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好大的官威?傳韓國瑜利用集遊法抵制罷韓活動

好大的官威?傳韓國瑜利用集遊法抵制罷韓活動

警方舉牌示意圖,非本次事件。圖:取自網路

/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新聞報導,罷免高雄市場韓國瑜選舉活動,在今年55日進入法定公告日期,這幾日高雄市政府不但展現難得的效率、積極拆除罷免宣傳廣告之外,經傳韓市府甚至下令動員禁止罷韓行動,若只要有3人以上發傳單、發布條、站街頭等行為,將會以《集會遊行法》管制,若沒事先申請將會依法辦理。若韓市府確實如此辦理合理嗎?會不會有什麼法律上的問題產生?

據傳高雄市警察局督察組要求警方,對3人以上的罷韓宣傳活動依集會遊行法等相關法令辦理。 圖:取自Wecare高雄臉書

集會遊行法好像不是很明確?

我國《集會遊行法》第8條明文規定,室外的集會遊行應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集會的定義也寫在同法的第2條中,而「罷韓宣傳活動」硬要算的話,或許也只能歸類在「其他聚眾活動」的範疇之中。

集會遊行法
2 條第 1
本法所稱集會,係指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舉行會議、演說或其他聚眾活動。

其實《集會遊行法》之中對於到底甚麼才算是「聚眾活動」仍是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根據警方過去的言論,似乎大多是在民眾報案之後才到現場根據當場的狀況來裁量是否為集會行動。唯一比較可以確定的部分是,根據警政署在1988914日警保字第61567號所做的函釋中,警方認定是否形成集會遊行的人數則是以「3人」為標準。

應要修正集遊法

現行《集會遊行法》仍延續戒嚴時期的思維,應該要保障民眾享有更完整的集會遊行權利及言論自由,這是蔡政府在上任前就答應卻遲未做到的事,今年4月時代力量立院黨團再次呼籲修法,包含改為報備制、廢除禁制區限制,以及廢除命令解散制度等。

除此之外,《法操》也認為集會遊行的人數應該要明文規定,如同我國刑法第149、150條在今年1月公布修正,將「聚眾」明文規定是三人以上,集遊法的人數也應該要有明確的規範,減少模糊的空間。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9 條
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聚集三人以上,意圖為強暴脅迫,已受該管公務員解散命令三次以上而不解散者,在場助勢之人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八萬元以下罰金;首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執法標準不一,行政中立被干擾?

如果3人以上在路邊發傳單就可以算是集會活動,那麼一直以來在選舉前的掃街拜票、站路口等活動,不也都是超過3人嗎?當以往的選舉宣傳活動都沒被認為是集會遊行時,若如今在市長的指示下認為罷免的宣傳活動屬於集會,這樣會形成因政治因素所導致前後執法標準的不一致,而執法的警察可能會因此違反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的規定。

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
4
公務人員應依法公正執行職務,不得對任何團體或個人予以差別待遇。

10
公務人員對於公職人員之選舉、罷免或公民投票,不得利用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要求他人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

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也很快地針對質疑作出聲明:「本局針對參酌歷年各項選舉各黨派候選人執行選舉宣傳之常例,上項均屬常態性競選行為;本局在此呼籲民眾能相互尊重、理性包容來參與本次各項罷免案造勢活動,以發揮民主的風範。」看來高雄市政府警察局認為罷免宣傳僅是屬於「常態性競選行為」而非「集會遊行」,所以僅會就社會秩序安全的部分進行勸導與呼籲,並不會對罷免宣傳活動本身有所干預。

選舉與罷免都是憲法賦予全體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同時宣傳活動也是公民表達自我立場的自由權利,都不應該被外在的行為所干預,更遑提利用行政行為來干預了!當然我們希望這些僅是網路上的傳言,而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在第一時間出來闢謠之後,我們也希望他們能確實遵守行政中立的規範,保護好這個民主社會的秩序。

延伸閱讀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我國集會遊行法也規定不可以有「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

【美麗島事件】自由民主的花朵開遍美麗島!

【高宏銘專欄】繞境和宗教自由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二戰終戰75週年的前瞻
順手牽「傘」,是竊盜還是侵占?
《清代驚世奇案啟示錄》:嚴刑峻罰真的有效嗎?
《翻供》:所謂的有罪,不能僅是合理懷疑而已。

1 Response

  1. 韓國瑜反守為攻
    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投票倒數1個月,原本對「罷韓」態度模糊的民進黨,近期也有所動作。趙天麟、劉世芳等民進黨高雄立委,昨天公開呼籲高雄市民6月6日出來投票,民進黨中央也成立「0606高雄市民意觀察小組」,相關作為都顯示民進黨在罷韓最後階段將更「主動出擊」。
    面對罷韓 綠中央與地方也不同調
    罷韓民進黨中央與地方態度不同調,高雄的民進黨公職自罷免行動初期,便不斷「奧援」罷韓團體,但黨中央態度則相對「保守」。黨內人士表示,罷韓是由公民團體發動,如果民進黨太過積極,很容易被藍營操作為政黨介入,若最終投票被形塑為「藍綠對決」,未必會獲得中間選民認可,當初才會定調「交給高雄市民決定」。
    知情的高雄綠營人士說,過去幾個月,民進黨中央確實沒有對罷韓下達任何指示,罷韓相關事宜,多由高雄地區的立委、議員、里長等黨公職主動協助。
    最後階段 地方希望中央態度明確
    民進黨中央對罷韓的態度模糊,讓高雄第一線的黨公職有所怨言。一位積極參與罷韓運作的綠營人士表示,罷韓能否成功的關鍵還是在投票率,「但若沒有政黨宣傳、動員,投票率未必衝得出來」,罷免最後階段,仍希望黨中央的態度要更明確。
    韓轉守為攻增溫 讓民進黨找到切點
    隨著罷免投票時程逼近,韓市府一改過去「冷處理」態度,開始「轉守為攻」,包括與罷韓團體「Wecare高雄」因罷免宣傳看板槓上,另也因罷免投票場地租借問題與中選會角力。民進黨人士表示,韓陣營的動作,除了讓罷免議題迅速升溫,也讓民進黨找到「切入點」。
    民進黨高雄地區立委趙天麟、劉世芳、許智傑、李昆澤、邱議瑩,及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昨天就在立法院議場前一字排開,公開批評韓市府對罷免案有很多小動作,阻撓罷免投票,呼籲高雄市民一定要出來投票。
    卓榮泰喊話:為歷史留下見證,責無旁貸
    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也表示,罷韓是自發性公民運動,現在已成為中選會公告在法定時程內要完成的法定運動,沒有人可以破壞干擾,「我們希望能接續高雄市議會黨團表現,讓此事件變成法定事件後,受到國人更多關注」。卓榮泰也要求民進黨高雄市黨公職人員及同志,「要堅持站在正確主流民意的一方,為歷史留下見證,責無旁貸。」
    黨內人士解讀,卓榮泰的說法雖然平穩,但其實已在預告民進黨將化被動為主動,未來民進黨內對罷韓議題的宣傳會更積極。
    找不到投票場地 目前最大變數
    至於罷免案是否會通過,熟悉選舉事務的綠營高層表示,若照目前的熱度,「應該會過關」。實際參與罷韓運作的人士則說,從客觀民調數據來看,罷免案也很有機會過關,但畢竟過去沒有罷免縣市長的前例,罷韓聲量能否轉為實際投票行為,必須謹慎應對。近期最大變數則是投票場地問題,「堅定罷韓族群」不會受到影響,不過,雖然「討厭韓國瑜」,但罷韓意志較不強烈的中間選民,可能因投票地點異動、太遠等因素,降低投票意願。
    根據高雄市選委會5日統計,罷免投票案所需的1823個投開票所,尚有201個未到位,其中人口較多的鳳山、三民、苓雅區,找不到場地的情況最嚴重。
    高市府:市長要正面對決只有新冠
    民進黨中央支持罷韓的態度漸趨明顯,高雄市府近來也對罷韓動作「反守為攻」,逐漸有「藍綠對決」之勢,高雄市新聞局長鄭照新說,「從政治角度來看,現在什麼都不做最安全!」但韓國瑜認為,罷韓團體不斷營造遭到罷韓遭市府打壓的誤解,為捍衛基層公務員尊嚴,市府團隊一定要站出來,戳破政治團體的假象。
    鄭照新說,罷韓團體之前一直營造是公民團體主導,如今投票在即,包括中選會主委李進勇等民進黨的表態與作為,終於證實了這就是政黨鬥爭,「韓市長對高雄有使命感,就是把市政做好、對得起市民,其他都看得很開。」鄭表示「韓市長目前唯一要正面對決的,只有新冠病毒。」外界莫須有的傳言和政治攻防,都不是市府團隊的重點。
    國民黨中常委、高雄市議員黃紹庭分析,韓國瑜從選後回歸高雄市政,策略一直沒有改變,但民進黨挺罷韓,是有計畫、有組織地向前推動,現在更已「從幕後走到幕前」,且目標都設定好了,準備藉罷韓與藍營決一死戰,這時候已經沒有會不會激化罷韓的問題,而是看「雙方如何交手?」
    藍營人士表示,國民黨對於協助韓國瑜度過難關,先前已不斷釋出善意,但分析韓陣營因應罷韓的作法與邏輯,「是不是要更容易與黨中央接軌」,才能真正進行藍綠對戰,兵臨城下,接下來如何交戰,就看韓國瑜自己的選擇。
    https://udn.com/news/story/120884/454597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