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法客專欄 >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文/江元慶(資深司法記者,作品《流浪法庭30年》催生「刑事妥速審判法」施行)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句話的後面,應該是要使用句號,還是問號?

民國100年間,花蓮檢調聯手偵辦了一件震驚當地警界的重大貪瀆案──上從花蓮縣刑警大隊長、下到派出所警員,以及包括花蓮、吉安、新城三個警察分局的偵查隊長等12名官警,統統因為被控收賄遭到羈押、起訴。審判至今,除了一名警官還沒有三審確定之外,其餘11名官警全部無罪定讞,且都獲得刑事補償。經統計,全民為此案共付出219萬2000元納稅錢,為檢察官當年辦出這件冤案付出代價。

這個案子在偵審過程中,司法是不是真的做到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只有當事人感受最清楚,外人無從得知。不過,從法官核定11名官警刑事補償金額的結果論來看,很明顯可以看到:法律之前,並非人人平等。

依照「刑事補償法」的規定,無辜遭到羈押的補償額度,是以每天3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支付;但是,如果當事人因為有過失,而必須負擔部份責任等的「可歸責事由」時,法律規定是以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金額計算。

在花蓮官警冤案中,官拜「三線一星」的花蓮縣刑警大隊長陳金標,每天獲得補償金額是3000元。同樣隸屬花蓮縣警局的「一線三星」婦幼隊警員葉佑仁,每天獲償4000元。為什麼是高階的警官拿的少,低階的警員拿的多?法官沒有交代。

此外,同樣是偵查隊長(即刑事組長),花蓮警分局的李坦鴻隊長每天獲償3000元,但吉安警分局的郭汝俊隊長則是每天獲償4000元。既然同樣都是警官,且職務相同,為何有人領的高、有人拿的低?法官還是沒交代。

還有,同樣是被羈押71天,花蓮縣警局督察黃景白每天獲得4000元補償,但中山派出所警員楊智評卻是每天獲償3000元。是因為督察階級高,所以可以拿的多?法官仍然沒說明。

不論從官階、職等、羈押天數各個層面來看,這樁冤案的刑事補償標準,可以說是毫無標準。

如果從單一個案還不足以說明,不妨再來看看其他案例。

張瑞如、李祖安、林明和是彰化縣員林國小的前後任校長,他們被控在學校的營養午餐費上動手腳,涉嫌挪用公款,遭到羈押、起訴。經審判後,發現沒有一毛錢進入他們的口袋,三校長全部無罪定讞。他們訴請刑事補償,金額的核定又出現差異。

法官判決,前任的張瑞如、第三任的林明和,每天都獲得賠償4000元,但夾在前述兩任校長中間的李祖安,則是獲得每天最高補償額度的5000元。為什麼是第二任校長可以拿的多,第一任、第三任校長拿的少?司法還是沒交代。

還有,也是發生在民國100年間的「南寧詐騙案」,當初一夥台灣人被控以直銷手法、老鼠會模式,包機將一批批台灣同胞載往廣西省南寧市招待旅遊,再誘稱可獲得豐厚獎金或利息,透過層層直銷、上線拉下線等等方式吸金。這夥人返台後,經司法偵查、審理,多年來陸續至少有8人獲判無罪確定,全民付出的補償金多達408萬8000元。但是,法官判決給他們的每天補償標準,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亂七八糟!

例如,當年被控是吸金「上線」的白姓女子每天獲償3000元(桃園地院決定書,103年度刑補字第2號),「下線」的王姓夫妻則各獲得每天2000元補償(高等法院決定書,103年度刑補字第16號)。不料,「次下線」的鄭姓男子則獲得每天2500元(高等法院決定書,103年度刑補字第17號)。但是,並非「上線」的吳姓女子則是獲得每天4000元的補償(花蓮高分院決定書,106年度刑補字第4號)。為什麼有人每天只能拿2000元、有人卻可以獲得4000元?司法還是沒交代。

在台灣司法史上,從過去的冤獄賠償、到現在的刑事補償,同案中金額差距最大的補償案例,莫過於「流浪法庭30年」裡三名老人中的張國隆、林泰治。在這件官司中,三名老人飽受司法遲延審判的折磨,經纏訟近30年才終於獲得無罪定讞。

他們聲請國家賠償,金額差異之大,令人瞠目──被羈押1500天的張國隆,以每天2500元獲得補償,總計獲得375萬元。但是,當年被羈押1501天的林泰治,則以每天3500元獲得賠償,總共獲償525萬3500元。

也就是說,張國隆只比林泰治少羈押一天,賠償金額少了150萬3500元!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指的是在任何的法律面前,眾生不分階級、不論權貴,一律平等。但是,在刑事補償法的面前,法官面對案件當事人無辜遭押、在核定刑事補償金額的時候,眼中真的是眾生平等嗎?筆下真的有把「可歸責事由」的內容交代清楚嗎?

即因如此,在刑事補償法之前,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句話的後面,我使用的是「問號」!

閱讀更多文章
【江元慶專欄】這個檢察官,法律讀到哪裡去了?
貪汙檢察官變身貪汙律師?
殺死自己的小孩,會被加重刑度嗎?
2018年連假該怎麼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