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客專欄 > 江元慶【台灣冤案實錄】 > 【江元慶專欄】台灣冤案實錄:「二手翻譯」的警察筆錄

【江元慶專欄】台灣冤案實錄:「二手翻譯」的警察筆錄

文/江元慶(資深司法記者,作品《流浪法庭30年》催生「刑事妥速審判法」施行)

越南籍學生「阿東」來台灣讀書,卻被羈押了280天;他出「關」後,最終獲得一筆錢──86萬8000元,這是越南一般國民平均薪資大約15年的數目。這筆錢的背後,隱藏著故事,也藏伏著秘密……

民國100年11月20日晚上,男子「小寧」和朋友從舞廳離開,在徒步經過桃園市鬧區統領百貨的時候,突然竄出多人持刀亂砍。小寧哀呼倒下,傷勢相當嚴重,當晚緊急做了6項手術,住院一個多月才撿回一命。

警方過濾現場附近的監視器,將鏡頭畫面轉印成照片後,再拿給他人指認。經過三個多月,異峰突起:有人指認照片中一名手持西瓜刀、穿藍色外套、橫條紋上衣、深色帆布鞋的歹徒,就是阿東。

此後,另有兩個人也指認阿東涉案,他們是案發當時和小寧同行、及時逃跑才免於被殺的「兩百」和「小黃」。

兩百向警察言之鑿鑿的說,阿東就是砍殺小寧的歹徒,「當天在舞廳裡有遇到過他(指阿東),離開舞廳的時候,有看到他在後面尾隨。」小黃則說,「阿東就是當天在舞廳和他發生口角的人,……就是監視器影像裡穿著藍色外套的人。」(桃園地檢署偵查卷,101年度偵字第3805號)

警方會懷疑阿東涉嫌重大,還有另一個原因:警方找到阿東的當天,他穿的外套、上衣、鞋子都和監視器裡的歹徒穿著很像。警方製作筆錄後,把阿東移送桃園地檢署偵辦,檢察官依殺人未遂罪起訴。

面對檢警的調查、證人的指述,阿東堅決否認;他說,案發當時他在桃園龜山家裡,直到隔天才出門。

一方指證歷歷,另方矢口否認。誰說的才是真的?

法官調查後嚇了一跳,因為,指證阿東犯罪的人,證詞明顯有問題!

在警訊筆錄裡,兩百指稱當天在舞廳有遇過阿東;但是,在偵查筆錄中,他卻是向檢察官說,「並沒有對警察說過在舞廳有遇過阿東這句話。」而且,沒想到,小黃的證詞也發生同樣的情形。

小黃表示,他從來沒有向警方說過「阿東就是當天在舞廳和他發生口角的人」這句話。

在警訊筆錄、偵查筆錄裡,為什麼兩百、小黃的證詞如此南轅北轍?

很顯然的,其中必有隱情。

法官深入追查後,查出了不可思議的內情──警訊筆錄竟然出自「二手翻譯」。

原來,證人兩百、小黃也是越南人。警方當初在製作筆錄時,並沒有找合格、經認證過的翻譯到場協助,而是由會講中文的越南外勞翻譯,再轉述給警察做成筆錄。而且,這名翻譯還是被害人小寧的哥哥。

為了要確認警訊筆錄是不是「二手翻譯」而來,法官把承辦警員找來問話。黃姓警員不僅證實此事,還承認一點:警方事後也沒有把警訊錄音檔案交給正式的翻譯人員,來確認兩百、小黃的證詞和小寧哥哥的翻譯內容是否無誤。(桃園地院判決書,101年度訴字第342號,理由四之二)

兩百、小黃當初究竟向警方說了什麼?二手翻譯的內容有沒有被加油添醋、或失真?法官認為有必要還原。但沒想到,警方竟然沒有保存檔案,警訊錄音證據已經滅失了。

阿東是不是歹徒?法官從另一個重點著手:監視器畫面裡,手持西瓜刀、穿藍色外套、橫條紋上衣、深色帆布鞋的歹徒,是不是阿東?

法官傳來兩名證人指認──永達技術學院國際事務中心副主任李德安、阿東的賴姓鄰居。

法官請他們做一件事:從監視器影像中,能不能辨識出歹徒就是阿東?

曾經面試過阿東、且是阿東生活輔導主管的李德安說:「翻拍照片模糊,無法確定」。賴姓鄰居則說:「照片不清楚,認不出來,……衣著相同,但臉型不太像。」

為了要再確認阿東是不是兇手,法官又做了一件事:把扣案的凶刀送往採驗,看刀上有沒有阿東的指紋跡證?

刑事警察局做出兩項採驗報告:沒有採到可供比對的指紋、刀把上有採到DNA,但與阿東型別不符。

一審判決阿東無罪。檢察官不服,接連上訴二審、三審,統統都被駁回。

阿東無罪定讞了。法官以每天3100元補償給他,阿東獲得了86萬8000元的刑事補償金。

這筆錢的背後,隱藏著故事──警方筆錄製作的問題。

這筆錢的背後,也有個秘密──當兩百、小黃都向檢察官說:「並沒有對警察說過在舞廳有遇過阿東」、「從來沒有向警方說過阿東就是當天在舞廳和他發生口角的人」的時候,檢察官竟然不覺得警方的筆錄內容有問題?

還有,砍殺小寧的人,究竟是誰?

 

閱讀更多:

【江元慶專欄】台灣冤案實錄 系列

 

閱讀更多文章
【江元慶專欄】抄襲還錯審的判決書
【江元慶專欄】離譜監聽譯文:「打Z」變「打理」
【江元慶專欄】茉莉的謊言
【江元慶專欄】兇險司法路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