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包青天式思維,真的能夠伸張正義嗎?

包青天式思維,真的能夠伸張正義嗎?

由金超群所飾演的包青天/圖:取自網路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新聞報導,台南市有國小在校園內設置Q版龍頭鍘、虎頭鍘和狗頭鍘,用以宣導法治觀念。龍頭鍘、虎頭鍘和狗頭鍘是中國古典小說人物包青天用來懲奸除惡的刑具,包青天的故事隨著許多改編作品的推廣而大受歡迎,包公清廉正直的正義形象也深植人心,不過有非常多人認為包公的故事其實根本不符合法治精神,包公的行為哪裡有問題呢?一起來看看吧!

首先,中國古代的司法制度審檢不分,白話來說就是偵查犯罪和審判的職權掌握在同一個單位或人手上,在這種制度下,一但司法機關形成心證,被告可說是完全沒有翻身的可能,司法容易流於審判官個人恣意,如果沒有像包公一樣每次都抓對人的話,必定會冤案叢生。

為了杜絕前述情形,包含我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採取審檢分立制度。以台灣為例,負責偵查,查明「有無犯罪」、「被告是誰」的是檢察官,而「決定被告有沒有罪」,有罪的話「應該受到什麼處罰」的是法官,法官以中立客觀的角度評估檢察官提出的證據是否足以認定被告有罪,而非檢察官個人主觀價值判斷,避免造成冤案。然而我國長期因為法官和檢察官大部分經由同一個考試錄取、在同一個機關受訓,加上過度重視團體紀律、僵化的訓練制度,讓許多經歷過審判過程的當事人、律師等,都有法官在審判過程中偏袒檢察官的感覺,我國司法實務上審檢一家親的弊病長期為人詬病。

其次,在包公的故事中多次出現詐欺、恐嚇、嚴刑逼供等不正訊問手段,例如烏盆記中趙大抵死不承認殺害劉世昌,包公轉而單獨審問趙大的妻子刁氏,欺騙刁氏趙大已經招供且說殺人都是刁氏的主意,進而詐欺取得刁氏的供詞;著名的貍貓換太子一案中包公用盡各種方式嚴刑逼供郭槐,郭槐不招就是不招,最後包公用計,在郭槐神智不清的時候演出閻王殿審案的好戲,才成功讓郭槐招供。包青天的故事裡最後好人得以沉冤昭雪,惡人得到應有的懲罰縱然大快人心,但其中的冤魂攔路鳴冤、烏盆說話、夢境暗示等等超自然現象都與現實相距太遠,各種不正訊問和違法的偵查方式也已經侵犯人權,以包青天式思維期待或看待現代司法制度或法官和檢察官,既不切實際又罔顧人權,包青天的故事是十分有價值的文學作品,但絕對不應該作為法治教育的題材!

參考資料
石玉崑原著;沙淑芬改寫;洪義男插畫(1998年7月初版)。三俠五義。台北市:聯經。
曾永義審訂(民81)。包公案。台北市:華一書局。

延伸閱讀

偷拍室友更衣扣品德成績1分?有待改進的司法官訓練制度

閱讀更多文章
《蠢蛋告別式》:監護權可以拋棄嗎?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爭議,美國國會不是第一次被占領?
發人民幣當加班費,會有什麼問題?
檢舉魔人自己也違規,蒐證算不算數?

1 Response

  1. 教學現場──管教措施的罪與罰

    近來新聞報導了幾則老師不當管教的事件,例如有老師將學生書包踢到走廊藉以宣洩情緒,也有老師疑似對學生拳腳相向、打耳光及開罵智障等言行,老師這樣的行為無疑會讓自己的教師生涯被打上一個大問號,也會面臨相關法律責任的追究,行政責任上可能會遭到校方調離班級、停課,嚴重甚至到解任,而刑事和民事的法律責任更無以迴避,肢體暴力、言語侮辱可能成立傷害罪、公然侮辱罪,還有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但對孩子的不當管教是果,成因是什麼?為何傳道授業解惑的為人師表,最後卻變相的用語言、肢體來傷害孩子?這可能得回溯到老師在對學生管教時那條紅線應該劃在哪裡講起。

    老師肢體暴力明白觸法

    法律是白紙黑字的紅線,有些情形毋庸置疑的踩到法律的地雷,例如前面提到老師用肢體暴力施加在學生身上,這當然明明白白牴觸了不能體罰的天條,何況體罰的禁絕不是這幾年才開始,早在民國95年的《教育基本法》就已經明訂,更沒有什麼老師可以透過來自於父母的懲戒權作為體罰的正當來源這回事,校園裡的老師只能藉由其他的管教方式來引導學生行為,這應該是老師們要自己耳提面命的法律ABC,如果還視而不見,那恐怕老師們是自己一步一步踩入法律風險的深水區。

    不過最棘手的還是有些管教行為乍看是模稜兩可,不少老師覺得自己沒有實施體罰,怎麼一些管教行為會觸犯法律的禁忌,上了法庭更覺自己委屈,這在司法實務上曾發生的例子不勝枚舉。

    曾有老師因為有學生會影響午休秩序,就要求學生固定在該午休時段要將桌椅搬到教室外的陽台區域,只能自己待在那邊,這樣的隔離管教措施聽聞起來合情合理,但仔細想想,學生就算曾影響午休時的秩序,不代表這位學生只要遇到午休時間都會再次違背,如果老師沒有具體指出各次午休時的違規行為,只要午休時間一到就要學生自我隔離,而不問當天是否真的有違規情形,那如此的管教措施無異是對學生貼上「麻煩製造者」的標籤,不僅容易造成學生在同儕間被議論紛紛,甚至埋下日後被霸凌的引信。

    判斷教學現場的管教標準真有如此模糊?可以想像老師們心中不免OS認為司法實務不懂教學現場的辛酸,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往往指點的理所當然,其實不是這樣的!在「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下稱「輔導學生注意事項」)就已經詳詳細細寫下了師生的界線,並將《教師法》、《教育基本法》所立下的原則進一步具體化;老師本來就必須管教學生,否則無以維持學生在班級的課程與生活秩序,從來就沒人要老師對學生袖手旁觀,只要稍微翻閱輔導學生注意事項,可以看到對於各種管教的規定是鉅細靡遺。

    以管教為名遮掩不尊重

    已經臚列諸如口頭糾正、在教室內適當調整座位、要求口頭道歉或書面自省、列入日常生活表現紀錄、要求完成未完成之作業或工作、適當增加作業或工作、限制參加正式課程以外之學校活動、要求靜坐反省、要求站立反省等方式,而老師們在實施管教措施時,法律上的平等原則(差別待遇要有合理理由)、比例原則(不要大砲打小鳥)和正當法律程序原則(要給予學生陳述意見機會)都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注意,否則就會成為違法的管教行為,而違法的管教行為,自然就是司法加以非難的標準所在。

    時間回到去年8月,當時教育部修正了輔導學生注意事項,引起了全國教師強烈反彈,除了引入正向管教的理念外,其中對於不得於下課時間為管教措施激起教育界的筆誅劍伐,雖然教育部髮夾彎的改口說是不能以限制下課時間作為管教方式來解套,但核心的問題是教學現場的老師們,到底有無了解這些對於管教措施要有層層法令限制的意義,又是否在校園間仍存在著大剌剌違反輔導學生注意事項的行為,包括限制學生下課、要學生交互蹲跳、鴨子走路,否則為何相關事件會三不五時躍上新聞版面,老師和學生始終處於權力不對等的位置。

    當以管教為名,有無可能遮掩了大人的恣意和對孩子的不尊重,這恐怕才是教學現場的老師們要面捫心自問的課題。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10104/PMXRX5OENBENDM43ZMH7OIJQPU/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