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法客專欄 > 【江元慶觀點】「限制出境」要有限制

【江元慶觀點】「限制出境」要有限制

文/江元慶(資深司法記者,作品《流浪法庭30年》催生「刑事妥速審判法」施行)

在刑事訴訟制度上,為了讓犯罪可以有效追訴、或讓審判可以順利進行、或在判決有罪定讞後不致發生罪犯潛逃國外的情形,檢察官、法官會視情狀不同的需要,對全案相關的人或物採取法律必要手段。在「物」的部份,一般會採取包括搜索、扣押等作為,這在法律上稱為「保全證據」。在「人」的部份,則是要確保被告能夠到庭接受偵查、審判,或是在判決有罪定讞後能夠入獄服刑,在法律上這叫做「保全被告」。

被告要怎麼「保全」呢?法律賦予了檢察官、法官這些權力:羈押(羈押禁見)、交保、責付、限制住居等等強制處分方式。

在這些輕重不同的法律手段中,羈押是把被告拘禁在看守所裡,屬於干預人身自由最嚴厲的方式;因此,相對於羈押來說,「限制住居」算是比較輕微的替代性手段。根據最高法院的見解(最高法院91年度台抗字第467號),「限制出境」(包括限制出海)雖然和限制住居在名稱上不同,但在性質上,限制出境是內含於限制住居的一種處分權,目的是要確保被告能夠到案受到偵審、或入獄服刑。

不過,目前檢察官、法官濫用限制出境已經出現了亂象,尤其,對被告境管限制的時間長短,猶如是颱風來臨前的菜價,隨人出價,漫無標準。現行司法官濫用「限制出境」到什麼樣的地步,「台鳳集團」總裁黃宗宏是個實例。

民國96年間,黃宗宏因為被控掏空公司,背信罪被判處5年8月徒刑、業務侵占罪被判刑3年2月(另併科罰金新台幣3億元)、妨害信用被判徒刑3月(可易科罰金),經法官裁定應執行8年7月徒刑,全案定讞。這年10月,檢察官發出拘票要抓黃宗宏入監服刑,才發現他下落不明。11月1日,黃宗宏被發現在基隆八斗子漁港企圖偷渡到大陸被識破,被逮入獄、發監服刑。直到民國102年4月30日,他繳納了3億元罰金,且服刑期間表現良好,終獲假釋。

黃宗宏蹲了5年6個月的牢之後雖然出獄,但是,法律和他還是沒完沒了;因為,他仍然被限制出境。

民國103年初,黃宗宏拿出日本法院發出的拍賣文書當做證明,向台灣高等法院聲請解除限制出境。他提出的理由是,他在日本的「東成興業株式會社」財產遭到東京地方法院拍賣,根據日本法律規定,他必須親自前往東京,才能夠處理這四千多萬日圓的財產。黃宗宏向高院哀哀求饒表示,他涉及的案件起訴迄今已長達15年,歷審都準時出庭,在所有的證人都已經詢問完、所有的涉案文書都已經被查扣下,他根本沒有逃亡、串供的可能性,沒有必要繼續限制他出境。

不過,台灣高院打了回票。法官指出,黃宗宏可以委請代理人處理日本財產的事,而且,為了公共利益的考量,仍然有限制出境的必要(台灣高院刑事裁定書,103年度聲字第596號,判決理由三之(二)、(四))。民國103年3月10日,高等法院駁回黃宗宏解除限制出境的聲請。這一天,距離他當初被限制出境的時間,至少超過了10年。

黃宗宏已經為當年掏空公司等行為嚐到苦果。此外,當初有罪定讞後企圖落跑,他鎯鐺入獄後,在牢中也付出了代價──一般來說,獄中表現良好的累進處遇績分達到216分時,就已經符合第一級受刑人的假釋條件;但是,他在獄中累積到258.4分之後,才終於獲得假釋。

大法官第454號、558號解釋指出,憲法第10條賦予人民居住、遷徙自由,目的在於保障人民有自由設定住居所、遷徙、旅行,以及包括出境或入境的自由;不過,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及社會秩序,人民的入出境權利並不是不能限制,但必須要符合憲法第23條所規定的比例原則。

以黃宗宏來說,他被判徒刑8年7月,但限制出境的時間超過10年。限制出境的時間比判決刑度還久,這合乎憲法的比例原則嗎?除了限制出境的手段之外,檢察官及法官難道不能用重金交保、或責付他人的其他方式嗎?

在獄中都有人權,更何況是出獄的人?現行的限制出境,該被限制了!

閱讀更多文章
其實你「不會知道」自己被「限制出境」
【江元慶專欄】爾虞我詐.詐中有詐
再審制度的探討:美國刑事訴訟法的比較法對話
馬英九告發北檢涉嫌洩密,並聲請移轉管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