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現場 > 檢察官:現代的黑暗騎士 > 【法操校園講座】黑騎士 vs. 白騎士:檢察官為善、為惡,一念之間

【法操校園講座】黑騎士 vs. 白騎士:檢察官為善、為惡,一念之間

文/法操司想傳媒

《法操》2016年5月開始舉辦校園系列講座活動,以「現代的黑暗騎士–檢察官」為題,首站來到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由創辦人高宏銘律師分享,檢察官究竟是打擊犯罪的英雄,還是見不得光的正義?

檢察官的權力之大,一個決定,往往就能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為善、為惡,都在一念之間。被喻為「台灣革命僧」林秋梧的〈贈青年僧伽〉:「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稱職的檢察官應時刻銘記此精神。

電影《黑暗騎士》中的高譚市新任檢察官,正義感十足,爲了對抗惡勢力,不惜一切代價,人稱「白色騎士」。然而,後來卻因一念之差,變成不斷作惡的「雙面人」。現實生活中,不少檢察官當初都是立志主持正義,所以寒窗苦讀考上檢察官,日後卻因種種因素而墮落。

作為維護正義的白騎士    檢察官的日常並不輕鬆

在一般大眾的印象中,檢察官的月薪雖然不低,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檢察官的工時很長,如果換算成時薪,其實薪資並不優渥。彰化地檢一個月新收案約六、七十件,而新北地檢一個月的新收案至少百件,卷宗非常厚重,有時都要用推車來搬運。所以檢察官很早就要到辦公室,下班往往都已天黑,實在是名符其實的「黑暗」騎士。

除大家熟知的犯罪偵查工作外,「相驗」也是檢察官的日常工作之一。

負責相驗的檢察官權力很大,從決定是否需要解剖,到判斷是否有人涉及犯罪,幾乎都是相驗檢察官說了算。如果檢察官認定死因是自殺,就會直接影響到家屬無法請領保險理賠。所以,應該要有適當的外部監督的機制,也應給予家屬救濟的管道。

黑騎士從何而來?  制度的缺失是墮落主因 ?

除了檢察官自己的一念之差外,檢察官制度的缺失,也是導致惡檢產生的原因。制度上的缺失主要有:越升越高卻越來越輕鬆的升遷制度、偵查結束卻還是不公開的結案書類。

檢察官如果無法順利升上主任檢察官、再升上二審檢察官,就幾乎不可能升上檢察長,然而這樣的制度會導致許多缺失,使有經驗的檢察官高升後反而不再負責案件的偵辦,龐大的刑事偵查案件,都壓在地檢署的檢察官身上,地檢署檢察官為了跳脫龐大的案量壓力,反以升遷為目標,如此惡性循環。

我國的裁判書,除了涉及國家機密或是性侵害等特殊案件外,都會直接公開在網路上。然而,檢察官的結案書類卻不公開,造成外界無從監督。

就連檢察官的分案制度也可能遭人利用,「後案併前案」的分案原則是對於一件案子的相關案件,為了避免前案在緩起訴或不起訴的情形下,因後案起訴而被迫撤銷、影響被告權益,所以原則上由同一檢察官一併審理,卻也可能造成檢察官收賄、包庇犯罪,知名的「史上第一女貪檢」前高檢署檢察官陳玉珍即是一例。

進入白騎士階級   準備司法考試的建議

現任大法官、台大法律系黃茂榮教授說,讀法律最重要的就是建立體系,而建立體系的最好方法就是閱讀教科書。台大法律系林鈺雄教授則說「看報紙學法律」是非常有效的學習方法,每個新聞都是一個事件,看到這個事件聯想相關的法律規定,可以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關於作答的建議,台大法律系黃榮堅教授曾說,採哪一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清楚表達說理的過程。以三段論法來清楚表達對問題的看法。

培養正義之心  法律人的無限可能

很多人都以為讀法律系以後就是考司法官、考律師,其實法律人所受的法律訓練,可以帶來無限的可能。電影《為愛朗讀》的原著《我願意為妳朗讀》作者徐林克,也是一位專精行政法的法學教授。

台大法學院的系館,一棟是萬才館,一棟是霖澤館。這兩棟系館是由蔡萬才、蔡萬霖兄弟的富邦、國泰集團共同捐贈4億元而興建的。蔡萬才是國泰集團的創始人之一,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而他也是台大法律系的系友。信義房屋創辦人周俊吉,也同樣是法律系出身的企業家。

法學訓練所帶來的能力可以讓法律人走入政壇、進入企業或是成為作家,有著無限的可能。最重要的是,學習法律所培養的正義之心,也要發揮在日常生活中。

現場觀眾問答

Q:為什麼高律師想由檢察官轉任律師?

A:相驗讓我體會人生的無常,因此我想要朝夢想衝刺,成為成功的企業家 。如果繼續當檢察官,不可能成為企業家,所以才會轉任律師。

Q:現制為什麼負責偵查、公訴是不同的檢察官呢?

A:檢察官的業務量很大,要同一個人全程參與刑事訴訟程序會分身乏術。如果他起訴了十個案件,交由十位法官承審,庭期相衝幾乎在所難免。然而,由於目前偵查、公訴分由不同檢察官承辦也造成責任分散的卸責心態,這也是《法操》一再呼籲,希望改革的重點。

延伸閱讀:

【全國檢調大調查】基層檢察官負擔沉重影響偵辦

檢察官的陰陽界—談相驗與解剖

實際案例:惡檢系列

包庇犯罪的是貪檢,還是後知後覺的檢察體系?

不同檢察官負責不同程序,是分工合作還是零零落落? 

司法改革,新任部長邱太三能做些什麼?(上)

閱讀更多文章
釋字748後:同志家庭的親權之路
【法操論壇】釋憲後,婚姻就平權了嗎?
最高法院如何改革才能回應民意?
中正大學講座《從法律的表象到現實》