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讓VIP優先施打疫苗,業務登載不實?

讓VIP優先施打疫苗,業務登載不實?

文/法操司想傳媒

目前全國疫情爆發但醫療能量卻非常不足,也因為疫苗供不應求的狀況非常嚴重,甚至連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都尚未施打完成。但有新聞報導指出,新北市雙和醫院竟通知醫院捐贈者與高層家屬等「VIP」可以臨時插隊接受疫苗注射,據傳基層人員還要聽從高層指令,在接種紀錄上替這群VIP勾選「第1類別」防疫人員,疑有被迫做假名冊的嫌疑。另外,立委黃昭順日前也被爆料,在高雄義大醫院有靠特權插隊的嫌疑。

業務登載不實?

若如新聞報導所載,為了讓VIP順利接種疫苗而在接種紀錄上將他們登記為「第1類別」防疫人員的話,將有成立刑法業務登載不實罪的可能。

中華民國刑法
215
從事業務之人,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其業務上作成之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業務登載不實罪屬於「偽造文書」的一種,條文中所謂「明知不實而登載」指的是對於「登載的內容與事實不符」這一點有所了解,但不必要明確知道是哪一部分與事實有所出入;而所謂的「業務」,在法律上的定義是「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執行之事務」,簡單說就是自己的工作項目。

比較特別的是,「業務登載不實」不像「公務員登載不實」一樣還特別有一條叫「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來懲罰害公務員做出不實登載的人,換句話說,只要沒有「業務」的身分就不會是業務登載不實的正犯。

如果醫院的高層指示基層人員做不實的登載,由於工作內容皆屬於醫院的「業務」,且明知與事實不符仍為登載,如此高層與基層人員都會成立「業務登載不實的」共同正犯。不過基層人員是因為高層的指示而犯之,相對來講情節輕微,檢察官在起訴與否的判斷上較易給予緩起訴處分。

檢察官應主動積極偵辦!遏止亂象

在醫療資源嚴重缺乏的時候,資源的分配就顯得格外的重要,既然現在最辛苦的是冒著危險在第一線奮鬥的醫護人員,那優先將疫苗安排給他們才是正確的吧?如果連醫護人員都倒了,還有誰能來救援?

對於此案檢察官應該要積極偵辦,是否真的有不實登記接種紀錄的情形,雖然雙和醫院澄清是誤會,當時是配合新北市衛生局的政策開放第3類對象施打,但還是應該要調查清楚是否有受到外力利用強制力介入的情況,必須及時遏止亂象!

這可不是法操小題大作,畢竟在連醫護人員都未施打完畢疫苗的情況下,若利用權勢強行插隊、罔顧醫護人員及人民的生命安全及健康,可惡至極。請問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究竟是誰還整天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下進行救助?是醫護人員?還是權貴?且如果先例開了,等開始大量施打疫苗時肯定又有更多問題產生,如果讓真正有需求的人都等不到資源,這個國家還有什麼未來可言?

延伸閱讀

強力譴責!砍傷護理師該負什麼刑責?

醫學鑑定無法證明因果卻還是被論罪?訴訟上鑑定有甚麼效果?

【勞基法專欄】非勞工親自登載之出勤紀錄就是偽造文書嗎?

閱讀更多文章
【食安法】西雅圖咖啡混豆事件和食安法
【高宏銘專欄】南檢人員打疫苗,應予深究查明真相
【高宏銘專欄】誰是好心肝的心肝寶貝?
【疫情嚴重期間司法程序特別條例】因應疫情的遠距開庭,適當嗎?(附Rogy 360度鏡頭攝影直播機產品介紹)

1 Response

  1. 接種優先順位應重整但怎調整?患寡更患不均的「疫苗恐慌」

    疫情於五月中旬爆發以來,已迅速擴及全台,而各縣市每萬人確診數則一直是北北基共同生活圈分佔前三名的縣市。這半個多月來,這個共同生活圈中七百萬人的情緒都跟著超前部署、警戒升級、疫調快篩、病例總數等議題起伏;隨著全國本土病例近萬人確診、死亡人數直奔兩百人,大眾已覺察,光靠公共衛生政策恐怕守不住,必須要以疫苗覆蓋率控制,才可能讓R0值(平均每一個感染者會傳染給幾個人)慢慢小於一。

    疫苗的重要性無需再贅言。此刻表面的問題是「患寡」,但更大的問題是「患不均」。因為疫苗不足,排擠作用將會造成複雜的集體恐慌,而有搶購、搶打、插隊等問題。前立委黃昭順不在名單中但卻接種疫苗引起議論就是前兆。

    超有梗短片 浩子熱舞五熊興奮指數破表

    所以除了疫苗的採購、數量等議題外,疫苗的分配管控、身分界定、施打程序更需要及早透明釐定SOP,而不能只是每天「滾動檢討」,否則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小心就會變成新的問題。相較於「我會染疫嗎?」這種焦慮,新的恐慌會變成「我是第幾順位?我打得到疫苗嗎?」。

    雖然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已依風險別研訂COVID-19疫苗實施對象及優先順序,分別以維護醫療照護、防疫及社會運作量能與國家安全工作等人員及高傳播族群為優先,但筆者認為其中仍有商榷的必要。

    首先,高齡者順位必須要重新考量,應盡速往前調整。截至目前為止,全台死亡案例中六十歲以上者約佔90%、有慢性病史者約佔75%,可以知道,高齡者如果染疫,會讓醫療資源更形緊張。盱衡各國的優先順序,大多都是高齡者緊接在醫護與第一線防疫人員之後接種,而WHO更建議各國將高齡者提高到第一順位,以期降低長者的住院率與重症率;但是,我國卻是排到第八順位?

    其次,隨著感染源不明的個案數逐漸增加,分別傳出警、消、清潔隊員確診或隔離的案件,三級警戒期間第五類維持社會基本功能運作的公僕,除了警察早就應在警戒升級前檢討外,現有分類中卻沒有長時間接觸不特定民眾的清潔隊員、區公所第一線窗口工作人員、社工、基層醫護……等身分別。

    第三,重災區北北基的基本交通需求(如通勤、通郵)的維持仍勉力進行中,但各類公共運輸勞動者長時間在密閉空間中工作,面對不特定乘客的進出、或是綠衣天使穿梭於社區巷弄家戶間遞送郵件包裹(諸如新增業務總計十三萬人急難紓困金匯票的遞送、兌領),都承擔著環境風險,此類交通事業人員亦不見於十大分類中。倘以流行病學依照風險高低設計的概念,早該立刻檢討!

    全球疫苗分配失衡或許已經不是任一人、任一黨有辦法扭轉,而台灣人民不是不能等待,但是政策不能模糊;優先順位可以接受滾動檢討,但是不能沒有原則,不能總是等到有人染疫了才亡羊補牢緊急修正(如日前養護機構的被照顧者人)。關於疫苗的分配方式,國際上已經有非常多的經驗走在台灣前面,我們應該拋去「防疫模範生」的情結,更虛心的向國際學習。有了清晰、透明而合理的原則,恐慌才會降低、等待也不會是無止盡的折磨。

    而疫苗分配除身分類別外,縣市區域的差異也應實質考量。除了雙北,應同時看到「每萬人確診數第三的基隆市」各類防疫條件的艱困!中央若不先思量分配的公平性,就算下接段疫苗順利取得,也可能會在戰疫中進退失據。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10605/JXU33X3AVNDI7BFWGUGFOSHKXA/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