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婚姻平權 > 《翠絲》–跨性別族群的人生難題

《翠絲》–跨性別族群的人生難題

《翠絲》電影海報 (双喜電影提供)

文/法操司想傳媒

2018年金馬獎眾星雲集,每個演員、每部作品都有各自的魅力。而這次的的金馬獎也有許多別具特色的電影,而我們之前介紹過的《誰先愛上他的》、及今天要介紹的《翠絲》就是例子。

《誰先愛上他的》與《翠絲》兩部電影都在討論LGBT族群在社會上遇到的困境,只是從不同的角度、不同族群帶領觀眾來探討這些議題。

*本文內含電影情節,請大家斟酌閱讀。

主角大雄是一位在香港經營眼鏡行的中年男子,一天夜裡,他突然接到中學時期摯友阿正的死訊,而帶著阿正骨灰回到香港的是阿正的同性伴侶阿邦。而在阿邦出現的同時,原本已經失聯三十幾年的跨性別朋友「打鈴哥」也出現在安怡演出的餐廳,加上阿邦的推波助瀾,種種事情的發生讓他開始思考重新面對真正的自己……

《翠絲》這部電影碰觸了許多最近發生的社會議題,尤其剛好又在同婚公投前夕上映,也引發了社會各界熱烈的迴響。

双喜電影提供

我是一個女人,外面不是,裡面是。

就像我們之前在《【川普性別定義修正計畫】台灣與跨性別族群相關的作為有哪些?》一文中曾經提到,有些人對自己的性別認同與他的生理性別並不相同,我們稱呼他們為「跨性別者」。

一直以來,跨性別族群並不被社會所注意,也由於對他們的不認識,導致出現許多具有歧視性意思的詞彙,甚至是出現霸凌的行為。而有些跨性別者會為了讓自己表現得「正常」,而努力掩蓋真正的自己,像電影中的大雄,就是為了隱藏自己真正的面貌,而與安怡結婚生子,但在他內心仍期待有天當個真真正正的女人。

但究竟什麼才是「正常」呢?我們在之前也曾問過大家類似的問題。當時我們問的是婚姻,而這次我們問的是內心,究竟是掩蓋真實的自己讓自己看起來跟外人一樣是正常?還是做一個真真正正的自己叫做正常?為什麼我們又要定義什麼是「正常」、什麼事「不正常」?

電影最後,安怡走到反同連署站的面前,她拿起了筆,最後面選擇不連署,並對連署志工說聲:抱歉,我不能簽。或許在安怡心中,自己仍無法原諒丈夫毅然決然做回自己的決定,但或許也已經稍微能夠理解大雄內心的掙扎與不安。

双喜電影提供

只是想帶著愛人的骨灰回家,為何如此困難?

電影中,阿邦帶著愛人阿正的骨灰回到香港,但因為香港並沒有開放同性婚姻、且阿邦沒有辦法提出阿正的身分證明,所以海關不讓阿邦將阿正的骨灰帶進香港。雖然事後阿正的骨灰在香港同志議員的從中幫助下順利進入香港,但也不免讓人發出與阿邦相同的感慨:「只是想帶著愛人的骨灰回家,為何如此困難?」

在釋字第748號解釋做成以後,大法官言明同性戀者的婚姻權利是受到憲法所保障的,而且必須要與異性戀者享有相同的婚姻制度保障。但在過去,同志族群也花了許多的時間去說服社會、去與人溝通、去努力爭取,才取得了現在的表面成功。

但我們想問,為什麼同樣都是人,法律為何不讓你擁有相同的權利呢?為什麼同樣是人,想和愛人常相廝守會這麼難呢?給予每個人平等的保障,不就是法律應該要做到的嗎?

双喜電影提供

我國已開始注意到跨性別者的權益

目前,我國已經開始注意到跨性別族群的權益。

新聞指出,將於2020年更換的新式的身分證將取消性別欄;同時教育部也早已將跨性別族群的議題放進教師手冊。這是政府注意到跨性別族群的一步,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步。必須要說,雖然法律、制度的修正並不能解決社會上的歧視問題,但至少我們希望能透過制度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議題,並慢慢地讓這個社會變更好。

延伸閱讀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解密朝鮮民法─民法的基本
【公司法】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大翻身?
【保衛滷肉「飯」和「玉米」】植物遭受病蟲害未依法通報,小心受罰!
從華為遭封殺到大規模監控

1 Response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