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鄭南榕生日】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

【鄭南榕生日】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

鄭南榕 (圖片取自關鍵評論)

文/法操司想傳媒

1947年09月12日,鄭南榕出生於台北市漢口街的一戶小家庭。鄭南榕從小成績優異,並以第一名之姿考上建中,最後就讀台大哲學系。

1981年開始,鄭南榕以自由作家的身份為當時的黨外雜誌撰稿。1984年3月,鄭南榕與李敖、陳水扁、林世煜等人一同創辦了黨外雜誌《自由時代週刊》,口號定為:「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鼓吹民主自由風氣。由於當時處於戒嚴時期,週刊發行期間曾數度遭警方依《臺灣省戒嚴期間新聞紙雜誌圖書管制辦法》查禁,但雜誌仍然堅持發行了5年8個月,同時也創下了史上被查禁、停刊最多次的紀錄。

1989年1月,鄭南榕收到台北高檢署以涉嫌叛亂罪傳喚的傳票,他不滿當時政府以他在雜誌上發表文章為涉嫌叛亂由傳喚,遂於同月底宣布拒不出庭並開始自囚於雜誌社內。因鄭南榕拒不出庭,檢察官決定以強制手段居提鄭南榕。同年4月7日,警方部署優勢警力現場攻堅,鄭南榕也在攻堅過程中於編輯室內引火自焚,享年41歲。

言論自由可以說是基本權利的基礎,除了鄭南榕,大家只要去看看當年柏楊、殷海光的遭遇,還有以前新聞局是如何進行審查,就可以體會我們今日能享有言論自由,可以說是很不容易。尤其對照隔壁中國仍封鎖FB、GOOGLE,也對出版品強力審查,應該更能體會為何言論自由是如此地重要。

憲法保障人民有言論的自由,政府對人民的言論不能做事前的干預或規制,是目前大法官解釋所立下的標準。但是,台灣目前仍有像是集會遊行法的事前許可制度等法律存在,讓政府有辦法對言論做事前的審查;不時也會聽到立法者企圖以禁言、留言審查等方式管制網路上言論,這些都與禁止政府進行言論事前審查精神有違,我們也期待未來我們能在言論自由的保障上,能更趨近當年鄭南榕所呼籲的「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

不過還是要提醒大家喔!保障言論自由不代表就可以隨便亂講!因為任何基本權利都可能存有界線,如果涉及侵害他人人格權的侮辱、誹謗,或是製造謠言等情況,可能還是會有法律責任的唷!

閱讀更多文章
【婚姻平權系列專文】婚姻平權誤解大破解04–同婚合法後會有很多愛滋病患來台灣用健保嗎?
【公布判決結果爭議】公開法院判決結果會侵害個資法嗎?
【不務正業法律人】擁有侍酒師資格的黃致豪律師
【妨害性自主】沒有咬、沒有呼救,就不違反意願?

1 Response

  1. 轉型正義不可淪為河蟹

    我贊成除垢法,反對打迷糊仗的所謂「和解」。身為二二八家屬後代,我無法相信那種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狗屁「和解」。

    促轉會副主員張天欽內部談話流出後,多家媒體的重心放在該委員會是否淪為東廠,以轉型正義之名干預選舉。張某的品格也被懷疑,然而我們必須謹慎的是,不可以人廢言。就張天欽被流出的那段內部談話中,有關德國的除垢法與南非的和解模式就很值得正視。

    在所有推動轉型正義的國家中,德國過去的不幸經驗與台灣最為類似:兩國都曾經受過黨國體制的殘害。

    德國是全世界罕見曾經受過兩個極權主義(totaliatarianism)政權統治過的國家,希特勒的統治模式,以及戰後的共產黨統治模式都是黨國體制:以黨治國、以黨治軍、以黨控制媒體、以黨滲透社會每個角落。特務機關運用告密者控制社會。花亦芬教授在其大作《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便指出,「在納粹時代,蓋世太保已經是非常惡名昭彰。然而,蓋世太保在當時所鋪下的線民網絡還不至於去號召民眾透過『告密』來表達對元首的效忠。然而,在東德共產黨統治下,『告密』卻被視為對國家忠誠的具體表現」(p. 343) 。

    兩蔣在台灣的統治也是如此。蔣中正與蔣經國是獨裁者。他們的統治風格不但獨裁,而且符合「極權獨裁」的所有特色:一、秘密警察;二、官方壟斷的媒體所散播的宣傳;三、搞個人崇拜;四、沒有言論自由;五、黨國體制;六、在全國各地布置抓耙子;七、恐怖統治。他們以黨治國、以黨領軍、施行黨國教育,連宗教都收編到黨國組織底下,嚴密地掌控思想,比一般所謂「威權獨裁」(authoritarianism)只要求人民在政治上當順民,其他方面不太管的體制嚴厲許多。

    因此,台灣在追求轉型正義時需要參考的對象,應該是德國。

    旅德記者林育立在《歐洲的心臟:德國如何改變自己》指出,東西德統一後轉型正義的重點放在「釐清」(Aufarbeitung)「各機關主管得向檔案局提出詢問,釐清旗下員工在東德時代與史塔西(國家安全部)的關係,對象包括司法人員、軍官、公務員、議員、公法人董事和選務人員等。如果檔案局發現某人確實是線民,例如曾經私底下向史塔西報告同事的舉止和行蹤,或擔任監視同學的職業學生,就會出具報告和檔案影本,說明他和史塔西合作的時間長短、方式,以及當年被吸收為線民的背景,供各單位參考。…有上萬人因當過史塔西的線民被革職或調職」(林育立,2017: P. 220)。

    值得注意的是,這絕對不是單純公開檔案而已,還包含追究責任:「1990年10月3日,東西德統一,從此東德成了冷戰留下來的歷史名詞,也被視為是踐踏人權的獨裁國家。先鋒隊解散,軍訓課廢除,情治檔案開放,黨產歸還和歸公。政府全面清查公務員和特務的關係,連前國家領導人也面臨司法審判,民主轉型後的正義,正一步步實現」(林育立,2017: Pp.189-190)。

    台灣社會受到中華文化和稀泥傳統與差不多先生的荼毒,許多人主張「和為貴」,對真相不太在乎。所以造成「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荒謬現象。然而不追究責任的結果,就是使得加害者肆無忌憚,將來有機會重新執政難保不會繼續侵害人權。河蟹的結果,不但沒有清除過去的毒害,還會貽禍將來。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913/142905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