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他山之石 > 【大法官的一句話】喬治·薩瑟蘭:「個人自由不是絕對的,即便無辜也時常須屈服於公共利益。」

【大法官的一句話】喬治·薩瑟蘭:「個人自由不是絕對的,即便無辜也時常須屈服於公共利益。」

圖:一人畫畫研究室 One man studio

文/法操司想傳媒

「個人自由不是絕對的,即便無辜也時常須屈服於公共利益。」

“The liberty of the individual to do as he pleases, even in innocent matters, is not absolute. It must frequently yield to the common good.”

這句名言出自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喬治·薩瑟蘭(George Sutherland),他在1923年阿德金斯訴兒童醫院案(Adkins v. Children’s Hospital)中擔任主筆並寫下這句話。憲法雖保障人民有自由和權利,但不代表毫無限制。從我國憲法第23條就可以看出,如果是為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的原因,還是可能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

1918年,美國國會通過一項法律,在哥倫比亞特區的婦女和童工應規定最低工資,並由工資委員會負責調查雇主是否有遵守規定,當時美國其他州普遍無保障最低工資相關規定。當地的兒童醫院認為政府無權干預私人締約自由,此法違反憲法第五修正案保障非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任意剝奪人民的自由。

薩瑟蘭大法官作為本案的主筆,他認為契約本來就會受到許多限制,因此不存在絕對的契約自由,但只有在例外的情況才可以動用立法權限。本案的法律將限制雇主自由談判合約的權利,薩瑟蘭大法官質疑,若有最低工資存在,則是否也允許工資上限的規定。薩瑟蘭大法官一方以5比3的票數宣告最低工資法律違憲,但有名的霍姆斯大法官提出反對意見。

霍姆斯大法官認為,最低工資的規定只是對婦女和童工生活保障的最低標準,它並未強迫雇主支付金錢。多數意見雖認為最低工資規定侵害契約自由,但霍姆斯大法官舉例,侵害契約自由應是高利貸、詐欺等行為,他不認為最低工資有到那麼嚴重的地步。霍姆斯大法官同意人民的自由並非絕對,但做出與多數意見不同的解讀。

本案的結論到了1937年西海岸旅館訴帕里什案(West Coast Hotel Co. v. Parrish)被推翻。這次的案件是西海岸旅館的員工提出,她要求西海岸旅館賠償最低工資與她薪水的差額。最高法院這次以5:4的票數,認為最低工資保障弱勢的基本生活和健康,一改過去見解認定為合憲。

最高法院態度的轉變,關鍵在於自由派大法官人數增加,以及小羅斯福總統的新政,改變最高法院多數的立場,而西海岸旅館案也象徵過去保守派主導的情況開始產生變化。不過,薩瑟蘭大法官在這個案子仍維持兒童醫院案的意見,成為4票的那一方,顯示保守派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

當今最低工資已成為許多國家保護勞工的政策之一,不過質疑的聲音認為最低工資反而導致貧窮增加。無論是贊同或是反對,薩瑟蘭大法官的這句名言解釋個人與他人、社會互動上難免產生衝突,要維持社會和諧還需要調和各方的利益才能運作。

喬治·薩瑟蘭大法官小檔案(整理自Wiki

喬治·薩瑟蘭(George Sutherland),曾為美國猶他州律師,1900年當選眾議院議員,1905年當選參議員,政治經歷豐富。1922年獲得美國前總統哈定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任期到1938年為止。薩瑟蘭大法官是有名的最高法院「保守派四騎士」之一,經常對小羅斯福總統的新政表示反對意見。

延伸閱讀

【大法官的一句話】勞勃·傑克森:「保障宗教、言論和新聞自由的代價,是須忍受大量垃圾的存在。」

【大法官的一句話】波特·斯圖爾特:「道德是你知道有權做什麼,和應該做什麼之間的不同。」

【大法官的一句話】查爾斯·埃文斯·休斯:「當我們失去與眾不同的權利,就失去享有自由的特權。」

閱讀更多文章
【大法官的一句話】詹姆斯·伯恩斯:「太多人求安穩勝於機會,他們比起死亡似乎更害怕生活。」
《緝毒風暴》:不擇手段的正義還是正義嗎?
性侵造成羞憤自殺?民、刑事判決認定標準為何不同?
【法操小教室】預防性不作為訴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