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陳文成,我們不下架

陳文成,我們不下架

文/法操司想傳媒

最近全聯的中元節廣告主角中,一名說台語的青年好兄弟,因為外型和經歷設定,和1981年7月3日凌晨陳屍於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的陳文成博士相似,因而引發熱烈的討論,但全聯最後決定把相關的廣告全面下架。到底為什麼這個事件會引發這麼大的迴響呢?在討論這個廣告爭議之前,我們必須先瞭解這位故事主角,一起來看看吧!

陳文成的生平

1950年1月出生於林口,陳文成從小擅長讀書,一路從大同初中、建國中學,到台灣大學數學系。台大數學系畢業後赴美國密西根大學深造並取得博士學位,在美國求學期間也同時獲聘為卡內基美隆大學助理教授。當時陳文成在國際數學界中受人矚目,也對數學界有很大的貢獻。

陳文成在海外深造期間,仍然相當關心台灣政治的發展,他積極參與相關社會團體,也曾經資助美麗島雜誌。

1981年5月陳文成帶著妻子和孩子回到台灣探望家人,但卻因為曾經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而被當時的警備總部盯上。陳文成7月2日早上被警備總部帶走約談,隔天凌晨就被發現陳屍在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當時陳文成31歲。

命案至今還沒水落石出

檢察官的報告書中顯示陳文成的屍體肋骨折斷、腹腔積血、恥骨骨折、背部受到創傷,但手腳並無重大創傷,研判死因是「高處墜落,出血過多休克致死」,警總更是直接宣稱他是「畏罪自殺」,但從高樓跳下自殺會造成屍體上面那些傷痕嗎?如果發現屍體的地方是第一現場,為何現場沒有血跡?死者的皮帶繫在胸口和腹部的原因是什麼?方便搬運?命案現場為何沒有保留原樣草率移屍?檢察官都沒有給出答案。

這樣的結果讓陳文成的親友無法接受,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 Dr. Richard M. Cyert 也發表聲明,呼籲國民黨政府公開說明事件原委,並要求美國政府採取適當行動。之後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 DeGroot 教授陪同法醫 Wecht 來台灣進行解剖,從屍體的狀況發現陳文成死前並沒有掙扎,手部和腿部沒有嚴重受傷出血的跡象,也沒有骨折,與一般自殺或意外墜樓的狀況並不相同。Wecht 要求採下部分體內組織帶回化驗,以釐清陳文成是生前是否有受到藥物影響,但遭到拒絕。Wecht 最後認定陳文成不是死於意外,也不是自殺,最有可能的是謀殺。

一直以來要求徹查此案的呼聲不曾間斷,但在當時的政治氣氛下得不到政府的重視,甚至被刻意忽略,隨著時間的流逝,涉案的相關人等、單位漸漸凋零,讓真相愈來愈模糊,至今家屬仍然得不到合理的交代。在台灣,紀念陳文成博士的基金會,也一直到2000年才得以正名為 「財團法人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為什麼應該要有轉型正義

時至今日,台灣已經從專制政權轉變為民主社會,現在每個人都可以公開發表自己的政治理念、可以批評執政者的任何作為,不會再像過去國民黨政府極權統治下,可能捐了點錢、參加了團體、說了些話,但只因為牽涉到「不正確」的議題和立場,被政府帶走後就不知所蹤,或者變成一具冰冷的遺體。這樣的轉變也可以證明,過去國民黨政府種種限制人民自由、迫害人權的行為是不被認同和接受的,除此之外,如果過去這段歷史被粉飾太平、被塵封,不但代表被害人沒有得到應有的正義與平反,也會讓人民懷疑政府對於保障人權、自由的態度。人民和政府之間如果彼此不信任,將更容易產生衝突,不利於國家與社會發展。

德國刑法中,因為種族歧視的謀殺罪是沒有追溯期時效的,關於納粹時期的審判,直到最近都還在進行。在台灣即便像228事件已經有紀念公園、紀念日等等轉型正義的措施,但背後的真相,包含之後各種白色恐怖事件,都沒有被了解以及處理。非常多事件有被害人,卻沒有加害人。處理過去的歷史創傷不是在翻舊帳,是希望藉由面對並處理過去政府犯下的罪行,讓被害人和社會得到補償,人民和政府之間才能放下這些事件和傷害,一起朝向更和諧的社會邁進。

現今這個時代,已經有很大部分的人民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戒嚴時期,但是這段歷史不應該被遺忘。全聯的中元節廣告成功引起許多人對這些事件的好奇,進而了解台灣這段過去,但轉型正義之路還沒走到底,希望不論是現在的政府或是未來的政府,都能繼續重視並處理這個議題,讓台灣社會變得更和諧、良善。

 

延伸閱讀

解嚴後台灣的轉型正義之路–國史館演講摘錄

「轉型正義」該如何落實於司法中?


閱讀更多文章
看電影學法律《與神同行2》中的法律問題
走過二戰的美麗之島—謹以此文紀念在二戰犧牲的台灣人
【樂陞案二審系列】速審法可能反而侵害訴訟權嗎?
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大法官不受理決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