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客專欄 > 江元慶【台灣冤案實錄】 > 【江元慶專欄】推理和女議員的故事

【江元慶專欄】推理和女議員的故事

圖:取自聯合新聞

文/江元慶(資深司法記者,作品《流浪法庭30年》催生「刑事妥速審判法」施行)

司法官(檢察官、法官)的推理能力重不重要?台中市議員林素真的故事,可以證明這個答案……

民國103年11月,在台中市議員、里長等「九合一」選舉中,第一選區出現一組家族候選人:林素真再次角逐市議員、她丈夫的哥哥「老黃」(即林素真的大伯)則初次競選里長。

根據檢察官的指控,林素真、老黃為求勝選,以里長每票2000元、市議員每票500元賄選(台中地檢署起訴書,103年度選偵字第48號等)。

檢方起訴理由,包括:第一,擔任林素真競選秘書的「阿村」,承認幫老黃買票。第二,阿村承認從老黃那裡拿了200萬元,做為賄選之用;林素真的兒子「阿洲」也在同一天提領了200萬元。而且,這兩筆錢的綁鈔束帶上,都蓋印著國泰世華銀行的戳記。

一審認定,林素真、老黃、阿洲、阿村搞賄選,判處四人有罪,刑期從4年半到1年半不等(台中地院判決書,104年度選訴字第9號)。不過,全案上訴二審後,林素真、阿洲逆轉了官司,獲判無罪,而且定讞。

林素真母子倆能夠打贏官司,並讓檢察官放棄上訴,關鍵之一在於二審法官的推理。

這個案子有一個時間上的吻合──阿村從老黃這裡拿到200萬元的時間,和阿洲到國泰世華銀行大甲分行提領200萬元的時間點相同,都是民國103年11月24日,且都是在上午(台中高分院判決書,104年度選上訴字第1742號,判決理由乙之伍之一之(一)、五之(一))。

檢察官及一審法官都認為案情是:阿洲提領200萬元後,先是交給「伯父」老黃,再由阿村取走進行賄選。不過,阿村雖然承認替老黃賄選,但否認幫林素真買票。阿洲則說,他提錢是要給母親選舉使用,但絕不是做為賄選用途。林素真則強調絕對沒有賄選。

於是,全案出現一個疑點:阿村在老黃這裡拿到的200萬元,和阿洲提領的200萬元,究竟是不是同一筆錢?

二審綜合全案的資訊,展開一場推理……

坦承幫人賄選的阿村說,他是在民國103年11月24日上午11點30分,在參選里長的老黃家裡看到200萬元,這筆買票錢的鈔票束帶上,還蓋著銀行的戳章。

此外,根據銀行的交易記錄,阿洲到國泰世華大甲分行提款的時間,則是在11時24分49秒;銀行在綑鈔的束帶上,也蓋著戳章。

依照檢察官、一審法官的認定,阿洲在提領200萬元後,把錢送到老黃住處。如果此說成立,那麼阿洲就必須要在5分11秒之內,把錢送到老黃家裡。問題是:在這個時間內,阿洲能不能送到?

二審法官認為:不可能!

因為,阿洲提款的國泰世華銀行大甲分行,距離老黃的住處約4.1公里,即使在一路都是綠燈的暢行無阻下,最快車程都需要9分鐘。因此,法官認為阿洲提領的錢,並不是阿村在老黃住處看到並取走的200萬元。

也就是說,法官認為,阿村在老黃家裡取走的200萬元,和阿洲在銀行提領的200萬元,只是個發生在同一天上午、鈔票上同時有銀行戳章的巧合。

此外,二審法官還有另一個推理。

林素真是競選第一選區的市議員,第一選區共有52個里,老黃則是這52個里中參選西安里里長的候選人。

法官指出,此案中,其他51個里都沒有查獲到賄選,如果林素真只有在西安里賄選,卻沒有在其他里買票,以第一選區並不是都會型選區來說,在消息決速流通下,可能會引起其他51個里的選民反彈,選情反而陷自己於不利。(台中高分院判決書,104年度選上訴字第1742號,判決理由乙之伍之一之(二))

二審不認為林素真、老黃有聯合買票的犯行,改判林素真和她兒子阿洲無罪。由於檢察官找不出可以反駁法官推理的事證,沒有上訴。林素真母子無罪確定。

林素真當年是在選舉結束後被收押,但她的競選秘書阿村則是在投票日前一天被搜索查辦,消息一出,重創林素真的選情,最後她以1268票之差落選。不過,這場選舉的後續發展,高潮迭起。

另名市議員因為涉嫌賄選,被判當選無效,議員席次由最高票落選的林素真遞補。不料,林素真因本案被控賄選,在一審被判有罪後,民國105年8月29日,林素真也同樣被判當選無效,喪失議員寶座。

不料,僅僅才隔一天,選情又出現變化──民國105年8月30日,二審法院撤銷林素真賄選有罪的判決,改判無罪。因此,隨著二審的判決結果,她的議員資格失而復得。

林素真和兒子阿洲當初都被羈押了93天,無罪定讞後,兩人先後都獲得27萬9000元的刑事補償。

這場選舉,讓林素真的人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這場官司,也讓人深刻體會到:司法官要具備推理能力,是多麼的重要。

本文為江元慶老師獨家授權刊載,非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看更多江元慶冤案實錄:
【江元慶專欄】16通沒有譯文的電話
【江元慶專欄】台灣冤案實錄:光碟之下,檢調現形!
【江元慶專欄】台灣冤案實錄:看看這份起訴書和上訴書

閱讀更多文章
【江元慶專欄】茉莉的謊言
【江元慶專欄】兇險司法路
【江元慶專欄】比對出的真相
【江元慶專欄】臉孔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