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法客專欄 > 盧正姐姐的公開信

盧正姐姐的公開信

照片由盧萍小姐提供

我來說說盧正案的疑點好了。

其實那份自白是當時五分局副座林則成叫一個小隊長阮忠文寫的,阮員說整份自白是林則成擬好的,還說自白部分都是有利盧正的說法,要我們勸盧正簽下名字就可以回家了,絕對沒問題。而且曾重憲還答應要給盧正安家費,警方也願意把破案獎金給他,要盧正只要配合,最多關兩年,兩年後出來副座還會幫盧正在警局安插工作。另一方面當時五分局刑事組長李進義則在樓上騙我們說指紋已經化驗是盧正的,只是他們現在沒呈上去,只要勸盧正願意簽名,他就能幫盧正……(我當時在地下室,他們兩人當著我和盧正及盧正妻子的面跟我們說的)

我弟弟的臉一直是難看有苦難言的臉(後來才知道李員一直恐嚇盧正,要對他的孩子和他的父親不利,他正腹背受敵),但因為盧正一直不簽,李進義下到地下室就開始恐嚇我們,然後用資料夾打盧正的頭,我們原本一直以為警察是好人要幫我們,但李員後來一直恐嚇我們,就在我要拉著弟媳的手想去找律師時,李進義緊張並大怒的說妳們如果去找律師,我一樣會把盧正搞死!我們隨便製造一個假車禍,到時路死路埋,妳們家屬是永遠找不到真兇的!你們家屬想跟我鬥?還差的遠呢!真是搞不清楚!不知我們警方白道要幹黑道的事是舊甘丹(很簡單)的事!他還舉例前陣子台南幾個大刑案就是他弄的,說他們後來乖乖聽話不要兩年就出來啦!

我們當時跑到法院找師母(潘),請她幫忙介紹律師,但律師去開庭,她就打電話跟阮員問我不是跟你們說兇手快看到了,怎麼不等我靈動就抓盧正?我看到的那個人不是盧正啊!阮員說因為答應媒體一個月破案時間已經到了,潘就急得哭著說:你們這樣會害到我的!後來她們說了一些話,潘要阮員讓我們家屬去地下室看看盧正,後來到五分局時阮員就打電話給潘敏捷,要她勸我們不要找律師,然後請她出面幫忙……..

其實警方就是因為破案壓力,隨便找人頂罪,其實潘敏捷一直替警方搞通靈,她說她昨天還跟阮員說有一台白色廂型車,前頭英文字有個U,兇手戴眼鏡、理平頭,體型長得跟曾某很像(當時盧正還沒簽自白時,她還說了好多,她說她靈動看到的人不是盧正啊!詹女也跟她說警方抓錯人了,而且說了好多奇怪的地方,但礙於沒有證據,只好往白色廂型車查。後來潘跟曾某說了以上靈動,當時曾某和鄭某都到潘的家中,他們兩個還互看對方說不會說我是兇手吧?!以上這些都是潘女跟我們說的!其實曾某會說到盧正開一台白色轎車的事也是配合警方擬的自白說的,因李進義當時就在地下室講車子的事,編造的故事情節原本是說他住在曾某廣告公司附近的朋友看到一台車停在曾某對面鬼鬼祟祟的,當時我弟弟老婆還問他白色車在台南很多,他朋友怎麼一個月後還記得那台車?李進義突然吞吞吐吐答不上話,後來就說:「阿我朋友的車子跟盧正車子差一號啊」,說他朋友的是6212,跟盧正的車號差一號,所以他就印象深刻啦!)到後來看到自白筆錄陳述又變成是曾某股東看到車子,結果變成是他有一台號碼一模一樣的車子,只是顏色不一樣!當時我哥馬上去交通隊查那股東的車子資料,但他名下根本沒有車,但開庭後李進義他們也去搞,搞出一台一樣車號的資料!(後來我朋友跟我說,搞這種對他們來說竄改車資是非常容易的!)我曾想過去調查車子買賣前後的車主問一下,也許就能知道這股東是否作了偽證!但我提出的質疑沒有人願意做,他們認為偽證又不能證明盧正沒殺人,我不懂怎麼不能證明?就是偽證讓盧正翻不了身。

也是啦!因為整個自白都是假的,去論述自白沒有意義。可是大家現在不是都在自白裡找蛛絲馬跡不是嗎?其實自白是假的,就別在自白裡找骨頭了!自白大綱是林某教阮某寫的,小部分叫盧正自己掰,就變成盧正自由意識下寫的!警方他們做過多少案件,他們寫自白跟寫劇本一樣容易!我覺得刑警退休後都可以去當編劇了!我們一家人就是因為單純才要了命,我也是經過胞弟的案子之後,我才了解司法多麼黑暗!一般人怎麼鬥得過啊!(大家一直對現場模擬出現的聲音:「把他拉住喔,拉住喔……」大家都在問那聲音是誰的?我告訴你們那就是李進義的聲音!他在地下室跟我們恐嚇後,我對他的聲音是深在腦子裡的恐懼!永遠忘不掉!)

你們如果看到司法對我們的蠻橫無理,偏頗的讓人膽戰心驚,任誰都會對台灣司法失望的!那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啊!我真的無法理解站在司法的天平的人為何用如此不正義的手段殘害一條無辜的生命???他們為了合理的殺人,所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抹黑無辜的人(曲檢就是這樣在起訴書上隨意地編故事,說我弟弟是被革職,我弟弟明明是光榮退役;說我弟弟當警察知道手段云云,但我弟弟只是受訓三個月的鎮暴警察,曲檢白紙黑字亂寫……),這樣抹黑後,社會輿論就會認為我弟弟是十惡不赦的人,他要下手就覺得心安理得了!?曲最可惡的是打電話給台南所有律師要他們都不准接盧正案,讓我們不得不到北部找律師!而且在指紋鑑定後證明盧正清白後,我跟我姊姊要控告指紋所有人,曲檢居然快速回函說不必再查!再查是徒勞無益之事!這是一個多麼泯滅良心又草菅人命的事啊!因當時我弟弟還活著啊,台灣賦予這群穿著正義外衣的司法人員卻行使不正義的事,這是怎樣的恐怖環境啊!!!

當時五分局的警員跟我們說詹女身上有個指紋應該是未當兵的人所為(當時有法醫鑑定說詹女最少是三個人抓著才能把她勒死的!),另外潘敏捷曾陪同去現場模擬,她說其實大家跟著盧正現場模擬都認為是抓錯人了,因為盧正完全不知道怎麼去龍崎?曲檢當時還質問李進義說你抓錯人了吧?!但李進義摸摸頭說:「阿都宣布破案了,盧正也許是共犯,他只是不願吐實,所以我們接下來就朝共犯去辦!」隔天潘師母就跟我們說昨晚詹女有來找她,跟她說警方抓錯人了,說真兇是個讓她「朝陽日出 銘心刻骨」這個人,潘女還說真兇如果出來,會讓大家非常震撼!完全無法置信!(當時潘女的丈夫,我弟弟高中導師,還在一旁唸潘女:「那妳還不趕緊把這事跟五分局和檢察官說?一條命啊!」潘女轉過頭就罵她先生:「你是白癡啊!我…….我現在的職務和我的身分不方便去說啦!我能告訴人家說我靈動喔……)

真希望台灣出現一個柯南,能幫詹春子破案!只是破案是警方該做的事!我弟弟盧正沒做就是沒做!證據已經還他清白,為何政府不還他清白???

盧萍 

2018.12.11


看更多有關盧正案的文章:
【台灣重大爭議刑案回顧】盧正案:法官心證與兩條鞋帶

盧正案是台灣重大的爭議案件之一。盧正是誰?盧正案又有哪些疑點?讓我們在12月18日一同進電影院,了解盧正案的發生經過!
報名連結:https://reurl.cc/1oZD9

 

 


 

閱讀更多文章
【江元慶專欄】2014年大選冤案實錄
【補班一定要補嗎?】彈性放假可能碰到的法律問題?
【江元慶專欄】有贓物、沒小偷、給補償的懸案
【家事法專欄】心裡不小心多個人,你OK嗎?-外遇可能涉及的法律責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