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罪人的控訴》:我所願的,只有正義兩個字。

《罪人的控訴》:我所願的,只有正義兩個字。

罪人的控訴劇照,取自yahoo電影

文/法操司想傳媒

一起罪證確鑿的謀殺案,兇殘的作案手法下,埋著多難解的深仇大恨?當律師要為殺害他至親的兇手辯護時,又該如何選擇?《罪人的控訴(The Collini Case)》是2019年上映的德國電影,故事描述德國富商漢斯·麥爾遭到一位義大利人柯里尼槍殺,剛成為律師不久的萊恩,接下這起舉國譁然的刑事案件。

菜鳥接重大刑案  調查被告殺人動機

從小萊恩的父親就離他而去,麥爾接納土耳其裔的萊恩進到他的家庭,並待萊恩如親孫子,培養他成為一名律師。在得知被害人是麥爾後,萊恩面臨內心的煎熬和麥爾一家人的不諒解,但本於律師的職責,他還是繼續擔任柯里尼的公設辯護人。另一方面,柯里尼自始閉口不提任何事,使萊恩的首次辯護更加險峻。

根據鑑定人意見,麥爾頭部中三槍後,頭顱還遭到外力重擊碾碎,而柯里尼的鞋底沾有麥爾的血跡與DNA,顯示他手段兇殘,檢察官於是以一級謀殺罪起訴。原本打算說服柯里尼接受認罪協商的萊恩,意外發現柯里尼使用市面極少見的華瑟P38手槍犯案,一個義大利人持二戰德軍使用的武器,引起萊恩的關注,並開始追查柯里尼的過去。

原來,麥爾曾是納粹武裝親衛隊(Waffen SS)的軍官,1943年至1945年駐紮在義大利。當時,在義大利比薩發生一起爆炸案,造成2名德軍死亡,麥爾認為是義大利游擊隊所致,下令以20名義大利人的命償還,其中一位就是柯里尼的父親,這也解開柯里尼犯案的動機。原本以為能翻轉案情的萊恩,卻因此在法庭上,引爆一連串更令人震撼的真相⋯⋯

律師維護被告權益  利害衝突須迴避

本片在德國獲得亮眼的票房,個人也非常推薦這部電影,無論是從法律、情感或是從反省歷史的角度,都刻畫得相當深刻。如同在《第三度殺人》的影評中提到,被告的犯案動機至關重要,影響法官最後科刑輕重的標準,這也是為何萊恩放棄認罪協商的原因。不過,即便是本案的動機,也不見得能換得比認罪協商還輕的刑度,這就端看律師和被告的選擇。

這部片的其中一個看點,在於萊恩情感上的糾結。面對槍殺自己恩人的被告,他仍秉持律師的專業,為被告在訴訟上盡心盡力。事實上,律師是被告的訴訟代理人,而非當事人,但往往在重大刑事案件中,為被告辯護的律師常被媒體特別報導,隨之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也考驗律師的心理素質。

值得注意的是,律師並非所有案件都能受任,律師倫理規範第30條就有相關規定,例如不能接目前案件當事人作為對造的其他案件,或是與律師財產、業務或個人利益有關,可能影響獨立專業判斷的案件等。簡單來說,可能有利害衝突的案件,律師都不應受任,萊恩因與麥爾無血緣關係,而選擇繼續為柯里尼辯護。

正視納粹歷史真相  修正錯誤惡法

另一個作為本片轉折的關鍵,牽動歷史的傷痕,是德國在1968年通過的德雷爾法(Dreher Law)。這部法規定,在二戰時期犯下謀殺罪的納粹成員,在某些特定情況下,可被視為過失殺人。謀殺與過失殺人不僅刑度有天壤之別,更重要的是,過失殺人的追訴期為20年,通過這部法之後,原本在二戰時期殺人的納粹成員,都能因此逃過法律追訴。

二戰結束後,納粹成員在紐倫堡受軍事審判,要他們為過去慘無人道的行為負責;事過23年後,德國卻通過德雷爾法,試圖庇護納粹德國的罪行,實在是一部「惡法」。這部電影的原著小說在2011年出版後,隔年德國司法部即籌組委員會,對當時立法的討論過程和納粹檔案進行徹查,證明當初立法官員的惡意。

本片從一起謀殺案出發,加入律師執業的掙扎和難處,最後帶出對自己國家的檢討,直指歷史掩蓋醜陋的真相。如同韓國電影《熔爐》促使性暴力案件重啟調查,《罪人的控訴》不僅在觀影上帶來內心的震撼,它也實際影響德國司法促成改變。非常推薦讀者觀看這部去年上映的好作品!

看更多法律電影

閱讀更多文章
【頂新越南油品案更一審】大幸福公司的油脂從哪裡來?
《殺戮荒村》:看似荒謬、卻是真實
【泰國萬象專欄】外籍人士在泰國怎麽買房子
科技偵查法,是上太空?還是殺豬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