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小丑》-精神障礙者的法律責任

《小丑》-精神障礙者的法律責任

圖源:網路《小丑》電影海報

文/法操司想傳媒

小丑,美國漫畫文化圈俗稱丑爺,DC漫畫經典反派人物,高譚市著名罪犯,也是蝙蝠俠的死對頭,以天才的頭腦和瘋狂的思維為其個人特色,其犯罪不為權力和財富只為有趣。隨著DC影劇發展,小丑出現個多個不同演員飾演版本,在今年(2019)以前,公認最好的版本是由已故演員希斯萊傑在黑暗騎士裡飾演的小丑,但是今年瓦昆菲尼克斯在電影《小丑》中的版本,卻讓更多人驚艷。過去的小丑,看到的都是羽翼已豐的成熟期小丑,而《小丑》電影裡可以說是小丑崛起的心路歷程。

瓦昆菲尼克飾演的小丑,本名亞瑟佛萊克,是一個生活在高譚市社會底層的精障人士,平日以當小丑維生,立志當喜劇演員,但由於其精神障礙,經常受到歧視和欺侮。亞瑟的精神障礙原本只是無法控制的大笑,對他人是無害的,但在一次搭地鐵返家路上,受到三個醉漢攻擊,亞瑟為自衛開槍射殺三人,加上政府刪減預算,亞瑟無法取得精神方面治療藥物,性格變得越來越扭曲。

*以下開始涉及電影內容,防雷警戒!

正當防衛

亞瑟在搭地鐵返家路上,受到三個醉漢攻擊,亞瑟為自衛開槍射殺三人。我國刑法第23條,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亞瑟面對三人毆打而開槍射殺三人,其中被射殺的兩人由於是出於自我防衛意思,應可主張正當防衛。但另一人由於已經逃跑,亞瑟卻還繼續追殺,則不能主張正當防衛。

殺害養父母構成何罪

亞瑟的媽媽告訴亞瑟身世之謎後,亞瑟前去求證,過程中發現自己是領養的,而且他媽媽患有妄想症,並在亞瑟的幼年曾任由男友虐待亞瑟,導致亞瑟的頭部受損,造成他現在會不自覺的大笑。在知道真相後,亞瑟將其母用枕頭悶死在病床上,自此完全背離常人的理性。

我國第 272 條,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前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由於刑法並未限定自然血親,因此也包含收養等擬制血親,故殺害養父母,在我國構成殺害直系尊親屬罪。

精神障礙的刑責

亞瑟崇拜的喜劇節目主持人莫瑞,將亞瑟在俱樂部表演時的失控影片當作笑料公開播送,並邀請亞瑟作為來賓上節目,但亞瑟看出其目的是為了取笑自己作為節目梗,亞瑟便打扮成小丑,以小丑的身分應約上節目,不但在節目中公開承認自己槍殺偉恩公司員工,並開始認為殺人是一件好笑的事,同時指出主持人的惡意消遣自己,在說了「在社會底層生活的人被當成垃圾之後會有什麼結果」之後,便掏出槍射死了主持人莫瑞,由此可知亞瑟已經完全失控了,之後亞瑟便被警方逮捕。

若是在我國,刑法第 271 條:「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公然在節目上殺人,應構成殺人罪。但依第19條:「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亞瑟因精神障礙,可能構成阻卻罪責事由而減免罪責。

精障者應有的處遇

亞瑟被捕後,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療。若在我國對於精神障礙者的處遇,原則上依《精神衛生法》處理。地方政府辦理相關業務財政不足,可依第17條向中央申請補助。另外第 32 條規定,警察機關或消防機關於執行職務時,發現病人或有第三條第一款所定狀態之人有傷害他人或自己或有傷害之虞者,應通知當地主管機關,並視需要要求協助處理或共同處理;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即護送前往就近適當醫療機構就醫。民眾發現前項之人時,應即通知當地警察機關或消防機關。病情嚴重者,可依第41條和第45條強制有傷害自己或他人的精神障礙者住院接受醫療,以保護精障者和他人的安全。

這部電影可以分為兩個層面,一個是個人層面,先天和後天因素都會影響個人的精神健康。另一個是社會層面,社會嚴重貧富不均,社會弱勢連醫療資源都缺乏,人跟人之間缺乏尊重和關懷,弱勢總是受到歧視。本片亞瑟的精神障礙,因受社會不公影響,病情不斷惡化,到最後一發不可收拾。而高譚社會底層,卻因為亞瑟射殺白領階級,並在節目上公開處決取笑弱勢的人,進而把小丑當仇富英雄,上街暴動。體現出人是社會的一部分,社會是由個人組成,兩者密不可分,社會的不公不義,對於人的精神健康產生負面影響,也會造成社會動盪,這些在本片中表露無遺。

延伸閱讀

精神障礙的被告是否仍適用一般行為人之規範?

閱讀更多文章
【四六事件】當軍隊進入校園
《陪審員們》:作出決定他人人生的事,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
幼童吊橋上墜落身亡,誰該負責?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過失殺人與預備殺人

1 Response

  1. 好光亮啊,你這黑暗——說說《小丑》

    雖然有好些朋友不同意,我仍然這麼認為:《小丑》是今年最好看的電影,比同樣賣座的韓國電影《寄生上流》,還好看三分。

    今年的坎城影展金棕櫚獎頒給《寄生上流》,而威尼斯的金獅獎最佳影片則給了《小丑》,這兩部影片都具有強大的商業意圖,卻分別在強調藝術與獨創氣質的歐洲兩大影展掄元,意義非凡。

    在文化消費市場中,作品與作品之間的「互文性」(intertexuality)影響是常見的,會有2019年的《小丑》,當然與2008年上映的《黑暗騎士》有關,在當年的那部電影裡,澳洲籍的男演員希斯萊傑演活了性格乖張、暴戾,卻惹人垂憐的「小丑」角色,讓人忘記了電影的男主角其實是蝙蝠俠,而他在電影還未上映前,離奇暴斃在紐約蘇荷區的住所裡,更讓電影鬱積了不凡張力。

    在DC漫畫改編的《小丑》電影中,希斯萊傑不是唯一的小丑,但他第一次透露了這個殺人如麻的反派,不只是戴著小丑面具、進行歡樂與殺戮的單純反差嘲諷而已,他還有個深邃的心事。譬如他解釋:為何他的嘴邊兩角有兩道疤痕,那是因為童年之時,目睹酒鬼父親搶下自衛母親手中的尖刀,一步步走向驚恐的孩子:「為何這麼嚴肅?」他把刀深入我的嘴巴:「讓我們為這個臉裝上笑容。」

    更具哲學性的是這一句:「我為什麼笑?因為那讓人們困惑。笑,比起跟人解釋那些在你內在裡面殺死你的事情,要容易上許多。」2019年的《小丑》首映,選在澳洲,而且是希斯萊傑生日的4月4日,並非偶然。

    因為2008年的那個小丑太讓人記憶深刻,才會有2019年作為「小丑前傳」的《小丑》誕生,自然,飾演小丑的瓦昆菲尼克斯會被拿來與前人比較,而且有著只能「更勝於藍」的無比壓力。看完全片,不禁為菲尼克斯的表演喝采,他不是萊傑的小丑,而是自己的小丑,有一幕他赤身鼓起受怒的怨氣,暴瘦身軀隆起高亢的肋骨,那強烈的身體感,讓人深深動容。菲尼克斯雖然三度提名奧斯卡,都沒有獲獎,但他已當過坎城與威尼斯雙料影帝,不需要對外界證明什麼了,他所需的,只是很風火地揣摩出一個處處受驚的弱者小丑,怎麼樣透過驚喜地初嘗暴力,而走出下一段自信勃勃的康莊大道。

    所以,我也和許多其他影迷一樣,如果到了紐約,要去拜訪菲尼克斯換上他的棗紅色小丑西裝,內襯駝黃背心的裝束,跳著曼妙舞步所走下的人生轉折台階,地址是:1165 Shakespeare Ave, The Bronx, NY 10452, USA——分享一下那重生的喜悅。

    從神經犯罪心理學的學門看,小丑身上具有的是一種稱之為「分裂型人格障礙」(schizotypal personality disorder)的痛苦,它的特徵是腦袋光怪陸離,言行舉止外表非常突兀,沒有好友,社會關係僅剩下家人,情緒問題纏身,常常一下子飛上天堂,一下子又墜入地獄。

    觀眾透過電影可以感受的是:這看起來完全像是個人問題的疾病,卻是整個社會所牽引造成的,電影導演和劇組,透過威力強大的聲光畫影,以及演員幾乎超越個人臨界點的表演,將這種疼痛感絲絲入扣地感染開來(這正是火熱票房的由來),觀眾們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小丑,但或多或少都分享著他極端命運的一小部分,小丑暴力殺人,那是我們做不出來的事,但在情緒那麼跌宕起伏的122分鐘裡,觀眾明白了邊緣人的處境,明白了黑暗世界曾有的赤裸純真,我們的靈魂都些許變大了。

    我個人特別喜歡冰島女音樂家Hildur Guenadottir所作的配樂,她的兩部前作《怒火邊界》(2015)與《異星入境》(2016)都讓我感受到電影配樂走出了新境界,不再是用一個大樂團與明顯的旋律線吃定整部電影,而是能用電子音樂界定一個龐大、多層次的聲場,帶著強大的心理學色彩。

    這音樂特別適合輝映小丑菲尼克斯的一段獨白:「我過去一直以為我的人生是一場悲劇,但現在我明白了,它是個喜劇!」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20191022/LVF64LLEVW6VJHXZCP4IJRURF4/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