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國家刑罰權確保】受刑人遲遲不入監,還在外面一直玩一直玩?

【國家刑罰權確保】受刑人遲遲不入監,還在外面一直玩一直玩?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媒體報導,前監察委員周哲宇,涉及都更弊案,被高等法院依偽造文書,判處2年徒刑。但周哲宇先是以「年高體弱,已移居宜蘭頤養天年」為藉口,聲請到宜蘭監獄服刑,獲准後卻遲遲未到案執行,北檢於今年8月發布通緝。如今卻被民眾踢爆,被通緝中的周哲宇現身北市中山區「萬花筒」舞廳,還與一名美熟女共舞。

受刑人可以想關哪裡就關哪裡嗎?為什麼有罪判決確定後,受刑人還可以在外面一直玩一直玩呢?難道政府沒有防範措施嗎?

入監執行,由誰執行?得易科罰金就不用關嗎?

在法操先前文章就有介紹過,檢察官工作內容,除了偵查和其他案件外,另外就是各級法院裁判確定後,案件的執行,或撤銷、更定其刑、免除執行等,都是由檢察官負責。所以我們常常看到「得」易科罰金的得,是由檢察官決定的喔。

所以如果受刑人想要易科罰金,是需要向案件書記官查詢,折算易科罰金的金額後。攜帶身份證件,檢察署向承辦股口頭聲請辦理,經檢察官核准者,書記官將開立繳款單予受刑人,攜往前往檢察署為民服務中心收費處繳款。如果今天檢察官認為有「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得易科罰金的情況,還是需要入監服刑。

為什麼周哲宇可以要求到宜蘭服刑?

根據橋頭地檢署常見刑事執行程序Q&A的內容,當受刑人居住地與戶籍地不同時,在收到執行通知時,可以具狀向居住地的地檢署聲請囑託執行。如果獲准,就會收到囑託地地檢署的刑事執行傳票,直接到囑託檢察署報到即可。

如何能暫停執行?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467條規定,當有「心神喪失」、「懷胎五月以上」、「生產未滿二月者」、「現罹疾病,恐因執行而不能保其生命」等情況,檢察官可以指揮,暫停執行直到上述狀況痊癒或事故消滅。

如何確保執行?

為了確保被告不會在判決確定當天,就逃亡規避國家的刑罰,我國刑事訴訟第469條規定「受死刑、徒刑或拘役之諭知,而未經羈押者,檢察官於執行時,應傳喚之;傳喚不到者,應行拘提。」但這樣就能確保受刑人入監執行嗎?

其實實務上針對這點本就有諸多的爭議,雖然刑事訴訟法,除了保安處分外的執行,原則上都是判決確定後才開始執行。但「判決確定」後指的是確定當日,還是需要等到法院將案件的卷證整理妥當交給檢察署後才開始執行呢?在判決確定到發監執行中間的空窗期越長,受刑人逃亡時間也更充裕。

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司法院第142期院會(101.5.4)就要探討到這個問題,強化防逃配套機制,審議通過「刑事訴訟法第456條及第469條條文修正案」及行政院函請會銜的「跨國移交受刑人法制定案」兩案。

司法院審議刑事訴訟法第456條及第469條修正內容

刑事訴訟法第456條 刑事訴訟法第469條
I裁判除關於保安處分者外,於確定後執行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不在此限。

II前項情形,檢察官於必要時,得於裁法院送交卷宗前執行之。

I受死刑、徒刑或拘役之諭知,而未經羈押者,檢察官於執行時,應傳喚之
;傳喚不到者,應行拘提。
II前項受刑人,得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及第二款之規定,逕行拘提,及依第八十四條之規定通緝之。

希望以這樣的立法,解決卷宗繳交空窗期的問題。另外在受刑人有「無一定之住、居所者」、「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就可以進行拘提或通緝。但過了6年,現行法並沒有增修這兩項條文。

司法院在第164期院會(106.10.11)配合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加上慶富少東棄保潛逃的事件,特別針對「偵查、審判及執行三階段防逃」提出修法建議。為了確保被告在宣判後,能入監服刑。有以下的修法建議:

  1. 被告於宣判時有到庭聽判之義務。
  2. 宣判一定重罪以上刑度之被告,法院應依職權或檢察官之聲請進行羈押必要性之審查,對於無羈押必要之被告,亦應考量應否為適當之替代措施,以防止受重刑宣告之被告逃亡。
  3. 被告無正當理由未到庭聽判。宣告屬於重罪之案件,亦應逕予拘提並限制住居,以防止被告在獲知重刑之判決後逃匿規避刑責。
  4. 檢察官於必要時,得於裁判法院送交卷宗前執行之。
  5. 再經諭知死刑、無期徒刑或逾二年有期徒刑,而有相當理由認為有逃亡之虞者,檢察官亦得不經傳喚程序,逕行拘提並限制住居;同時修正受罰金以外主刑之諭知,而未經羈押者,檢察官亦得命限制住居或逕行拘提。

立法怠惰,應盡速修法!

司法院、行政院在今年3月,就將此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函請立院審議,但在那之後已經進入第二個會期。在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最新會期(第6會期)的會議議事錄中,仍然未看到關於此修法的議案進入議會。

受刑人的執行階段,才是國家刑罰權最具體的展現。當前階段已經耗費相當的社會成本,進行了詳盡的調查與審理,最後階段,卻欠缺一個較嚴謹的程序,確保國家刑罰權執行,無疑增加人民對於司法的不信任。即便行政院和司法院已經提出修法建議,還是需要立法院進行修法後,才能執行,故立法院應該更加重視這部分的修法,否則不論前階段的審理再怎麼嚴謹,都無法真正保障國家刑罰權!

延伸閱讀:
【慶富案】派出所出包,放走慶富少東潛逃海外?

【重大金融案件:操縱股價】羈押、具保、限制出境毫無標準?

具保的保證金是什麼?會賠給被害人嗎?


閱讀更多文章
【羈押、具保毫無標準】具保金額差異,人命有貴賤之分嗎?
【江南案】告別獨裁政權的台灣
《寒蟬效應》:只有誠實面對自己,存在才有意義。
【婚姻平權】為什麼不能立專法?從專法的制度目的談起

1 Response

  1. 罪犯防逃漏洞 怎麼補?

    前監委周哲宇遭判刑確定後遲不入監,還在台北市舞廳逍遙跳舞,經媒體批露後,引起外界關切「罪犯防逃漏洞」須補強的問題,司法院、行政院雖然在今年3月已函請立法院審議《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新增被告應到庭聽判、交付護照等新防逃措施,但這些措施真的能補漏洞嗎?

    防制重大罪犯脫逃的最好辦法,就是「把他們統統關起來」,但是將他們一律羈押,又會被外界批評罔顧人權,目前司法實務上,法官裁准重大罪犯交保時,除了限制出境出海,命他們定時向派出所報到外,有時還會要求警調人員24小時監控,但因現行的「防逃機制」不具強制力,且沒有法律依據,以致漏洞百出。

    此次《刑事訴訟法》修法提出法院宣示判決死刑、無期徒刑或逾2年有期徒刑之罪時,被告應到庭聽判,讓法官可以重新審查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以防杜被告逃匿規避刑責。不過,通常法官不會僅憑重罪就將被告羈押,必須被告還有逃亡或滅證串供的可能,案子既然已經宣判,所謂滅證串供的可能就不存在,而法官又不能以被告被判重判,就推測被告可能有逃亡念頭,因此,新增被告應到庭聽判並沒有多大意義。

    新增的「被告應交付護照」更是好笑,法官裁准重大罪犯交保時,已經限制其出境出海,在海關人員嚴格把關之下,重大罪犯除非偷渡,否則就算有護照也根本出不去,交不交付護照並沒有差別。

    民眾當然希望重大罪犯不應交保,法院裁准重大罪犯交保,一旦罪犯脫逃,做出交保裁定的法官要不要負責?過去罪犯渉案交保後棄保逃亡者「一拖拉庫」,如劉松藩、羅福助、何智輝等,當時裁准這些人交保的法官們,從來沒有任何一人因為交保不當而受到懲處。

    這是因為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是事實問題,屬於事實審(即一審或二審)的法官依職權裁量之事項,只要法官經綜合卷內客觀具體事證資料,認為沒有羈押的必要性,就可以准其交保,這是法官的裁量權,如果法官裁量不對,法律上還有救濟方式,檢察官可以提出抗告,交由上級審法院來裁定,因此法官不用負責。

    我們應該仿照美國、德國做法,推動「電子監控」制度,利用高科技電子設備,要重大罪犯配戴電子監控腳鐐,禁止其夜間外出,形同對被告進行在家拘禁,不僅可以節省監所成本,減低對被告之權利侵害,也可避免被告棄保濳逃。

    現行的《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已有規定對性侵害犯罪者可實施電子監控,將來可以在《刑訴法》中增定類似的立法,對重大罪犯也可適用,就能解決罪犯脫逃的問題了。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1008/144396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