要負擔刑法第276條第1項的過失致死罪責任。

災害發生時,請記得不要干擾救災人員

隨著科技的進步、及法規的逐漸完善,目前我國的災害救援能力已經較過去有了顯著的提升。然而,新聞上還是不時會出現疑似妨礙救災的新聞,也讓人感到十分的憤怒。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是故意要妨礙救災工作,有時是為了讓現場民眾安心等良善的原因,才會出現在現場。但若是這樣的行為造成了搜救上的困難,不也是另外一種形式上的侵害嗎?

因此,若是再出現類似的狀況,建議大家先不要慌張湧入災害發生區域,而是在與該區域負責單位溝通協調、確認有無需要給予協助後,再行前往給予協助,才不會造成救援人員的困擾喔!

在徵用人民財產的狀況,人民可以事後請求國家補償。

延伸閱讀

【普悠瑪出軌事故】車速過快,翻覆,誰該負責?

【普悠瑪出軌事故】未成年人死亡,可以領傷害險死亡給付嗎?

 


閱讀更多文章
【釋字第740號解釋】老闆需不需要為員工負責?僱傭關係怎麼認定?
【台灣法律史L3-1】「孝」道與傳統中國法的關係?
【管轄權】無主之處犯罪歸誰管
【頂新案追蹤】無罪基層人員纏訟六年的血淚!

1 Response

  1. 台鐵出軌案,誰才是該被羈押的對象?

    一般民眾往往搞不清楚「羈押」的目的為何,往往以為只要被告犯了重罪,就應該先押起來,「給死者跟社會大眾一個交代」。實則不然。依據大法官會議釋字665號解釋以及《刑事訴訟法》羈押相關條文規定,羈押的目的在於「保全」,保全人證跟物證;簡言之,只有在有證據顯示,被告可能有逃亡、滅證、串證或是特定犯罪有再犯之虞時,才有羈押的必要性。

    羈押的目的在於「保全」

    回到本件台鐵出軌案,被告尤姓駕駛的部分,宜蘭地方法院的新聞稿已經清楚說明:檢方已傳喚本案相關之列車長、站長、服務員、巡視員、列檢員、調度員等多名證人到案,且相關車速表、行控對話錄音檔亦均扣案,又本件事故之詳細肇因,亦可由專業鑑識人員為專業之鑑定解說,故被告尤姓駕駛應無串證之虞,不符合羈押的要件,裁定新台幣50萬元交保。此等見解,嚴守羈押的法定要件及目的,值得社會大眾給予宜蘭地方法院讚許。

    至於本案的案發真正原因,當然理應靜待承辦檢察官的調查結果,而不是聽政論節目名嘴道聽塗說的小道消息。

    但是台鐵昨日(24日)上午召開的記者會,台鐵副局長杜微表示,事故發生原因為尤姓駕駛並未報備關閉ATP,初判屬尤姓駕駛之人為疏失云云;台鐵局長鹿潔身也在立法院的交通委員會援引相同的說法。不過此一說法,馬上接連遭到台鐵企業工會與行政院「1021鐵路事故行政調查小組」狠狠打臉。

    依據流出的通聯記錄文字稿顯示,被告尤姓駕駛在出軌事故發生前的43分鐘就已發現並且不斷回報車輛出問題,更在出軌前4分鐘與調度員探討主風泵問題時提起他已關閉ATP。顯然台鐵局長跟副局長的說法,就是把錯誤全部推到尤姓駕駛一人身上,但此一說法,明顯與現有證據不符。然而最重要的是,這個卸責的說法是怎麼來的?

    滅證、串證者,可能另有其人

    由筆者親身參與公家機關內部會議的經驗,為了避免日後責任歸屬不清(被扛責任),公家機關內部會議一定都會有會議記錄,甚至有可能都會有錄音存證。

    故筆者在此呼籲,承辦本案的檢察官應依法、依職權主動向台鐵調取24日記者會前所有台鐵內部關於本案的開會文字會議紀錄甚至錄音檔,調查台鐵官方定調的「事故發生原因為尤姓駕駛並未報備關閉ATP,初判屬尤姓駕駛之人為疏失」這個與現有證據不符的說法係從何而來。進而釐清,是否有台鐵高層向本案相關之列車長、站長、服務員、巡視員、列檢員、調度員等「下命令」、「統一口徑」之事實存在。

    這些涉嫌串證的高層(如果存在,假設語氣),他們才是依據《刑事訴訟法》「羈押」相關條文,應該要被羈押,以免影響後續偵查跟審判正確性的對象。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1025/1454075/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