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228不只是放假這麼簡單

228不只是放假這麼簡單

 

文/法操司想傳媒


對大多數人而言,228代表的是行事曆上的紅字、是白白賺到一天假。過去對台灣歷史教育的缺乏讓許多人對二二八事件一知半解,即使後來逐漸重視,在歷史學科中所佔的比例依然偏低。

228事件是台灣歷史洪流中一道不曾被止血的傷口,位於臺北市中正區南海路上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在2011年2月28日正式開館營運。主要進行協助國人瞭解事件真相的文宣活動、辦理228事件的調查及考證、平反受難者名譽及促進台灣社會和平等工作。館內提供了許多資料,也有志工協助導覽。

簡述228

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查緝員在臺北市天馬茶房前查緝私菸,因不當使用公權力,打傷婦女林江邁,誤殺陳文溪,成為事件導火線。隔天民眾前往行政長官公署前廣場示威請願,但遭公署衛兵開槍掃射,使原先的請願運動轉變成為反抗政府行動。

事件期間,各地組織民兵進行武裝抗爭,地方仕紳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與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協商談判後,各地衝突稍緩。陳儀宣布解除台北市區戒嚴令,並對「台灣同胞」廣播表示一律不加追究,卻同時向蔣介石請求派兵鎮壓。

增援軍隊於3月8日起陸續抵達臺灣,軍方謊稱,只要民眾不試圖解除士兵的武裝,則政府將不對台灣採取任何軍事行動,實際早已在進行軍事部署。當軍隊登陸進行拘捕時,陳儀更馬上翻臉,宣布「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為非法組織,而命令解散。並在各地展開武力鎮壓,隨後更實施清鄉。各家媒體報社遭到軍方鎮壓封鎖,負責人被拘捕或下落不明。

二二八事件期間,政府一邊向「親愛的台灣同胞」廣播說:「國軍赴台目的在保國為民。」一邊卻展開駭人的大屠殺鎮壓工作。對民眾採取的兩面手法令人咋舌。表面安撫,同時進行反間工作;向抗爭民眾承諾政治改革,中央卻派軍來台;宣布縣市長民選,卻派遣軍隊掃蕩高雄;承諾改選縣市長,卻請中央派兵「戡亂」;承諾不派兵軍隊卻在基隆進行掃射;改選縣市長卻宣布戒嚴。

二二八事件造成造成臺灣與外省籍民眾傷亡,根據行政院的公布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總計死亡人數有18,000人至28,000人左右。

面對才能化解

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中,陳列了許多當時的媒體報導,甚至還原了施儒珍自囚了18年的牆縫。一個僅容躺臥,無法翻身的狹小空間。

館中有一面長長的肖像牆,依照職業分區。有民意代表、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三民主義青年團、司法界、媒體界、工人、農民、學生等,都是在228事件中遇害的。越往牆壁末端,肖像強的空白處越多,卻仍註記著姓名年齡。不是因為留白,猜想是在那個年代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才能拍攝照片。

紀念館將部分遇難者的遺書,遇難者的家屬對事件的記憶,以及事件發生之後如何生活,集結成冊。一頁一頁,都是血淋淋的悲傷。遺書中,盡是遇難者面對死亡的坦然,又同時充滿對家人的不捨。在遇難者家屬的陳述下,遇難者生前的努力與生命,更顯得不可抹滅。以往只是考試內容的事件,真實又無比殘酷。

228事件中,發生了許多悲傷得讓人難以啟齒的沉痛故事,對往後台灣的政治發展有不可小覷的影響。228事件在台灣歷史中占有重要不可抹滅的地位,卻總是被政客當作炒作的題材,權力鬥爭的武器。唯有透過教育,讓國人真正了解這片土地曾經發生的故事,才能正視這場悲劇。

 

閱讀更多文章
【港版國安法】真的可以說引渡就引渡嗎?
《第三度殺人》:你對真相不感興趣嗎?
政府接管農田水利會,是利是弊?
《法官法》新制上路,人民可以直接請求法官評鑑

1 Response

  1. 【二二八事件72週年】完成政治檔案特別立法 挖掘歷史真相

    在二二八事件紀念日的今天,《促轉條例》也已公布施行一年多,自促轉會成立以來,轉型正義的各項工作陸續展開,有了初步成果,但同時也因《政治檔案法》等相關法制尚未完備,進展有限。

    促轉會成立至今,持續調查司法不法的刑事有罪判決,過去曾依《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與《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而獲得賠償、補償或回復受損權利的受難者,陸續公告撤銷罪名(註1)。過去未能受到賠償或補償,以至於無法直接公告撤銷罪名者,促轉會也依《促轉條例》第6條第3項第2款的規定調查,只要認定所受刑事有罪判決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侵害公平審判原則,屬於應予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決者,也將獲得罪名的撤銷(註2)。累積迄今,促轉會已公告撤銷共3,837人的罪名。

    面對白色恐怖的歷史傷痕,為了重建社會信任,促轉會也展開了政治受難者與家屬的政治暴力創傷療癒計畫,進行社會教育與溝通對話,並逐步建置相關的資源與網絡。至於威權象徵的相關議題,促轉會、文化部及國家人權博物館等相關單位,秉持著公共與開放的精神,開創網路平台、論壇及工作坊等各種場域,促進各方進行多元的對話與討論,也和受難者團體一起組成工作小組,共同推動相關工作。

    為了進行歷史的真相調查,促轉會持續協調各單位手上的政治檔案解密,進行整理分析,並籌備資料庫的建立。但在目前我國檔案管理的架構下,政治檔案的管理與應用面臨限制,機密檔案的開放也受限於各機關態度,使得相關調查與研究無法開展,歷史真相難以發掘。

    政治檔案的重要性,以及特別立法的必要性與急迫性經常被忽略,如果從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政治檔案其實是轉型正義工程的基石,要釐清案件真相、了解威權體制所造成的人權迫害,甚或討論威權體制下的加害者或參加者角色,無論是哪個層次的轉型正義工作,我們都需要仰賴文書、影像等各種檔案的整理、分析與研究,才有辦法進行。

    因此,我從2012年便開始與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合作,推動《政治檔案法》的立法。著眼於一般國家機關檔案與政治檔案在性質上的差異,參考德國《前東德國安部文件法》立法核心精神,建立「政治檔案」的概念,放寬對檔案當事人及歷史研究者開放應用之政治檔案範圍,並細緻處理檔案公開及當事人隱私權保障的問題。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已經在本屆第一會期針對《政治檔案法》進行詢答,2017年11月也召開了政治檔案法制化公聽會,邀集專家、學者,針對目前散落在各機關、政黨甚至民間的政治檔案如何徵集,以及如何衡平「資訊公開」和「隱私權保障」這兩種法益,並針對「加害人」和「被害人」的不同處境有更細緻的設計,以促進歷史真相的耙梳與反省等問題進行研商。歷經多年推動,行政院終於在2018年5月提出了《政治檔案條例》草案,現正等待委員會排入議程逐條審查。

    全面性的轉型正義工作直到台灣民主化三十多年後才逐步展開,針對政治檔案的特別立法,在這個進程中更是不可或缺。我們需要政治檔案成為真相追尋的地基,支持轉型正義順利推進,帶來台灣社會相互理解與和解的契機。

    附註
    1.促轉會在2018年10月公告撤銷了1,270人的罪名,12月公告罪名撤銷名單共1,505人,2019年2月27日又再公告1,050人的罪名撤銷名單。

    2.促轉會於2018年12月公告撤銷了5人的罪名,2019年1月公告罪名撤銷名單1人,2月27日又公告了6人的罪名撤銷名單。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90228/1388618.htm?feature=todaysforum&tab_id=96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