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過年看電影–《BPM》:重新思考愛滋病患歧視問題

過年看電影–《BPM》:重新思考愛滋病患歧視問題

電影宣傳圖(圖片由傳影互動提供)

文/法操司想傳媒

※本篇有雷,請斟酌閱讀。

BPM》是由法國導演羅賓康皮洛(Robin Campillo)編劇、執導的作品。主要是在講述愛滋病解放力量聯盟(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簡稱ACT UP)的巴黎分部,在上世紀末期展開的愛滋病平權運動過程、與感染者與伴侶間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疾病歧視是社會上十分嚴重的問題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漢生病」呢?所謂的漢生病,也就是大家常聽到的「痲瘋病」,會在神經系統、呼吸道、皮膚與眼部出現肉芽腫,導致患處失去痛覺感知的能力,常造成四肢反覆損傷而需部分截肢,也可能出現虛弱與視力變差的症狀。漢生病屬於慢性疾病,主要是透過飛沫傳染,但傳染力不高。

相信有讀者會問:「漢生病和這部電影有何關係?」但其實,還真有一點關係,因為都牽涉到所謂「疾病歧視」的問題。

在過去社會普遍對於漢生病不了解、相關的醫療技術尚未成熟的年代,一聽到漢生病可謂人心惶惶。在台灣日治時期,對於漢生病患者採取「隔離」政策,將他們隔離於療養院中,也就是我們現在常聽到的「樂生療養院」。這樣的制度到了戰後仍持續保留著,國民政府也接續採行隔離政策,一直到有效藥物問世才解開了圍繞著的重重鐵絲網。

然而,政府禁令是一回事,民間的歧視又是一回事。漢生病的有效治療法是在上個世紀中問世,但一直到小編就讀國小的上個世紀末,政府都一直在向人民宣導漢生病可以治療、不需要害怕,可見歧視問題一直深植人心。

而現在,愛滋病患也遇到了與漢生病患同樣的問題。過去政府機關大力宣導愛滋病的恐怖,甚至在防治教學時,大量引用病人臨終前的照片,導致民眾對愛滋病產生恐懼,深怕自己也會因為與愛滋病患接觸而得到愛滋病。

然而,你以為大家都只是心理歧視,而沒有表現嗎?事實上,愛滋病患的歧視問題一直在社會各處上演,新聞事件也頻頻傳出。小從不願與愛滋病患共桌吃飯,大至拒絕治療愛滋病患、關愛之家遭再興社區起訴要求搬遷、甚至是國防大學學生阿立(化名),因為染病被國防大學找各種理由退學等等事件,再再都顯示了社會對於愛滋病患的排斥。

然而事實上,愛滋病早已不像大家所想像的這麼可怕。傳染途徑方面,愛滋病是透過「不安全性行為」、「輸血、共用針頭和針筒」、及「母子垂直感染」三種途徑傳播,且病毒本身在體外的生存力不強,相較於感冒等疾病傳染力差。

同時,自從雞尾酒療法問世以來,世界上對於愛滋病的治療也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雖然無法完全根治,但只要病患每日服用藥物、定期回診就能有效控制病情;近年美國研究更指出,若是病毒量達到儀器測不到的程度,就不會透過性行為傳染給伴侶。另外,目前也有事前預防藥物(PrEP)及暴露後的預防性藥物(PEP)等等,加上安全性行為及避免傷口直接接觸血液、體液,基本上不需太過擔心自己會被傳染。

對愛滋病的誤解將成為防疫的大敵

事實上,除了大家對於愛滋病的恐懼之外,對於愛滋病的誤解也是十分重大的問題。

電影中有一幕成員到學校進行防治宣導的橋段,校長覺得讓青少年理解防護知識,是在鼓勵青少年過早開始性行為,而完全忽視背後可能產生的得病風險。

另外,在同一個場景,學校女學生也不屑地說只有同性戀者才會感染愛滋病,這也是大家常有的誤解。不管是誰,只要與帶原者有不安全的性行為,都有機率感染愛滋,而不是只有特定族群才會感染。

然而,就是由於社會上的這些誤解,而缺乏對愛滋病的預防,一定程度導至了愛滋病的橫行。加上社會對於愛滋病患的歧視,使得大家不敢、或自認不用到醫院進行檢驗,是否因此存在著疫情統計上的黑數也不得而知,成為防疫上的重大漏洞。

愛滋是你、愛滋是我、愛滋是我們

電影中,ACT UP成員對於法國政府單位對愛滋病患的漠不關心、及藥廠製作愛滋病治療藥物進度的緩慢、不願公開進程等等,感到無助以及憤怒。加上社會上對於愛滋病患的歧視,也導致他們懷疑自己的定位。

反觀台灣,在關愛之家與在興社區的案件發生後,立法院迅速通過了《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以保障愛滋病患者的各種權益。然而,即便這樣的條例通過了社會上的歧視問題仍然無所不在。近期,更有團體主張將愛滋病踢出醫療保障範圍,也引來許多人的斥責,可見我國仍有許多進步的空間。

目前,除了衛服部、及各大醫院致力於愛滋病患的治療、防治外,民間也有像是台灣關愛之家協會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20個以上的團體,透過各自的力量在社會各解努力著。當然,除了這些團體的努力之外,也需要大家放開心胸接納、幫助愛滋病患,才是防疫工作能成功的關鍵。

「愛滋是你、愛滋是我、愛滋是我們」電影中為參加同志遊行而提出的標語之一。在那場會議中,一位已感染的成員提出「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參加遊行」一語,也讓小編十分感動。愛滋病的問題,並不只是感染者的問題,而是身邊的每個人都應該要關注的問題。唯有認識它、不歧視,才是解決愛滋問題的關鍵。

最後,《BPM》目前正在電影院熱映中,不論你想認識更多關於愛滋病平權的問題、或是希望能更了解愛滋病患與愛人間的感情問題、又或者單純想看帥氣的男主角,都十分推薦大家到電影院支持這部電影喔!

閱讀更多文章
【促轉條例】綠島獄中組織案
【國際人權日】《零八憲章》十周年,什麼是《零八憲章》?
【3修正法案】假訊息,政府怎麼管?
【鈕承澤性侵案】怎樣的行為是刑法上的「性交」?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