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罷韓的最後一關—投票的門檻限制

罷韓的最後一關—投票的門檻限制

照片來源:自由時報資料照

/法操司想傳媒

今(109)年66日為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投票的日期,在經過數次向法院聲請停止罷免程序遭駁回後,韓市長也確定成為台灣第一位被提起罷免連署成功達兩次的政治人物。他上次被提起罷免是在1994年,與林志嘉、洪秀柱和詹裕仁等立法委員,因為擁護核電而遭到反核團體提出罷免,最後罷免案因為門檻未過而遭到否決。而如今韓國瑜或許將成為第一個遭到罷免的直轄市長,罷免具有什麼條件?所設計的門檻有修改過嗎?讓《法操》來告訴您!

選舉與罷免都是基本權利

我國憲法中有明文保障人民的參政權,人民不論是參與選舉投票、提起罷免都是基本的權利,不應該被任何外力干涉。身為民主自由國家,除了投票、人民同時也具有不投票的自由,無論做何種選擇都不應該被他人批評。

中華民國憲法
17
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

133
被選舉人得由原選舉區依法罷免之。

都是投票,但規則不同

我國選舉的相關規定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中有明文,而選舉與罷免的程序雖然都是經過人民表決產生結果,但是最大的差異點在於我國的選舉方式是「相對多數決」進行,並沒有規定投票需要到達的門檻,只要單純的選出得票數較多的一方即可。

(不過像法國的總統選舉則是採「絕對多數決」,得票數必須要過「總有效票的一半」才能當選。)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67 條第 1
公職人員選舉,除另有規定外,按各選舉區應選出之名額,以候選人得票比較多數者為當選;票數相同時,以抽籤決定之。

而罷免程序則是要經過重重的階段,根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罷免程序分提議、連署、投票三階段,且每一個階段也都具有門檻的限制,也正是因為這些門檻的限制讓罷免案並不是那麼容易成立,我國目前為止出現罷免案連署成立但投票不通過的原因也都是因為未達投票門檻所致。

 罷免的門檻

1994年韓國瑜等立法委員因為支持興建核能四廠而遭到反核團體發動罷免,當時連署已經通過,眼看罷免勢在必行,卻沒想到在罷免前兩個月國民黨卻突然通過立院法案,修正了罷免門檻。

原先的立委投票門檻是「(1)投票率達1/3 (2)同意票大於不同意票」,也不能說是簡單就能達成的門檻。但是在國民黨修法之後又一口氣將門檻提高為「(1)投票率達1/2 (2)同意票需大於有效票數的1/2」,所以必須要通過「雙21」的高門檻才能夠罷免成功。且同時修法讓罷免投票不得與其他種類之選舉投票同時進行,藉此拉低投票的參與度、降低投票率。最後韓等立委皆因為投票未達門檻而逃過一劫,不過當時韓國瑜所「得到」的37萬同意票數已成為歷史紀錄。

而如今罷免三階段的門檻已修改為:

提議:人數需超過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的1%以上。

連署:人數需超過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的10%以上。

投票: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超過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25%以上。

簡單講就是投票的時候,只要投下同意票的人數夠多,多到超過原選舉區人數的1/4就可以通過罷免案,就算有人因為消極不投票而導致投票率下降,如今也已經沒辦法像當年一樣利用「投票率未達門檻」這一招來做為罷免不通過的理由了。

罷免制度可能產生的缺點是在經爭激烈的選區,選舉結果出爐之後,如果馬上發動罷免再加上中間選民的變數,有可能馬上就會罷免成功、讓選舉成為兒戲。所以「遊戲規則」中才會加上門檻條件讓罷免不容易成立、讓社會資源不會過度浪費。無論如何,這次的罷韓行動將交由高雄市全體市民來決定最終結果,究竟會不會創造歷史、罷免制度又會不會因此案而再度修正?就讓我們一同持續關心!

延伸閱讀

罷免第二階段通過,韓國瑜急忙聲請停止程序

好大的官威?傳韓國瑜利用集遊法抵制罷韓活動

【法操小教室】美國的彈劾制度

【勞基法專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投票日的勞動權益

閱讀更多文章
《第三度殺人》:你對真相不感興趣嗎?
政府接管農田水利會,是利是弊?
《法官法》新制上路,人民可以直接請求法官評鑑
【泰國法專欄】伴侶法草案(Civil Partnership Bill)

1 Response

  1. 高雄民主現在進行式
    高雄民主現在進行式,鹿死誰手,明天揭曉。這場二○一八的續集,除了韓國瑜去留的層面,還有台灣民主深化的層面。姑且不論投票結果如何,都將是民主的前進,人民的勝利。
    高雄,深具民主底蘊的港都。一九七八,前高雄縣長余登發父子被栽知匪不報、為匪宣傳罪名。黨外人士因此串連集結,在余登發故鄉橋頭鄉遊行。事後,參與遊行的桃園縣長許信良,遭監察院彈劾、移送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處以休職二年。餘波盪漾,隔年引發美麗島事件,拉開民主運動的新序幕。而當時的台北市,仍是威權統治的戒嚴首都。高雄,堪稱民主的驕傲。不過,也因威權時代「台人制台」的操弄,長期等待民主的春天來臨。而春天來臨了,依舊是春寒料峭。
    台灣走向民主,絕非一帆風順。內部,威權時代的遺緒未除,轉型正義仍有人頑抗,威權時代選舉品質惡化也有待改進。外部,專制中國一直在腐蝕台灣民主,以經濟手段引誘台灣屈服,消融於一個中國的專制統一,台灣則有買辦集團為之跑腿。甚至選舉獲得政權後背離民意,處心積慮將台灣鎖入中國,二○○八至二○一六就上演過這樣的戲碼。二○一八,人進來,貨出去,發大財,一度讓高雄陷入沙塵暴。可賀的是,已經掌握主人權力的市民,不容政黨或政客自行其是,更有自覺地為民主保駕御航。如果白色恐怖不堪回首,那麼香港「送中」更不能重蹈覆轍,這是從台灣尾到台灣頭的最大公約數!
    民主仍有反覆機會,給予那些自始至終未曾有所貢獻於民主化者一個錯誤認知,亦即,他們只講形式民主(選舉)、堅持意識形態(終極統一),乍看無法獲得主流民意青睞,但是,本土政權若執政失當,他們便有機會因對手的失敗而成功。二○○八,陳水扁造就了馬英九。二○一八,蔡英文造就了韓國瑜。今年一月十一日,台灣終於撥亂反正,但只要選舉的不確定性猶存,就不能完全排除未來版的馬英九、韓國瑜。是以,本土政權務必精進執政能力,有效因應美中衝突加劇,而且以高標準清廉自律,確保主流民意站穩台灣優先這一邊。小英第二任,其實並不輕鬆。
    防疫成功的故事之後,上演振興三倍券之亂,令人不禁想起二○一八前的覆轍。台灣人民的自主性,不斷提高人民對政府的期待。二三○○萬人,一票一票地實踐民主,一步一步地成為主人,從而以主人身分守護民主,這是台灣成功的故事。武漢肺炎來勢洶洶,我們又創造了另一個成功的故事。在不友善的國際環境中,台灣的醫療衛生體系不斷進步,縱使健保財務、醫病關係、醫護勞權等還有改善空間,但一場國際級災難,卻把台灣這方面的軟實力顯露無遺,台灣民主防疫勝過中國專制防疫,廣為民主國家所肯定。於是,台灣人民對民主更有信心,而民主活力更為活躍,自會對執政團隊更無情。
    以往,有人稱「民主不能當飯吃」,有人稱「中國官員素質比台灣官員好」。似是而非,都禁不起武漢肺炎檢驗。過了明天,高雄的、台灣的民主活力,仍會枝繁葉茂欣欣向榮,守護民主也將會是不變的主題。只要我們的民主向前行,台灣共識便會更清晰,這個共同體也就更團結有力。台灣從經濟、政治到防疫的成功故事,讓國際社會重新認識台灣,更有價值的是,它讓我們自己真正認識了「我是誰」,得以在各種風浪中定力定向且行穩致遠。從國家認同到民主品質到經濟民生,台灣共識的焦點越來越清晰,從中央到地方的執政者難免被更高倍數的放大鏡檢視。六月六日,也不例外。
    台灣民主運動,早期國民黨不是主角,李登輝則是個異數。一九七七,中壢事件,許信良當選桃園縣長。一九七八,橋頭事件,台灣民主能量由量變到質變。其他各地,各有不同的故事,新世代也有不同的論述與行動。驀然回首,如今民主遍地開花,當年真的是篳路藍縷以啟山林。高雄,南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動引擎,曲折向前或反覆倒退,未卜的前途在高雄市民手裡。二○一八再次證明了,南方港都的影響力,高雄市民大可擔當民主的領頭羊。明天,高雄的民主實踐,又將開六都風氣之先。經此一役,未來民主禁區的一一解封,也是遲早的事。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7763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