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法客專欄 > 【江元慶專欄】那年國慶日的搶匪

【江元慶專欄】那年國慶日的搶匪

圖片取自:網路

文/江元慶(資深司法記者,作品《流浪法庭30年》催生「刑事妥速審判法」施行)

雙十節剛過。但是,每逢國慶日,不是每個人都會快樂,「阿龍」就是其中之一。因為,雙十節就像是他的人生「布穀鳥」,總是會在這天定時來召喚他的記憶,想起自己的冤案故事。不過,即使事隔12年了,還是有人懷疑這件強盜案的真相…….

民國95年國慶日凌晨5時,雲林縣北港地區一家電子遊藝場,被一名持槍、戴安全帽的歹徒從後門進入打劫;值班的女店員「小君」被驚嚇到蜷縮在店內角落,搶匪從容劫走櫃台6萬9500元。匪徒臨走前,還把小君鎖進廁所裡,並再搜刮她身上的3萬元。

店家向警方提供線索,篤定的認為匪徒一定是常客,原因有二:只有常客才知道這家遊藝場有後門;而且,歹徒能熟門熟路的把小君關進廁所。

歹徒是誰?當地警方展開調查。

不料,小君隔天上班時,她又被嚇了一大跳。因為,有一名男客人來店消費,對方拿了一張500元紙鈔給小君;這張紙鈔,正是匪徒當天劫走的鈔票之一。

台灣的500元鈔券何止百萬張,小君為什麼如此斷定這張就是被搶的鈔票之一?

原來,這張編號「BK673543VA」的500元紙鈔很特別──正面左側缺了一角,有很明顯的破損情形。

小君會如此確定這張紙鈔就是被劫走的款項,是因為搶案發生之前沒多久,為了要把營業額交接給下一班的同事,她先盤點了當天的營業款項。也因為如此,搶案發生後,她能夠具體說出櫃台被劫走的金額是6萬9500元。

小君非常篤定的說,正因為親手清點過,她對這張破損的500元鈔券印象深刻,所以能確定這張破損的鈔票,就是贓款。

這家電子遊藝場有裝監視器,警方按圖索驥。經逐一查看後,找到了拿這張鈔券消費的人──老蔡,他是一名通緝犯。被警方緝拿到案後,老蔡否認搶劫商家,並指稱:「這張破損的500元鈔券,是『阿龍』還給我的錢。」

為了追查老蔡的說詞是否屬實,警方多管齊下:清查阿龍的身分、全面過濾遊藝場的監視器、查看阿龍當天是否進出遊藝場,再相互比對阿龍是不是搶匪?

監視器影像裡,警方有意想不到的重要發現。

原來,這張破損的500元鈔券,在搶案發生的當天早上大約10點鐘,就曾經「回流」到遊藝場。由於當時是另名女店員值班,她並沒有經手過這張鈔券,因此不知道這張破損的500元鈔券藏有破案契機。

而且,女店員收下這張鈔券後,還曾經一度找錢付給客人。不料,冥冥中自有冥冥。隔天,這張鈔券被老蔡拿進遊藝場消費,而值班的女店員正是小君,案情至此峰迴路轉。

於是,嫌疑人出現了:搶案發生後,當天早上約10點鐘,那名拿這張破損鈔券到遊藝場消費的人,是誰?

「沒錯,就是他!」小君看了店裡的監視器影像後,向警方、檢察官指認說,歹徒就是阿龍。而且,她還具體指出,歹徒和阿龍有相同的特徵──身材高大、走路時大搖大擺、步伐有點外八。

小君的指認、老蔡的說詞,都指向阿龍涉有重嫌。檢警拼湊出的案情,是阿龍賊星該敗──他搶了遊藝場之後,把其中的破損500元鈔券還債給老蔡;在渾然不知這張鈔票是贓款下,老蔡又拿這張紙鈔到遊藝場消費。

警方認為阿龍嫌疑重大,把他帶回調查;此外,由於監視器影像並不是很清晰,檢察官因此傳喚阿龍的母親,要她指認影像裡的搶匪,是不是她兒子?

案情發展,讓阿龍十分不利。因為,警方找到他的時候,他口袋裡有9100多元現金,警方問他:「錢是哪來的?」阿龍雖然對員警說:「錢是我天天向我家人陸陸續續索討,所存下來的。」不過,警方認為他神色有異,且支支吾吾,因此懷疑他口袋裡的這些錢,就是搶劫而來的贓款。

阿龍否認搶劫。不過,對他關鍵一擊的人,是他的母親。她看了監視器畫面後,做出指認:影像裡的人,是我兒子沒錯。

阿龍遭到收押,並被起訴(雲林地檢署起訴書,95年度偵字第5080號)。

不料,法官審理後,一連串的證據呈現,翻轉了案情,讓全案在柳暗花明之後,掉進另一個懸疑…….

這個案子裡,遊藝場監視器是重要物證,但法官審理後發現,監視器的畫面解析度並不是很好,且由於裝設位置、角度、光線投射所造成反光影響的種種關係,以及搶匪頭戴全罩式安全帽,以致光憑畫面影像,根本無法足以認定搶匪就是阿龍。

至於阿龍對身上有9100多元現金,他因吞吞吐吐而被警方懷疑。不過,在法官審理時,他終於說明了當初為什麼會支支吾吾:「錢是向我爸爸偷拿的。」

是真的嗎?

前次是媽媽被檢察官傳訊。這回,法官把阿龍的父母親都傳到法庭。從他們夫妻的對話裡,查知另一段真相。

原來,阿龍是個讓父母親操煩不已的毒蟲。在搶案發生後、警方循線找到他的前一天,阿龍父親放在褲子口袋裡的錢不見了。他曾經詢問妻子是不是有拿他的錢花在家用?「我太太說,可能又被兒子拿去買毒品。」阿龍的爸爸說。

阿龍的母親不僅證實此事,還道出一段內情。她說,其實當初被傳喚,要求指認監視器影像裡的人,是不是她兒子的時候,她根本看不清楚畫面裡的搶匪是不是阿龍。

「既然如此,當初為什麼會說:『影像裡的人,是我兒子沒錯』這句話?」

殊不知,這是出於一位母親對兒子的痛徹心扉。她說:

「我有白內障,醫生叫我要去開刀,我沒有去,所以錄影帶看不清楚……,警察剛開始放(指監視器影像)的時候,我就有跟警察說,……我後來會那麼說(指兒子是搶匪),是想讓我兒子進去關,看能不能把毒癮戒掉,我不知道這條罪會這麼重……」(雲林地院審判筆錄,96年度訴字第47號)

案情發展至此,這個案子處於這般的困境:阿龍否認是搶匪。雖然女店員小君指證阿龍就是匪徒,但監視器錄影畫面並不清晰。老蔡指稱阿龍有還錢給他一張500元鈔券,但他不能確定這張破損的鈔券,就是阿龍打劫而來的贓款。原先指認兒子是搶匪的婦人,推翻了先前的指認。

阿龍究竟是不是搶匪?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匪徒,阿龍主動向法官提出一項要求:聲請做測謊鑑定。法官答應了。

民國96年8月8日,刑事局鑑定報告出爐:阿龍通過測謊。也就是說,依照測謊機的判讀,阿龍不是搶匪。

一審認定,這件搶案中,檢察官起訴阿龍的證據,仍然有合理值得懷疑之處。法官判決:阿龍無罪。

檢察官沒有上訴。阿龍一審無罪定讞,並獲得47萬2000元的冤獄賠償。

既然阿龍是被冤枉的,那麼,在監視器影像裡,「那個身材高大、走路時大搖大擺、步伐有點外八的搶匪,究竟是誰?」

案發12年了,每逢國慶日,除了阿龍之外,這個懸念也會在另一個人的心頭,蕩漾而出……

本文為江元慶老師獨家授權刊載,非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看更多江元慶冤案實錄:

【江元慶專欄】是誰造的孽?

【江元慶專欄】法律人都看不下去!

【江元慶專欄】檢察之門

閱讀更多文章
【促轉條例】綠島獄中組織案
【國際人權日】《零八憲章》十周年,什麼是《零八憲章》?
【3修正法案】假訊息,政府怎麼管?
【鈕承澤性侵案】怎樣的行為是刑法上的「性交」?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