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檢舉魔人自己也違規,蒐證算不算數?

檢舉魔人自己也違規,蒐證算不算數?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新聞報導,去年一位陳姓駕駛在國道三號行經隧道之時因為沒有開亮頭燈,遭後方民眾檢舉後遭開罰3000元罰鍰。陳姓男子不服裁罰處分提起行政訴訟,近日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出爐,法院認為檢舉的民眾在開車的同時,以手動的方式移動攝影鏡頭進行拍攝,亦構成有礙安全駕駛的行為。因違法在先,認為該影像不具證據能力,判決撤銷該罰單。

檢舉人屬於「行政助手」

行政助手又稱為行政輔助人,指個人或團體在行政機關的指揮之下,非以自己的名義、協助該機關行使公權力,例如拖吊業者在警察的指揮下拖吊違停車輛,或是義交與義消協助交通警察和消防人員執行職務都算是行政助手。由於行政助手只能算是行政機關執行任務的工具,並沒有自己做決定的權限,相對的行政助手所做出的法律效果就要歸屬於行政機關。若行政助手侵害人民權益,人民應該要向行政機關提起訴願、行政訴訟等救濟程序。

法官於判決書提到,道交條例規定人民得向公路主管或警察機關檢舉違規事項,除了可以彌補警力不足更可達到嚇阻的效果,因為民眾的檢舉也需要符合相關要件才會成立,也相當於有受到這些行政機關的指揮監督,所以檢舉人亦屬於協助公權力行使的行政助手一環。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第 7-1 條
對於違反本條例之行為者,民眾得敘明違規事實或檢具違規證據資料,向公路主管或警察機關檢舉,經查證屬實者,應即舉發。但行為終了日起逾七日之檢舉,不予舉發。

行政法領域並無毒樹果實原則,但……

由於行政助手的行為應要由行政機關承擔,所以當檢舉人以違法的方式蒐證就等於是行政機關以不法手段取得證據資料。但因為行政罰所裁處的行為遠不如刑罰嚴重,自然也不需要採取最嚴格的證據方法,因此行政罰上並沒有「毒樹果實原則」的適用,也就是說就算以違反程序的方式取得證據仍然要就程序正義與發現事實之間進行衡量,依照情節輕重審酌是否應該賦予證據能力。

那為什麼法院仍然認為民眾檢舉的影片不具證據能力呢?

因為法院認為這僅屬於一般的交通違規事件,並不是緊急需要舉發等不得已的狀況,而且檢舉的民眾反而以有害駕駛安全的方式蒐證,可說是知法犯法、破壞法定程序的情形甚至比一般違規的情節更加嚴重。為杜絕「假正義之名、行魔人之實」的行為,所以法院認為有禁止使用該證據的必要,以達到預防違規取得證據的效果。

不過法操認為,既然檢舉交通違規之目的在於維護交通秩序,又因為行政罰上的證據沒有毒樹果實理論的適用,而且從所具備的證據資料中也可以明確的看出前車確實有「未開大燈」之違規情節發生,便不該因取得之資料的同時有違法的情節發生,就因此無視前車違規的事實,相關機關仍應該要對其開罰才對。至於法院想要杜絕「以有礙駕駛安全之方式取得違規證據資料」的行為,其實就後車之檢舉人違規行為一同開罰、甚至加重開罰即可達成嚇阻他人再犯的效果。

延伸閱讀

「侮辱公署罪」是不是已經過時了?

包青天式思維,真的能夠伸張正義嗎?

亂丟菸蒂被連開22張罰單,合理嗎?

閱讀更多文章
《蠢蛋告別式》:監護權可以拋棄嗎?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爭議,美國國會不是第一次被占領?
發人民幣當加班費,會有什麼問題?
《不完美的正義》:無論你做了什麼,你的生命還是有意義的。

1 Response

  1. 檢舉達人淪入文明的人性分裂?

    高雄一名吳姓女騎士被檢舉達人盯上,去年10月29日在高雄三民區被連續檢舉四次「變換車道未打方向燈」,4800元的罰單寄到家讓她欲哭無淚。警方表示,因為吳女違規事實明確,檢舉達人也會追蹤案件,因此只能依法開罰?

    一、過去交通警察「躲起來開紅單」,在高速公路「隱密處」以相機偷拍執法,被認定違反誠實、信用舉證原則。這種「守株待兔」方式取締違規不合法,早已經「被法官認為違法」;現在即使測速照相桿也要在前方設置警告標誌。為何檢舉達人可以在「我明爾暗」的情況下蒐證、舉發、開罰?

    二、台灣的道路交通規則多如牛毛,往往故意入人於罪,遵守交通規則何其困難?例如超車要閃幾下方向燈;道路交通規則有向左轉向右轉,轉得駕駛人團團轉,動輒得咎開罰單?道路速限偏低,同一路段速限也不一,請問速限三十、四十公里這種車速怎麼開?又如「保持距離」太理想化,若是每輛汽車都按照規定,請問交通流量會如何?「威權式的交通管理」顯然缺少人性自我管理的一面。

    三、這就給予檢舉達人可乘之機。不具公權力的檢舉達人,與被警察開罰單,其心理接受的程度是截然不同的!此舉是違反良善的基本人性,就宛如黨國時期「檢舉匪諜人人有獎」,長期必然造成人民彼此之間缺乏信任,人與人之間冷漠無情、人性分裂。

    四、因此,這種風氣形塑出扭曲的人格特質:1.被檢舉達人盯上拍照舉發的受害者,心理勢必不平衡而「含怨在心」,也如法炮製,冤冤相報何時了?2.亦造成駕駛討厭有車子超車在他前面:大車討厭前面的小車、小車討厭機車、機車討厭腳踏車。於是紛紛加裝照相機,一有不順眼的前車,在交通法網如麻的情況下「報老鼠冤」?造成社會怨懟、誤解而對立?

    「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交通規則的目的在維護交通安全,不是在開罰單「增加國庫收入」。檢舉達人不合情理的舉報、亂報,漸漸引起眾多被檢舉人的反彈;除此之外,各縣市政府不斷的增加測速照相桿、區間測速等等,為政者是否走入偏鋒、盲點?對台灣的交通改善有多少?造成車禍的主要原因除了酒駕之外,駕駛技術、路況不熟、疲勞駕駛恍神、車輛機械故障。這與檢舉達人舉報有關嗎?

    檢舉達人的舉報,造成台灣社會淪入文明的冷酷狀態,人性的分裂,破壞彼此的信任莫此為甚!值得為政者反省、思考!在大筆交通違規收入,挹注地方政府財政窘困的利益下,卻犧牲了人性最脆弱的良善本性,值得嗎?https://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40732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