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非常上訴》:因為人們並不願意承認他們所犯過的錯

《非常上訴》:因為人們並不願意承認他們所犯過的錯

《非常上訴》電影海報 (圖片取自網路)

文/法操司想傳媒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2010年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由奧斯卡影后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主演,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安·沃特斯(Betty Anne Waters)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親自考取法學院,成為一名律師,並在案發後的16年,靠著科學證據輔佐,還肯尼一個無罪的判決。

遭警方誣陷為罪犯  靠科學討回公道

1983年的麻薩諸塞州發生一起兇殺案,死者布洛女士身中30多刀,慘忍的行兇手法一時在當地瀰漫詭譎的氛圍。當地警方在調查此案時,鎖定滋事份子肯尼,並在案發兩年後將他逮補。儘管肯尼堅稱他沒犯罪,但法庭上的證人,甚至是他的前妻,都跳出來作證肯尼曾坦言他有殺人,且案發現場驗出的血型與肯尼相符,肯尼因此被判犯一級謀殺罪而終身監禁。

從小與肯尼相依為命的貝蒂,堅信她的哥哥不是殺人兇手,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她決定自己成為一名律師,來拯救哥哥。經過多年努力,成為律師的貝蒂因緣際會得知一個由薛克律師建立的「清白專案」,也就是透過DNA鑑定的技術,找出過去被誤判的刑事案件。

然而,根據麻州法律,超過十年的案件證據就會被銷毀。在貝蒂鍥而不捨的奔波和請求下,終於找到當年兇刀上的血液證據,並驗出與肯尼DNA不符。最後,透過當年證人的翻供,終於讓肯尼步出監獄的大門,得以回歸正常的生活。

證據瑕疵重重  作偽證要負刑責

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首先,DNA鑑定技術的出現,可說是貝蒂能翻案的關鍵,在尚未仰賴科學辦案的1980年代,確實力有未逮。但試想,本案的物證僅因現場驗出死者以外的「O型血」,就認定同樣是O型血的肯尼就是犯人,如此粗糙的將證據和犯人做連結,實在說不過去(全天下有多少O型血的人…)。

當然,證人的口供是本案另一個關鍵證據,卻在事過多年DNA鑑定結果出爐後,發現另一個驚人真相:本案的證人都是在被警方威脅下,被迫偽證。事實上,經手此案的南希警官,威脅證人如果不將肯尼說成犯人,就會把證人變成共犯處理。這種惡劣至極的逼供手法,在我國過去屢見不鮮,從蘇炳坤案、鄭性澤案、蘇建和案都有警察刑求的事實,然而,卻多未見他們被追究責任,就像本案的南希警官也因當地法律保護而免責。

至於在本片中作偽證的前妻,雖同意為肯尼翻供,但這也代表她承認自己過去說謊的事實,在美國無論哪州都是可能面臨有期徒刑的重罪;而在我國,做偽證同樣是件嚴重的事,刑法第168條偽證罪須負七年有期徒刑以下的刑責,同樣是重罪且不得易科罰金。

死刑存廢再思考 避免錯誤無法挽回

貝蒂在片中和肯尼的女兒說過一句話:「如果不是麻薩諸塞州沒有死刑,肯尼早就死了。」確實,正因為肯尼還活著,才得以改變過去錯誤的判決。根據統計,截至2010年底,清白專案已讓近260位被判重罪入獄的人重獲自由,而這一切都建立在沒被死刑處決的前提,譬如我國的江國慶案,即便在2011年透過再審獲判無罪,後來又依《刑事補償法》補償江國慶家屬上億元,仍無法挽回被誤殺的槍下亡魂。

「人們總是不願意承認他們所犯過的錯」,這句話從貝蒂口中說出更顯深刻。即便現今已有更科學的辦案方式,對程序的要求也較過去嚴謹,仍無法避免錯誤的可能。但司法人員若能正視曾發生過的錯誤,至少能給予當事人一個遲來的補償,而不是選擇蒙蔽雙眼,繼續囚禁一個無辜的靈魂,同時縱放真正的犯人逍遙法外。

延伸閱讀

《永不妥協》:這份工作,是我第一次感受被人尊重的滋味

《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刑法追訴權時效變革,陳年舊案獲得解套?

閱讀更多文章
【樂陞案二審系列】堂弟可以拒絕當證人嗎?
大家說的性侵害到底定義是什麼?性教育為何重要?
【江元慶專欄】檢察之門
【921】19年過去,我國的災害防治現況有改變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