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2019平冤影展】《獄友》:釋放之後該如何展開新生活?

【2019平冤影展】《獄友》:釋放之後該如何展開新生活?

圖:映後與談,左起 謝煜偉副教授 、金聖雄導演。攝:法操

文/法操司想傳媒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籌辦的首屆平冤影展於2019年12月11日登場,特選17部以冤案為題的紀錄片或紀實電影。希望讓大家知道每一部影片背後的冤案事件、被冤者人生以及那些失去的歲月與生命都是真實存在,存在於這個你我共存的世界之中。

而《法操》特別參與了12日下午場《獄友》的紀錄片播映,該紀錄片敘述了日本5名同被關押於千葉監獄的獄友,涉及冤案後假釋後的人生。他們被關押的時間總計超過155年,有些人無罪平反,有些人仍在為無罪努力!

藉由金聖雄導演的拍攝,讓觀影的我們可以看到這些人真實的人生,看到這些人的生活後,更能讓我們去思考檢視冤案所帶來的影響。而本場次映後,也特別邀請了金聖雄導演與台大法律系謝煜偉副教授擔任與談人,透過他們的與談也讓我們更加了解到日本冤案的產生理由與日本現行制度。

金聖雄:我相信他們並「沒有」做出被指控的這些事情

在映後分享時,金聖雄導演提到,他在準備要拍攝前其實是有些緊張的,他對於要與這些曾經被指控為殺人犯的人見面感到有些害怕。但在真正接觸到這些人後,發現他們其實與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同,透過這樣的接觸,也讓他深信,這些人是被冤枉的。金導演發現,社會大眾、媒體、政府並不在乎這些含冤受屈的人,所以持續倡議是非常重要的,當這些冤案被發現、被關注才有可能平反。

謝煜偉:冤案結構性的問題,讓口中所說的事實,看似真時

映後座談有民眾提問到有關於過去「日本刑求」的狀況?以及現在日本是否還有刑求的問題?謝煜偉教授提到,其實現今的刑求概念與過去是不同的,現在多用心理戰、疲勞轟炸、剝奪睡眠、好警察壞警察等偵訊技巧,讓嫌疑犯說出警方想要的自白。

雖然現在日本也開始立法,要求偵訊過程中要全程錄音錄影,這些錄音錄影都會變成日後辯方答辯可以提出的證據,所以狀況可能會有一些改善。但謝教授提到,當時日本在立法時,日本法務省有來台灣取材,在參訪過程中就有分享到「黃金時間」,就是在還為按下錄音錄影鍵前要把握的時間,此部分甚至被記錄於參訪的官方文件中。

謝教授提到,他很喜歡電影最後面的那首歌「真実・事実・現実 あることないこと」,真實只有一個,但人口中說出的事實,造成現實的狀況。而這就是冤案結構性的問題,我們往往太偏重人口說出來的事實,所以檢調人員會一直朝向這個方向去努力!

沒有一個制度可以保證絕對不會有冤案,但謝教授認為台灣在2015年修正再審法,也在2019年再次修正再審的相關程序,都是值得肯定的!

或許我們對於殺人犯,就讓導演一樣,有著既定的刻板印象,但透過電影的呈現,可以讓您打破這些窠臼,這些曾經被認為罪大惡極的人,其實不如想像中的可怕;這些遭受冤屈的人,其實不如想像中的悲觀!12月15日下午4點45分,將會有再一場《獄友》的播映會,屆時此片的導演仍然也會參與映後座談,錯過本場的粉絲,也可以把握最後的機會!

延伸閱讀: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冤案作替罪羔羊,真正的犯人輕鬆躲過追訴期,合理嗎?
【江元慶專欄】台灣冤案實錄:證據之王──自白
【影片】違反無罪推定 僅靠刑求取得之自白就起訴

閱讀更多文章
【泰國萬象專欄】外籍人士在泰國怎麽買房子
科技偵查法,是上太空?還是殺豬公?
【泰國法專欄】跨國情侶入境問題
遛狗未善盡管理責任,除違反動保法、還會有刑事責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