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他山之石 > 【大法官的一句話】利瓦伊·伍德伯里:「有固定、明確、統一的法律是區別文明和野蠻社會的特徵。」

【大法官的一句話】利瓦伊·伍德伯里:「有固定、明確、統一的法律是區別文明和野蠻社會的特徵。」

圖:一人畫畫研究室 One man studio

文/法操司想傳媒

「有固定、明確、統一的法律是區別文明和野蠻社會的特徵。」

“Laws fixed, certain, and uniform, are said to be the distinguishing traits of civilized from savage communities.”

這句名言出自美國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利瓦伊·伍德伯里(Levi Woodbury),他強調在文明社會中,法律不僅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還必須是具穩定性、統一性的規範。在談到憲法中的「法安定性原則」時,它要求法律規範內容須處於穩定的狀態,使人民得以預測其行為將產生何種法律效果,進而相信政府的施政,與這句名言傳達相似的精神。

在法安定性原則下,還可細分為法明確性原則、信賴保護原則和法不溯及既往原則三個子原則。就法明確性原則而言,如同字面意義,一個法律規範不能訂得不清不楚,讓人民無所適從,不知道什麼行為會觸法而綁手綁腳。我國大法官解釋一個法律是否符合法明確性原則時,主要以是否可以理解、可預見、可由司法審查作為判斷基準。

第二個信賴保護原則指的是,人民基於信賴政府所作出的安排和行為,若因法律突然改變導致人民權益受損,政府應予以保護,這與伍德伯里大法官提到的「固定」息息相關。試想,如果法律朝令夕改,人民原本因信賴法律所做的規劃,瞬間化為烏有,將使社會陷入動盪不安的氛圍,因此法律的穩定有其重要性。

最後一個法不溯及既往原則,則是一個新訂定的法律,只對訂定之後的事件產生法律效果,法律訂定之前發生的事件,原則上不得回頭適用。法不溯及既往也是文明社會的重要原則之一,如果新法律能輕易對之前發生的事件生效,則人民將一直處在不安定狀態,不知道何時政府會來個回馬槍,對社會秩序將產生不良影響。

伍德伯里大法官的名言強調法安定對於建構文明社會的重要性,但這不代表法律就無須與時俱進。伍德伯里從1845年開始擔任大法官,當時的美國南方仍存在奴隸制度,他即主張禁止繼續引進奴隸,並應透過國會立法改變美國對個人權利的侵害。1860年亞伯拉罕·林肯當選總統,並結束南北戰爭,最終在憲法第十三修正案廢除奴隸制。

在憲法第十三修正案通過前,原本的美國憲法中並未提到奴隸(Slave)或奴隸制(Slavery)一詞,但以自由人民(Free Person)和其他人民(Other Person)做出區隔,實際上是默許奴隸制的存在。法安定性原則不代表法律就不需變動,既便是守護人民基本權利的憲法,也有須修正的時候,但一個朝令夕改的法律制度,也無法提供人民安定的生活。

利瓦伊·伍德伯里大法官小檔案(整理自Wiki

利瓦伊·伍德伯里(Levi Woodbury),1845年由美國前總統波爾克(James K. Polk)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並任職至1851年結束,為民主黨人。在擔任大法官前,伍德伯里曾任美國海軍部長、新罕布夏州州長、美國財政部部長、參議院議員等多項政治職位,1848年曾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獲得總統提名,政治經歷豐富。

延伸閱讀

【大法官的一句話】約瑟夫·P.布拉德利:「沒有法律,社會就無法存在;法律是社會的連結。」

【大法官的一句話】喬治·薩瑟蘭:「個人自由不是絕對的,即便無辜也時常須屈服於公共利益。」

【大法官的一句話】塞繆爾·阿利托:「法官唯一而神聖的義務,就是依法審判。」

閱讀更多文章
訊問身處境外的證人,到底可不可行?
《逃出奧斯威辛》:一旦忘記歷史,歷史就會重演
【大法官的一句話】班傑明‧卡多佐:「法官不是為追求自己的美學或善良理想而隨意漫遊的遊俠。」
【高雄氣爆案】為何廠商都獲無罪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